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22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苗豐聯:我收藝術品,但我不是收藏家


 

 

談談您怎麼開始藝術收藏?

我父親早年收了很多水墨字畫之類的東西,從小的時候就有些耳濡目染,後來我在國外唸書也收了一些作品……。其實我一直想要強調一點,有收作品不代表我是收藏家,在國外很多醫生、律師、設計師、會計師因為收入高,所以他們定期收藏藝術品;但像一般人,就只能撥出收入的一部份來收藏藝術,所以買藝術品最重要的還是要你喜歡。二十多年前,我開始在美國和加拿大工作的時候,就會固定收一些當地藝術家的作品;十二、三年前我回到台灣,也就開始收一些當代藝術家的作品,例如是張曉剛和岳敏君這一輩的藝術家作品。那個時候中國當代比較沒人注意,別人就說:「你怎麼會收這種東西?」不是很認同,甚至有被取笑的,比方說我家裡的那一尊岳敏君雕塑,很多人覺得還覺得嚇人,叫我丟掉,不過好險沒丟!哈!


 

所以你接觸中國當代的時間點很早?你覺得這些藝術最吸引你的是什麼?

應該說那時候這一類的東西還沒人注意,大概是2000年前後開始注意的。當時還沒有強調什麼「四大天王」的名頭,單純就是自己看著喜歡;比方說有人也批評這些「四大天王」,但我覺得王廣義的東西還是不錯的,方力鈞有些作品還是看得出他的人文深度。我想講的是,其實有一些中國和台灣的藝術家是被大家所忽略的,比方說我掛在公司大廳的那張畫是台灣旅法藝術家傅慶豊的油畫,傅慶豊在法國的梵谷村辦展,是非常受到當地人器重的,像是去年的展覽【百家姓】,如果你有親自去就會感覺現場幾乎可用普天同慶來形容,非常感動;但在台灣關於這個活動的報導卻很少、幾乎沒有。所以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希望把他的東西擺出來讓更多人看見、多點對他的認識,否則老是擺出「四大天王」之類那種大家已經耳熟能詳的東西,就不太必要了。


 

身為一個私人收藏家,你覺得應該如何建立自己的收藏品味和脈絡?

我們用感情來打比方好了:有人談戀愛是真情真義,但也有人是真情假義、假情真義、假情假義;但是對待藝術絕對該是真情真義,必需是用「心」去喜歡的,就好比感情如果被摻了雜質就一定會出問題。

我們用衣服來舉例——某些品牌的衣服只適合某些身材的人穿,但有些人明明穿了某個牌子的衣服難看透了,但他還是會買,這是什麼原因?不外乎是崇拜這個品牌、非有不可。買藝術品也有很多出發點,例如為了裝飾環境,但最重要的還是你必需喜歡。我自己覺得,買藝術品要量力而為;但也有人為了藝術傾家蕩產,那是過於熱情的收藏家。好比有個香港收藏家在十幾年前幾乎是賣房賣車地去收藏岳敏君的作品,當時也許別人不能理解,但今天我們會覺得他是不得了的收藏。既然藝術有買賣,就一定會出現市場,這是無可避免的,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好批評的,但許多東西不能光用利益來看。前幾年藝術炒作得很嚴重,但現在趨於平穩了,這是經濟學的循環而已。


 

 

你自己喜歡哪一類的藝術?

感覺輕鬆有趣的吧!或者說讓我有感覺的、心動的、會產生感情的,有的畫的確讓你越看越不舒服,擺在吃飯的地方看著會讓你噁心的東西我就不會買。我喜歡的東西是跟我個性接近的,嘻嘻哈哈的。但我喜歡的東西也不一定是雅俗共賞的,因為雅俗共賞有時候會過於媚俗,比方說現在流行動漫風格的東西,也很討喜,但你就會追問這種作品的藝術性高不高?

我不是不喜歡嚴肅的藝術,例如像是陳丹青和羅中立,他們題材很嚴肅,但我也還是很喜歡;另外朱沅芷和常玉的作品有些浪漫的情懷,我也喜歡。舉例來說,今天如果一張畫單純畫一盤水果在桌上,我可能就覺得很無聊;但如果在水果上畫兩個眼睛,我可能就覺得好玩。所以應該說我是不喜歡不有趣和沒意思的作品。

我喜歡的藝術不一定是高價的,對我來說現在去追高,就像是把不適合的衣服穿在身上,更重要的是你喜不喜歡、適不適合。早年我看很多台灣人只收藏本土,原因可能來自於跟外界缺乏接觸;但現在光是台灣的畫廊就整個百花齊放,不只台灣和中國,東南亞甚至印度的作品也都看得到,有時候一些年輕人辦的展覽我也會去看,有些還挺有趣的。

我先天視力不太好,所以之前郭倩如就揶揄我說:「你看藝術的眼光這麼好,是不是因為就是眼睛不好?!」我把這當作是讚美,視力這麼壞都還有眼光!眼睛不好可以看到別人看不見的東西。


 

你有習慣去哪些地方看展嗎?

一般來說我不會亂逛,大多是熟識的朋友的畫廊。有些收藏家會對跟藝術家交朋友很有興趣,我也會,但還是要大家聊得來,有時候叼著煙、拿著酒杯就變成哥兒們了。但我不會刻意去結交,大多還是朋友介紹的。至於看預展和拍賣,排得出時間我也會去,畢竟還是得看看、瞭解一下市場上現在大家在關注什麼、價錢如何、衡量一下自己的收藏狀況,不應該完全無知。


 

你怎麼規劃你的收藏脈絡?

嚴格來說我沒有規劃,但其實也是有規劃的。例如叫我現在收些正經八百的東西就沒辦法,比方說傳統的風景、靜物、山水這些我就沒興趣,就像當初我看到岳敏君張著大嘴笑,我就覺得好開心;方力鈞畫大光頭,有意思。所以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動漫的作品受到歡迎,比方說像松浦浩之、權奇秀我也收,因為好玩嘛!我不會因為藝術家年齡大小而受影響,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作品有趣我也收,也許他歷練不足、經驗不夠,但他一定有別的長處可以補過來。

比方說我也跟別的媒體說過,人家都收丁雄泉的美女,我也收丁雄泉,但我沒有他一張美女的,我收他畫的龍或是抽象畫,我不是刻意跟大家唱反調,但我也不會因為外在因素改變我的方向。比方以前王鎮華送過我一張季大純的畫,後來某天王鎮華碰到我就問我說:「聽說你把我送你的畫掛在廁所裡?」我回他說:「那是你至高的榮譽啊!」為什麼?因為季大純的作品通常都是空白的畫面中央畫上一、兩個小人,但他送我那一張畫裡有很多人,我感覺他們在洗澡,所以就掛在廁所;但麻煩就是浴室有時候有水蒸氣,每天你得搬來搬去,特別是剛洗完澡還不能馬上搬進去!


 

 

平常怎麼接觸藝術相關的資訊?

現在管道很多,例如網路、電視、展覽、博覽會…,有機會我一定看,例如每次到歐洲都一定要去去那些博物館,都不知道看過幾次了。但有個很奇怪的現象是,比方說去到巴黎的龐畢度,裡面的東西是琳瑯滿目的,但一下子抓住你眼光的還是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很奇怪,到奧塞美術館,一眼還是就看到海外華人的作品,這就代表他們藝術的存在真的是有價值的。


 

你會樂於跟別人分享你的收藏品嗎?

基本上我覺得收藏是不該給人家看的,比方說收藏內衣褲的人就不會把這種「收藏」隨便給人家看是吧(笑)!?比方說之前有人建議我應該把收藏盡量拿出來擺設,我沒有問題,但我是擔心嚇到大家,他們覺得可怕的東西我不覺得可怕,每個人品味不一樣嘛!

我覺得收藏是非常個人的事,甚至有的時候家裡開Party還會刻意把一些作品拿下來,不是說怕人家知道,而是希望低調。以前我父親在世,有次叫我勸勸家族裡的人:「不要一直上電視和接受採訪,不要曝光這麼多。」我說:好啊我也同意,結果我爸爸接著說:「還有你,你以後少給我上報紙娛樂版!」因為我喜歡跟娛樂圈和藝術圈的人交朋友,有時候就會被寫出來,但從此之後我就非常小心,幾乎十年沒有接受過正式採訪。


 

你有計算過你一共有多少收藏嗎?平常怎麼保存藏品?

沒有算過。大多放在倉庫,我知道有些藏家保存藝術跟保存紅酒一樣講究,我不會那樣,雖然我對酒仍然有熱情,但不會把全副精神放在保護和保存它們上;我對作品也是如此。我不是那種台語形容很「龜毛」(意指非常講究細節)的人,我隨興但不隨便。基本上我不是很「執著」的人,比方說我以前也收藏紅酒,實地到酒莊去參觀之類的,但我抱持的心態只是「想嚐嚐看那是什麼滋味」,跟現在許多人慕名而去不太一樣;有些酒會被專家著書評分,但你說9897分中間的差別是什麼?這是很主觀的東西。又比方很多人以為美食家都是胖子,我也喜歡吃美食,但我就是嚐一點,知道味道就好了,不會毫無節制的吃一堆。對藝術也是如此——人生苦短,見好要收。(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登於「CANS當代藝術新聞」2009.0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