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7866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柳美和 在失去青春之後

   
觀看柳美和90年代至今各個時期的作品,不難發現其中清晰的女性主題脈絡。這位1967年出生於日本神戶、1989年畢業於京都市立藝術大學研究所的女性藝術家,從1993年開始以〈電梯女郎〉系列開始受到矚目,畫面中的電梯女郎穿著整齊畫一的制服,面無表情地出現在百貨公司、地鐵通道、購物商場等空間內部,應該是青春迸發的年輕的電梯女郎看來卻像是活在真空的無塵世界中,無表情、無個人情緒、毫無起伏的說話音調、一致化的肢體動作——柳美和認為這反映了日本社會重視人「群體性」遠超過於「個人性」的講究,特別是女性,這些電梯女郎暴露了日本社會中對女性的期待,導致女性被壓塑成一種社會裝飾。在進行〈電梯女郎〉系列時,柳美和因此有了和許多年輕女性交談的機會,她發現日本的年輕女孩儘管擁有許多夢想,卻經常了迎合社會需要而刻意壓抑或隱藏,但當被問起對自己年老時的想像時,這些未被實踐的夢想卻又倏地活躍起來,柳美和於是開始思考:為何人總在失去青春之後才能獲得解放?
1999年之後,柳美和開始她的〈我的祖母們(My Grandmothers)〉系列,他找來20至40歲左右的年輕女孩,跟她們想像和討論50年後的自己,然後經由特殊化妝、攝影和電腦後置,讓年輕女孩搖身一變成為祖母般的老太太,超越了當下的時間與空間,塑造出一個更接近內在真實和理想的個人形象。此後,這種「老少女」和「衰老與青春」並存的意念就一直在柳美和的作品中被延續——後來的作品〈幻想故事(Fairy Tale)〉,柳美和改編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等童話故事,以傳統的黑白攝影的方式,在未經電腦處理的狀況下,直接以特殊化妝完成畫面人物蒼老的臉孔效果,將攝影背景佈置成表演舞臺讓演員在現場定位演出。在這個系列中,柳美和的影像中出現了一個特殊的符號——黑色帳棚,形狀讓人聯想到房屋、斗蓬和女性的裙子,大型的帳棚罩住女性的身體,觀眾僅能從布幕中露出的肢體及其姿態,去臆測其中女子的年齡和動作;帳棚再這裡彷彿是女性的保護膜,也彷彿是某種遮蔽個性和情節的障礙,在空曠的場景中,展露出它詭異、豐富且耐人尋味的諸多象徵意義。
    黑色的帳棚符號,同樣在【Windswept Women:老少女劇團】被延續,在這個展覽中,藝術家創造了5個「迎風的女人(Windswept Women)」,彷彿五個原始的女性神祇,在開天闢地的宇宙洪荒之中,迎風迷幻狂舞,彷彿一種解脫束縛後的放縱和狂喜,也彷彿是對於柳美和之前作品中女性壓抑性格的全面解放,五個女子舞蹈之間被捕追的瞬間,被放大成3米乘4米高的圖像,巨大的作品尺幅幾乎佔滿展場空間,女性的意象在刻意的安排下,必需被仰視、被瞻望以及被記得。與之全然對比的是場中唯一的一件錄像裝置——小小的銀幕被安放在角落黑色的帳棚之中,觀眾只能彎腰或蹲坐在地上,彷彿偷窺什麼神秘儀式般地遠遠觀看內容,影片中的主角同樣是五位迎風的女子,他們圍繞在曠野中的黑色帳棚四周,彷彿起乩或慶賀地起舞歌唱。命名為「老少女劇團」,這齣正在上演的戲,與其說是為了傳達什麼意象給觀眾,倒不如說是老少女們的自我療癒和解放——放棄了自怨自艾,生命於是有了更復初而更跨越的可能。
    柳美和曾說,自己的作品大多在處理「死亡」的議題。當豐美的青春風馳電掣一般地爆發消逝,剩下的只是衰老的過程和最終的死亡,如果能夠試著與衰老和解,那麼透過死亡人們會更清楚看見自己的原型和價值——我想這應該是柳美和透過創作發掘出的、給自己和給觀眾的最重要觀點。(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載於「CANS當代藝術新聞」2009.07)
 
圖說
1.        〈電梯女郎〉
2.        〈我的祖母們〉
3.        〈幻想故事〉
4.        威尼斯雙年展【Windswept Women:老少女劇團】現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