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7866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亞洲當代藝術進軍威尼斯 日本館柳美和個展 台灣館外交議題 備受矚目


台灣館【外交】主題清晰 廣受好評
    今年遠赴威尼斯參展的台灣代表共有兩個單位、共五位藝術家參與,其中北美館的展場,依照往例位於當地著名景點嘆息橋旁的「普里奇歐尼官邸」(Palazzo delle prigioni),本來就是重要觀光景點的普宮在台灣館展覽正式開幕之後,每天都吸引許多觀眾前來看展,場面熱絡。本屆的台灣館一改過去以公開徵件遴選策展人的模式,本屆的台灣館由北美館雙年展辦公室主任張芳薇自行策劃,同時打破過去「參展藝術家不能重複」的不成文慣例,邀請已經參加過雙年展的陳界仁和張乾琦,加上建築背景的謝英俊與年輕藝術家余政達,以【外交】主題第八度進軍威尼斯,探討在全球化時代下,跨地區和跨領域的藝術互動與實踐。
    值得一提的是,本屆也是史上規模最龐大的台灣參訪團,除了文建會主委黃碧端、台北市長郝龍斌與文化局長李永萍等文化官員和市府團隊外,包括電子與報章雜誌登平面記者、加上隨行的藝文界人士,共計約有六十餘人參與盛會,陣容非常龐大;此外,在各國一片縮減預算的狀況下,今年台灣館的展覽總預算反而逆勢增加,非常難得。為了在第一時間將普宮現場的訊息傳回台北,6月4日威尼斯時間上午8點半還特地與台北在下午2點半舉行連線記者會;6月5日傍晚6點開幕當天,包括王俊傑、王嘉驥、林宏璋、徐文瑞、鄭慧華等展覽諮詢委員等亦到場參與盛會,當晚因為下雨天候不佳,將原本預定在普宮中庭舉辦的錄天開幕酒會移師到展場內舉辦,這也意外成了歷年來第一次打破「古蹟不能入內飲食」的規定、直接在普宮內辦酒會的創舉。
張芳薇表示,受限於普宮本身內部建築的限制(因為普宮在過去是監獄,窗戶少且小,採光不佳),以往台灣館的佈展大多將以「黑盒子」的概念為主,然而今年則完全顛覆這樣的作法,以自然光的明亮感貫穿展場,除了還原普宮的原貌外,也給人完全不一樣的觀展感受。一進入普宮展場,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謝英俊以協力造屋主題製作的〈互為主體〉裝置,中間的大型燈箱以圖文並陳的方式展示他過去在台灣921地震和中國川震後深入弱勢族群實踐的建築方案,搭配上燈箱四周所置放的文件和建材工具,直接紀錄和再現了其社會參與的過程;主展場之外的三個房間,則分別展示余政達、陳界仁和張乾琦的作品——余政達帶來的錄像新作〈附身(聲)者:梁美蘭與艾蜜莉蘇〉拍攝的是在台定居多年的菲籍媳婦,作品中藝術家試圖以中文、台語和英文三種語言交錯溝通,在時而出現的走音和會錯意下,具體而微地展現出一個發生在日常生活周圍的微型外交場域;而陳界仁首次發表的影像作品〈帝國邊界—Ⅰ〉,則是由他的辦理赴美簽證遭拒的經驗開始,探討在看似世界平等的機制下,帝國如何藉由細膩的治理技術,持續將其意識植入其他區域,影片包括台灣單身女性申請美簽遭拒,以及大陸配偶來台申請居留遭到刁難的經驗陳述,血淋淋的指出帝國主義意識並不僅存在於某些特定強國,一有機會,被壓迫者也可能是循環中的另一個壓迫強權;張乾琦的〈中國城〉則記錄了中國偷渡到紐約的非法移民與其另一端家人生活的景況,黑白與彩色照片的並置形成了兩者象徵性的重逢,然此虛構的相會帶來的不是安定的喜悅,而是對未來更加不確定的鄉愁。
    這些藝術家作品的共通點是:長期關注全球化下受到不平等待遇的弱勢,並以親身實踐的方式觀察、記錄和時間,並以個人直接或間接的介入互動與對話,使如此的「實質外交」顯得更具有價值,同時也和展覽主題【外交】僅僅扣合。張芳薇認為,本次展覽彰顯出一個重要的意義是,台灣館已經脫離了以高科技和炫目技術為尚的藝術形式,轉而以更深層、更內化的方式參與威尼斯盛會,顯示出台灣的當代藝術家在挖掘、面對和探討議題上已經更具自信。
 
俄羅斯社會議題撼動人心 日本視覺效果強烈
    在亞洲其他國家館中,俄羅斯的【Victory Over The Future】展是公認最撼動人心的國家館,在展出的七件作品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Andrei Molodkin的〈Le Rouge et le Noir〉,內容來自於俄羅斯境內因為搶奪石油而發生的車臣(Chechen)戰爭,作品是兩尊小型的玻璃中空勝利女神雕像,其中一個注入了當地人民所捐出的鮮血,另一個則注入當地出產的石油,一紅一黑的液體透過定時的噴射器,不斷在勝利女神內部噴發,現場並將石油和血液流動所形成的影像以巨大投影投射在牆面上,用鮮血換取勝利的赤裸意象非常撼人;同個展場內Alexei Kallima的〈Rain Theorem〉則是利用螢光塗料在牆面上畫滿密密麻麻的狂熱群眾,但他們的表情看似因為勝利而狂喜、卻也顯得極端恐懼猙獰,而當現場燈光瞬間亮起,牆上的群眾消失無蹤,觀眾再度回到現實,作品意欲探究的是所謂「勝利」之餘人類的雙面意義。
    日本館本屆的策展人是南嶌宏推出的是日本知名女性藝術家柳美和的個展【Windswept Women:老少女劇團】,展出2009年的新作,包括五張4米乘3米的巨型影像輸出作品,以及錄像作品〈老少女劇團〉,其中這件錄像作品特別布置在展場角落的黑色帳棚中,觀眾只能蹲下透過帳棚的縫隙觀看作品,頗有一種偷窺的神秘儀式性。這些離奇、詭異卻又無比具體的形象,是藝術家意圖探究「生與死、過去和未來、限制與流動以及日常生活與節慶」之間的各種可能意義。柳美和擅長操作的影像的荒謬性和絕對性,使她的新作在每個參觀過的觀眾腦海中留下強烈視覺暫留。
    一向具有鮮明材質性的韓國館,本屆則推出旅居柏林、法蘭克福和首爾的藝術家楊海固個展,走進展場立刻會被眼前一片片空間交錯且色彩繽紛的百葉窗所吸引,不但在視覺上製造出迷離的夢幻效果,同時藉由刻意設置的電扇所吹送出的涼風,馬不停蹄看展的觀眾都在此地獲得了清涼舒暢的緩解;透過這樣的作品,楊海固希望表現的是一種經常為人所忽略的隱蔽空間,並藉此和未知的群眾進行直接的溝通。
 
 
中國館名單陣容堅強
    中國館這次由中生代策展人盧昊和趙力擔綱策劃,邀請了方力鈞、何晉渭、何森、劉鼎、邱志杰、曾梵志和曾浩等七位藝術家參展,藝術家名單非常堅強,全是中國當代檯面上正備受注目的紅火藝術家;而今年的主題是【見微知著】,屬於較為寬鬆而開放的命題方式,而因為受限於佈展難度極高的「處女花園」和「油庫」場地限制(油庫中佈滿被列為古蹟的超大油桶),策展人和藝術家決定選用小作品來因應破碎的小空間,然而此舉無可奈何也使整個展覽顯得有些零碎。其中,何森的作品〈太極世界〉在十幾公分見方、圖上單色鮮豔顏料的畫布上,以刮痕畫出如太湖石和松竹等中國傳統圖騰,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單純的色塊,趨近才知道小畫面別有洞天,非常貼合「見微知著」的展覽主題;而曾梵志的〈改造計畫——把「油庫」變成「書庫」〉則在現場布置了100部在當代中國具有影響力的書籍,利用軟性的知識改造油庫原本的硬體調性;而現場最容易讓人忽略、卻也最讓人好奇的是方力鈞的〈2009-2-23〉——在油庫的角落縫隙擺放了40個20到40公分不等的鍍金小人,與四周龐大的油庫場景形成強烈對比,小小的金人在幽暗的牆角散發金光,頗有一種自我嘲解的幽默感。
香港館則由白雙全以【
製造(完美的)世界:海洋、香港、異邦的城市和夢】參展,這也是香港第一次以個展方式呈現,展出包括白雙全因應威尼斯本身的環境及展場而創作的新作,以及部分舊作;白雙全善於在平凡的物件及地方中尋索箇中潛藏獨特且深層的意義。他取材自日常生活點滴及周遭環境,重新探索大多被人遺忘或不被注視的「意義」。作品包括雕塑、攝影、文本和行為紀錄,其中比較特別的是〈與視覺無關的旅遊〉,藝術家矇上眼睛參加了一次馬來西亞的旅遊,摒棄了視覺、單純透過感覺來認識當地的環境,返家後再從途中所拍攝的照片重構對於當地的視覺經驗。這些照片被布置在一個完全黑暗的房間中,觀眾進入之後必需透過有閃光燈的相機拍攝場景,才能從照片中「間接」閱讀展場,是很特別的觀展經驗。澳門館則展出梁慕貞/梁慕潔的〈液化空間〉、李綺琪的〈永恆隧道〉和蘇約翰的〈歐亞航空有限空司〉,其中,蘇約翰的作品虛設了一個廉價的「歐亞航空」,打出以19.99歐元就可獲得威尼斯直飛澳門的單程機票,模糊了現實與虛擬之間的界線。(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載於「CANS當代藝術新聞」2009.07)
 
 
圖說
1.       台灣館謝英俊作品〈互為主體〉
2.       北美館館長謝小韞舉杯慶祝台灣館順利開展
3.       左起大未來林天民、台北市長郝龍斌、文化局長李永萍於台灣館開幕現場
4.       余政達與作品〈附身(聲)者:梁美蘭與艾蜜莉蘇〉
5.       張乾琦與作品〈中國城〉
6.       陳界仁〈帝國邊界—Ⅰ〉
8.       日本館柳美和〈Windswept Women:老少女劇團〉
9.       韓國館楊海固個展現場
10.    中國館何森的〈太極世界〉
11.    中國館曾梵志的〈改造計畫——把「油庫」變成「書庫」〉
12.    中國館曾浩〈2009-6-7〉
13.    香港館白雙全〈與視覺無關的旅遊〉
14.    澳門館蘇約翰〈歐亞航空有限空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