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22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常玉拍賣市場的經營歷程:80年代初現台灣 10年後才獲得市場認同

林天民:常玉的市場我佈局了10
    對於常玉的藝術市場崛起的過程,大未來林舍畫廊的林天民說,最早將常玉作品帶進台灣的是陳炎峰,時間點大約落在1980年代初。「當時陳炎峰帶進來的是一些常玉的小幅水墨,但並未被市場注意,所以常玉第一次和台灣的短暫接觸就這樣無疾而終;十年之後的1991年,張元茜在當時的新光百貨辦了一個【徐悲鴻時代】的展覽,展出一些旅法第一代藝術家的文獻和作品,因此他們找到了擁有常玉大批作品的巴黎畫商Jean-Claude Riedel,從那裡拿到四張油畫,其中一張〈裸女抱貓〉參展了【徐悲鴻時代】,當時就引起一些注意。」相隔一年後,1992年台北帝門藝術中心辦了常玉的個展,蘇富比台灣區董事長衣淑凡也首次將常玉納入拍賣,當時第一張上拍的作品是〈菊花〉,隱約細看瓶花的背景裡還有兩個人臉,那是因為常玉重複使用畫布的緣故。這件〈菊花〉的估價是80120萬台幣,最後以250萬台幣落槌(成交價275萬台幣),當時很多人都覺得不可思議,買家是來自台中四個藏家的集資,他們有經營珠寶的、古董和文物的,其中一個是食品業「采之齋」的老闆。同一時間,台北家畫廊的王賜勇也透過關係到巴黎拿了一些常玉早期的油畫,常玉早期作品的特徵是以黑白為主,只有加一點點的粉紅色,大致就像〈鏡前母與子〉的感覺,一開始在台灣現身的作品大都來自這個粉紅時期,因為尺幅小、風格也比較討喜。
    當時帝門在辦常玉展時非常辛苦,當時台灣的藝術市場都在關注老畫家,常玉是首位引進的海外華人,而且當時的社會瀰漫「黨外」氛圍,所有和「外省人」有關的東西都被打壓,常玉一掛出來就被說是「外省掛」的,所以在市場推常玉是非常辛苦的。但當時對我來說有個很重要的關鍵,因為我一直經營的是西洋繪畫,巴黎畫派那些藝術家的畫價和常玉簡直是天壤之別,看到常玉的作品那麼的好、境遇卻如此不堪,你就會覺得心中有一個文化使命感:重現經典價值,我認為這同時也是任何人都無法抹滅的、大未來畫廊的價值。
    一開始買常玉的全都是圈外人,當時有一個知名的藏家透過關係說要一口氣買四張常玉,條件是要打折,當時我就有一個想法:常玉的藏家一定要打散,不能集中在少數藏家手上,甚至買過一張常玉的人就很難再買到第二件,今天回過頭來看這個策略是非常正確的。「離開帝門之後,大未來畫廊繼續經營常玉,我和耿桂英創業初期每一張常玉都是買進之後立刻賣出,一直到今天我的心裡還有遺憾,大未來經手了上百張的常玉,卻都是在創業初期,幾乎是作品賣了錢,就立刻用微薄的利潤再去巴黎買作品,就是擔心常玉的重要作品一不小心就流散出去了,因為我們希望能夠掌握所有作品的來源和去處。經營常玉很大的困難在於,第一是我們必需抑制價格過度向上揚升,第二是阻止巴黎的畫外流到別處,因為拍賣公司也開始跟巴黎藏家買畫;第三是又要增加價值以提升藏家認同感和市場信心。一直到常玉所有作品都到了華人藏家的手上時,常玉才真正開始在拍場爆出天價,這個經營佈局整整有十年。」林天民說道。
    此外,林天民也提到常玉市場的另一個重要推手:「蘇富比的衣淑凡在常玉的推動上可說是真心付出,包括他蒐集常玉的資料、幫常玉修墓、還有找到常玉的藏家Johan Franco等都對常玉有很大的貢獻,一直到後來陳泰銘用當時的天價買下了常玉的一批作品,在這過程中,的確是有很多人對常玉付出了貢獻,這絕對不是一個人可以作出來的局面。1999年開始、直到2000年的SARS,那段時間因為景氣不好,導致常玉的作品在市場上很嚴重地被惜售,後來因為施俊兆的進場,幾乎每一件都是搶到頂的收;千禧年之後進場的還有像是元大的馬維建、鄧傳馨等,直到三商陳太太的丈夫過世,他們收藏的常玉才進入拍賣市場,2006年在香港佳士得的〈青花盆與菊〉是常玉第一件破億台幣的作品,成為常玉市場的重要轉捩點。」
 
耿桂英:常玉未來的高價將出現在中國
「常玉目前的市場價格還沒到頂!我預估還會再更好更貴!」大未來耿畫廊耿桂英如是說。她認為,目前常玉的藏家大都來自台灣,大華人圈中的中國市場對常玉的接受度還沒有完全打開;耿桂英表示,常玉藝術中的民族性、時代價值和特殊性勢必在未來引發更多中國藏家的共鳴,因為「現在不瞭解、不欣賞,並不代表未來就不瞭解、不欣賞,比方說這次的〈貓與雀〉中國藏家就已經是under bid了,這意味未來的高價一定會出現在中國。常玉的藝術是歷久靡新的,即便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重新審視仍然非常引人入勝。」耿桂英說道,而她也認為透過學術研究和歷史定位,將會對常玉未來的市場發展有極其正面的影響。而她也提到,常玉當時進入台灣時,海外華人的收藏區塊幾乎都還沒建立,常玉是第一個,而收藏家們也是因為先接受了常玉,才慢慢能夠接受海外華人的抽象畫,這足以證明台灣的收藏家眼界和魄力非常高,因為收藏家的認同,常玉才會有今天的局面。
然而,耿桂英也提醒,贗品將是擾亂常玉市場行情的一大隱憂。以其多年經手常玉作品的經驗,她點出幾個判斷常玉作品的關鍵:第一、常玉具有深厚的書法和金石底蘊,畫中的空間關係和線條處理絕對不會有曖昧雜亂的情形出現;第二、常玉的性情幽雅簡潔,質地層次分明,符合唐朝白居易詩中的「溫泉水滑洗凝脂」,畫面絕不輕易草率;第三、常玉的藝術氣息孤傲而冷漠,不會給人低俗或譁眾取寵的觀感;第四、目前所知,常玉最多的仿作出現在花卉題材,然而除了具有上述的幾個特徵外,常玉的盆花流露出的是一種仍在生長、向上勃發的精神姿態,絕不會給人呆板或是僵硬的印象。
    林天民認為,常玉的作品相當難仿,加上他的氣質非常特殊,所以相較之下常玉的贗品較少;另一個原因是90年代常玉就已經出版圖錄,對市場來說是很好的工具書,這也是大未來當時堅持每件經手的作品都必需出版圖錄的原因。
 
 (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載於「CANS當代藝術新聞」2009.0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