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762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巴黎路易威登創意基金會 邀請Frank Gehry打造流動而莊嚴的玻璃展館

 

5月底,香港藝術館推出大型藝術展【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創意情感A Passion for Creation】,除了展出多件基金會的經典藝術收藏、古董皮箱以及和當代藝術家合作的限量精品系列外,現場還展出一件令人驚豔不已的建築模型——出自國際建築大師Frank Gehry之手的玻璃帆船造型建築,即將座落於巴黎西面布隆綠林的兒童遊樂場公園,而這幢夢幻般的建築將是路易威登基金會美術館的所在,未來可提供3,800平方米的展覽空間及活動場地。這次美麗的合作,來自於LVHM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及基金會主席Bernard Arnault的一次偶然機會——當Arnault第一次參觀西班牙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時,被那創新的意念所震撼,隨即想到負責操刀的Frank Gehry是設計路易威登創意基金會建築的最佳人選,其後,基金會便主動接觸及邀請Frank Gehry商討合作事宜及視察美術館選址,該幢建築預計於2012年落成。
 
由普魯斯特而起的建築概念
    Frank Gehry醉心於法國藝術文學,而遊樂場公園的環境氣氛則讓他聯想到普魯斯特(Proust)的文學世界及一次世界大戰前巴黎美好年代的文化風尚,於是欣然接受了基金會的邀約。「花都是我最心愛的城市之一,我對她一往情深,年輕時也曾旅居巴黎,沈醉於那裡的博物館、文化藝術氣氛、普魯斯特及遊樂場公園。當Bernard Arnault與我首次視察遊樂場公園時,我彷彿穿梭時空,拋開現實世界回到普魯斯特的年代。要捕捉那神奇的經驗,無論在創作及情感上而言都充滿挑戰。另外,從巴黎市中心乘地下鐵前往遊樂場公園相當方便,而綠林的環境提供了一種天然、開放的空間氣氛,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Frank Gehry說道。
    「我視察場地時,首先想像如何將公園、自然環境與展覽空間融合起來。其實巴黎已經不少傳統建築如大皇宮(Grand Palais)及植物公園(Jardin des Plantes)的溫室都是大型玻璃建築結構,所以我立即想到玻璃溫室的概念。當然,我很清楚美術館內部總要有牆面掛畫,而展覽廳的溫度及濕度也要嚴格控制。經衡量後,初步落實內部為密封結構,與玻璃外牆形成強烈對比。與LVHM集團研究超過一年,經過無數的討論及製作大量的研究模型後,最後確定透明玻璃與內部實心建築的方案——內部建築要符合美術館的功能,但參觀人士穿梭於行人天橋、電梯及樓梯,遊走於不同展館之間,外面的綠林及遊樂場公園的優美景致卻能盡入眼簾。」而Frank Gehry也形容整個的設計過程「有挑戰性,但效果令人滿意」,並說:「有機會重返巴黎為基金會籌建美術館,我既欣喜又榮幸。我希望美術館落成後能夠提升巴黎的文化生活,並且啟發孩童與參觀人士的藝術思維。」
 
Frank Gehry其人
    Frank Gehry出生於1929年的加拿大多倫多,1947年隨家人移居美國洛杉磯,1954年取得南加州大學建築學士學位,隨後盡入哈佛大學設計研究所攻讀都市規劃課程,及後五十年專注建築設計事業,其公共及私人物業建築項目遍及美國、歐洲及亞洲等地。Frank Gehry的設計哲學著重在空間與人的和諧共存,建築必需與當地社會文化及環境呼應,並且要兼顧客戶的財政預算。以設計具有奇特不規則曲線造型雕塑般外觀的建築而著稱,他的設計風格源自於晚期現代主義,其中最著名的建築,是位於西班牙畢爾包,有鈦金屬屋頂的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Museo Guggenheim Bilbao)。
被稱為後現代解構主義建築大師的Frank Owen Gehry是當代傳奇人物之一,他擅長打破對稱美和現代藝術的界限,以違反,甚至跳脫物理學定律的失衡造形、展現視覺衝突與連貫的幾何弧度,加上奇特的建築素材,營造出動感與美感兼具的公共空間。前衛而幾近叛逆的建築風格,為他贏得「建築界的編舞師」的封號。1962年他在加州創立自己的建築師事務所Frank O. Gehry & Associates, Inc.,1989年榮獲普立茲克建築獎桂冠(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Laureate)的業界最高榮譽。2008年他獲得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終身成就金獅獎,而目前除了路易威登創意基金會美術館之外,目前他進行中的還有阿布達比古根漢美術館(Guggenheim Abu Dhabi)。
在「工期拖延」和「費用超支」已成慣例的建築界,Gehry一向以準時完工及有效控管預算聞名,除了倚重圓融的待人處事技巧來排除各種政商干預及阻撓,事先進行精確而鉅細靡遺的成本估算外,還懂得善用頂尖的電腦科技輔助,慎選值得信任的個別承包商,來實現他最不可思議的狂放構想。雖然Gehry大師的崇拜者甚多,但是樹大招風,批評Gehry者也大有人在,許多人認為Gehry近年來的創作只是在重複他過去的美好,刻意解構的金屬華服成為他作品的永恆素材,不但外觀一成不變,而且帶來的環境災難也不少。儘管如此,對厭倦了中規中矩的傳統建築,又不必擔心天天生活在「危樓」內的人來說,Gehry大師「不拘泥於原則」的創新風格與「不按牌理出牌」的大膽出招,無疑是平淡生活的解悶良方。(圖片提供:路易威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