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980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市川靖子Yasuko Ichikawa:人品好,作品就會好

日本東京的Art@Agnes是鎖定年輕藝術家所舉辦的飯店型博覽會,從2004至2009年一共辦了五屆。在這段時間您最大的心得或收穫是什麼?
    Art@Agnes創立最初,是因為日本小柳畫廊的老闆小柳敦子和Agnes飯店的老闆千賀徹是好朋友。2004年的時候小柳畫廊希望能夠在飯店裡展示一些作品,恰好同一時間千賀徹得知在美國有飯店型的博覽會,因此就向小柳小姐詢問有沒有可能也能在Agnes裡辦一個;恰好當時在清澄一帶有許多新的畫廊開幕(在東京有三個重要的藝術聚落,分別是六本木、神樂坂和清澄),因此他們就決定號召這些新畫廊來參加Art@Agnes,所以說Art@Agnes從一開始就是鎖定新畫廊和年輕藝術家的飯店型博覽會。但應該注意的是,Art@Agnes的概念初始並不是設定為公開的博覽會,而只是限定招待畫廊邀請的VIP藏家,是為了感謝收藏家而舉辦的。後來因為Art@Agnes越辦越有名,甚至吸引許多媒體前來採訪,2007年才決定轉型為公開的博覽會,那也是Art@Agnes的一個重要轉捩點,其重要性在於:第一、以前是VIP限定,之後則對公眾開放;第二、以往舉辦的場地只有飯店裡的一半空間,之後則是擴大到整個飯店;第三、2007年開始日本的當代藝術開始火熱起來,吸引了很多人來到博覽會,當然這和媒體宣傳有關,當時我們配合現場的連線LIVE,當時這個策略非常成功,吸引了大批年輕族群前來,每天飯店外都有很長的等待線要排隊進入會場。後來Art@Agnes的活動越來越大,主辦單位反而覺得這是該休息的時候了。
 
為什麼選擇在走上坡的時間點,決定要暫時停辦Art@Agnes?
    因為覺得Art@Agnes是一個很好的活動!不斷的走上坡總有一天會碰到走下坡的時候,同樣的如果把一個很好的活動越辦越糟就會是很不好的事,所以反而情況越好就會越想要停下來。2009年雖然Art@Agnes結束,但之後已經在籌備一個新的博覽會,我們希望這是一個新的形式,比如說不以畫廊為單位,而是以個別藝術家為單位,每一個飯店房間就是一個藝術家的個展;或者是說改變博覽會展商的名單——希望能吸引到東京以外、日本其他城市的優質畫廊,甚至是國外的畫廊,在比例上希望能夠東京本地和外地的各佔一半,如果總是一樣的畫廊到最後挺沒意思的,需要一些新鮮的空氣來活絡一下。2007年其實是我覺得最成功的一次Art@Agnes,因為忽然有很多人都對當代藝術產生興趣,但實際上仍是參觀的人多、實際買的人少,我們當然希望能夠提升買氣,所以Art@Agnes勢必需要調整,因為這畢竟是博覽會、不是展覽會。
 
這次您專程前來觀摩Young Art Taipei,您覺得它和Art@Agnes相比有何不同?依照您的經驗,還有什麼可改進之處嗎?
    在Young Art Taipei似乎買氣比較旺盛。硬體來說,王朝飯店的感覺和Agnes很像,但王朝的場地更大,展覽的項目也更多;軟體來說,雖然Young Art Taipei是第一次舉辦,但很多畫廊都布置得很好、也懂得改變空間,給人很驚喜的感覺。如果說改進的話,第一、很多畫廊沒有標價,必須問了才知道;第二、Art@Agnes參展畫廊多是熟識的朋友,而台灣是評審制度,我覺得評審制度比較好,未來Art@Agnes也應該要引進這種較具公平性的制度,但這次Young Art Taipei的參展畫廊品質還是有些參差不齊;第三、開幕晚會的VIP名單應該再篩選,整體氣氛還可以更講究,Young Art Taipei的晚會比較像是一般的晚會,但Art@Agnes是有Dress code的。
 
按照你的觀察,你覺得日本的年輕藝術家跟上一代相比,有何特別之處?
    日本的年輕藝術家作品很細膩,特別是80後的年輕藝術家很有意思,他們的創作幾乎都是之前不曾看過的、全然新的作品。現在45歲以上的藝術家,他們創作正旺盛時,日本卻沒有那麼多的畫廊和展出機會提供給他們,相形之下現在70、80的一代比較幸福、個性也比較溫順,比較不像上一代是苦過來的,如果能做出好作品,通常就有機會獲得藏家青睞,但上一代的藝術家就不是這麼幸運的。
 
日本年輕一輩的藝術家有什麼共通的特質或關心主題嗎?
    我發現他們喜歡畫人物,從事平面創作的藝術家也比以前多,反而是卡漫主題越來越少;原因應該來自於人物主題比較容易讓人明白,具象的風格也比較會引起藏家的興趣。日本的當代藝術在剛開始比較具有前衛和挑戰性,但現在則是相對溫順,我認為這是一個時代的循環。
 
對於日本以外的亞洲其他國家,例如中國、韓國、台灣…等區域的年輕藝術家,有沒有什麼特殊觀察?
    我覺得中國和韓國的當代藝術比起日本更有Power,雖然有些中國和韓國的藝術家也經常把日本的當代藝術當作研究的對象,但另一方面他們也做自己發自內心的東西。特別是韓國藝術家非常好學,比方說當他們有機會來到日本,他們會想要看所有的東西、瞭解所有的文化,不錯過任何一個美術館和博物館,任何關於文化和歷史的他們都想知道,不用睡覺也沒關係。台灣的藝術家則是我比較少接觸的部分。
 
你如何判斷一個年輕藝術家的好壞或潛力?
    主要還是我自己主觀的喜歡與否。也許我和別人的觀點比較不同,我覺得更重要的關鍵是藝術家的性格,如有好的態度,作品就會好;好的藝術家應該對所處時代有瞭解、具有時代性,我不喜歡藝術家太過專注在自己的創作上,而更應該把接觸的面擴大,例如建築、設計、服裝等層面;如果只是一直在工作室專心作著自己的作品而不關心外面世界的藝術家,是不會做出好作品的,這也不符合這個時代的特質。
 
你可以舉出幾位你比較欣賞的日本年輕藝術家嗎?
    像是小西紀行、金氏徹平、大卷伸嗣、Shinji Omaki、さおひらき、牛塚愛子等都是我很喜歡的,另外我還很喜歡森萬里子,不過她的年紀稍微大了一些。
 
香港佳士得在這幾年大量將日本當代藝術納入拍賣項目中,你對此現象有何想法?
    香港佳士得這麼做其實很不錯,因為這讓更多人瞭解日本當代藝術;另一方面,日本境內則有拍賣公司模仿香港佳士得的方式,但現在因為經濟不景氣,交易狀況並不理想;香港佳士得的確是對日本的當代藝術市場的生態影響很大,包括畫廊、藝術家、甚至是日本的拍賣公司。在我做Art@Agnes的時候也有一些拍賣公司想來合作,但並沒有談成。香港佳士得有很多的國際收藏家,這對日本當代藝術的擴大市場來說是好的,但日本境內的拍賣公司到底會把作品賣給哪些藏家,就難以控制了,因此日本的畫廊也很少跟日本的拍賣公司有所合作。基本上,畫廊對待藝術的方式、與拍賣公司對待藝術的方式是很不同的——拍賣公司並不負責培養年輕藝術家,都是為了生意,所以景氣不好自然生意就不好;但畫廊不是如此,儘管景氣不好但生意還是和過去差不多。
 
因為香港佳士得的關係,的確造就一批收藏日本當代藝術的國際藏家,我很好奇日本本地的藏家有因此增加嗎?
    我覺得日本全國比較好的收藏家,大概只有不到10個人!但只要是這10個其中的,就會持續地買作品、鼓勵藝術家;之前許多抱著投資心態買當代藝術的日本收藏家,現在大多不買了。我認識一個很好的收藏家,他是我很好的朋友,年紀大概30多歲,本身在電玩業公司工作,他平常最喜歡到畫廊去和老闆、工作人員、藝術家聊天,收藏藝術是他最大的興趣,如果自己欣賞的藝術家有機會在美術館展覽也會非常興奮,我曾經去過他家,藝術品幾乎佔滿了所有空間!包括會田誠、小西紀行、金氏徹平、西尾康之……等都在他的收藏名單中,我常跟他開玩笑,說他如果有天意外身亡,我就可以繼承他的所有藏品,哈!在日本這樣用心的藏家真的不多,他沒有出售過任何一件收藏。
 
你自己有收藏藝術品嗎?
    有的,例如加藤泉、菅野盛、杉本博司等的作品我都有,其他有些藝術家也會主動送我作品,以前我也曾經在飯店的房間辦過小型的收藏展,總共大概收藏有五十多件作品。我是多摩美術大學畢業的,當時專攻策展,所以我從學生時代就開始收藏,一開始收藏同學朋友的作品。但我除了藝術收藏之外,還有更廣泛的興趣,收藏只是其中一個部分而已。
Art@Agnes現在正面臨一個調整期,未來希望能吸引更多藏家。那我很好奇你個人未來有什麼具體的計畫?
    目前我對大眾教育比較有興趣,之後希望可以有些演講的活動,向更多人介紹當代藝術和收藏。其實我非常喜歡台灣!給我很有趣、很舒服的感覺,台灣未來有很大的可能性,不瞞你說,我正在考慮在台北經營一個新的文化沙龍,目前正在敲定地點中,希望可以是結合藝術,重點在於推廣日本前衛藝術和文化,預計今年的秋天正式開始,名稱就叫做「喂東京」(www.wei-tokyo.com),目前我們會有四個人一起合作經營,包括我自己、《ART IT》的金島隆弘、山口創和齋藤精一;我們希望和日本的年輕畫廊合作,在台灣展出,除了藝術之外,還會有建築、設計、服裝、音樂…等所有的日本前衛文化,藝術是其中一環。之所以選在台北,是因為台灣是華人圈中對日本文化最熟悉的區域,很多台灣人也對日本很有興趣,當然最大的原因還是我自己喜歡台灣!

(本文由孫曉彤專訪,原刊載於「當代藝術新聞」2009.6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