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092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南里朋子斑斕中,你看見了什麼?


之前我是知道過南里朋子的,但僅限於言談之中的「聽說」--出生於1973年、來自日本、1998年畢業於武藏野美術大學油畫科、2006年進入台南藝術大學的造形藝術研究所、舉辦過幾個個展和若干的聯展,知道她是一個很能畫的女性藝術家,從網路上搜尋的圖片看來色彩斑斕,介於抽象和具象之間的造型饒富意趣……,然而這一切都不如親自面對她作品時的所發生出來的一連串震動--朋子的畫給我一種甜蜜、細膩而溫柔的連續爆炸感,隨著她的筆觸猶如參與一場接連綻放的繁花盛宴;顏色如同浮在水面上的油花一般蕩漾開來,豐富卻輕盈的複雜層次也像一張華麗而緜密的織毯鋪展開,此時畫布彷彿只是某種一點也不重要的虛構邊界,真正的故事隨著你的閱讀正曼妙地透過喃喃細語被述說出來。
 
南里朋子的畫是很迷人的,閱讀她的作品真的是一件很享受的事。
 
移動的必要
    遇見朋子本人的時候,我問她為什麼會想離開生長的日本家鄉,在一句中文都不會說的狀態下就決定到台灣來唸書,中文口語表達並不太流暢的她,歪著頭想了想說道:「我太封閉了,我想改變自己,我想看更多。」
 
在她過去的創作中,朋子一直以人物為主題,然而對人和朋友關注的越深,反而讓她自己越加封閉;另一方面,日本分工細密的社會,在她眼中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集體,人與人之間靠的太近,封閉的感覺讓她幾乎喘不過氣。「在日本,不管是施工的工地或是餐廳的廚房,幾乎都被包圍封閉的好好的,外人看不見裡面;但在台灣,這些空間幾乎卻都是開放的。」朋子回憶道,而就因為這份莫名的開放感,朋子選擇在台灣定居和創作。
 
動物是人與環境的反射
    旅居異地,朋子對藝術的主題也有了不同的關照--從人的議題轉移到自然環境,牛、斑馬、貓、狗、猴子、昆蟲以及花草樹木等生物取代人、成為他畫中重複出現的主角,但這並不代表她對於人不再關懷,因為「人的作為經常改變環境,當環境改變最先影響到的卻是動物,藉由動物,我們可以看到人的改變。」朋子如此說道。換言之,雖然繪畫表現的語言有所改變,但內在延續的關懷脈絡卻始終是一貫的,透過這些擁有高度感知力的動物,對應出的是人類在生存環境中的種種處境,如此的隱喻,婉轉幽微地透露出南里朋子自己對於現實周遭的細膩的觀察。
 
欲言又止中的包羅萬象
    閱讀朋子的作品,總會有種一眼望不完的耽溺感,我想主要來自於她層次豐厚卻不凝滯、輕盈俏皮而不輕浮的瑰麗色感,以及彷彿自在漫遊似的流動結構,跟著藝術家的筆觸,猶如走進了一個繽紛豐饒的花園,微觀的各種細節就像是此起彼落的神秘光暈,帶領觀眾一步一步踏進她一手建構出的迷離境界。我特別喜歡她2007年創作的〈颱風眼〉系列,這個系列的特徵是畫面幾乎全部被色彩和筆觸所填滿,每一幅畫面中都有一隻牛,或坐或臥在一片美到令人發怔的彩色空氣中,也許是這片奇異之境的守護者,在一種矇昧不清的詩意中靜靜守候,孤獨而美麗地自給自足著。
 
    2007年的另一個系列〈我還是想期待什麼〉,則又是另外一種視覺空間的漫遊經驗。一反〈颱風眼〉密密紮紮的斑斕色層,〈我還是想期待什麼〉畫面中保有大面積的留白,除了固定班底的動物角色之外,類似風扇的結構、意義不明的重複篆字、車縫在畫布上的繡線、小型的房子透視圖、馬蹄鐵造型……,所有的符號都有一種不相關連的並置感,跟隨著這些符號,你當然會試著解釋和聯想,然後就此跨入無邊際的幻想向度。朋子在這裡不是一個說故事的人,做為藝術家,她的作品提供的是編造故事的素材,至於串連線索的邏輯,則需要觀看的每個人自己杜撰和述說。
 
間隙中的喃喃自語
    「我很羨慕那些只總是關注自己作品的藝術家,因為我不是。」南里朋子說。
 
     乍聽之下似乎有點不能理解,但仔細感覺朋子的作品,就會發現她的畫,流露出來的並不是超然化外或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荒疏氣氛,相反的,那是一種有體溫、有實體感的入世關懷;而此也是她的繪畫,始終沒有朝向冷調的純抽象發展的原因——與其全然地與世無關,讓朋子感到更愉悅地是透過自己的感知,搭造起一座座介於外在環境與內在自身的橋樑,在兩者的微妙間隙之間,以創作的方式游牧和移動。在她的畫中,除了顯而易見的正面意向之外,其實同時隱含包括諷刺、批判、黑色幽默等沈重的負面議題,但在朋子想法中,表現痛苦不是其創作的本質,她寧願用更柔軟的方式,把情緒開放給觀眾來詮釋和判斷,就如同她自己在創作中的自在漫遊一般,沒有目的、也不設限。
 
    在朋子的畫中,少有絕對的意識型態,就如同我問她為何總是愛用螢光色的顏料一樣。「在台灣,有很多螢光色的東西,比方說燈光、塑膠板、廣告招牌、檳榔西施的霓虹燈;但是許多海底生物的色彩也是很鮮豔豐富的。所以說,螢光色是極人工、卻又極自然的顏色。」南里朋子如此分析道。
 
    所以,你實在很難真正去探詢或定義朋子畫中所要傳達的意念,這些畫就像是日常軌跡的乍現、或是靈光乍現的閃逝,就像一個意義不明的亮點,卻極有可能點出了一條意義深遠的林中小徑。在朋子的畫面裡,觀眾總是很容易就喃喃自語地說起自己的故事,瞥見自己在那些逝去記憶中的身影。一切都是這麼自然而然。
 
    在如此的斑斕中,你看見了什麼?
 
    我想這會是南里朋子在被不斷追問標準答案外,對觀眾更感興趣的事。

(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載於「當代藝術新聞」2009.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