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092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蘇匯宇:電視啟發我的人生

 
談談你的〈槍下非亡魂Ⅱ〉系列,和一年多前的〈槍下非亡魂〉有什麼不同?(技術上和概念上)
從概念上來說,〈槍下Ⅱ〉是〈槍下〉首批作品的延續發展,只是態度上顯得更為輕鬆,相信直覺,並且鑽研視覺上的效果。它們仍然繼續談論我所關心的,關於媒體的內在本質;特別是以「槍戰的型態」所不斷顯示的,關於「暴力」這種暢銷元素的所謂何來。然而不同於〈槍下非亡魂〉的嚴肅或者坦白,〈槍下非亡魂Ⅱ〉沒有直接顯示關於槍戰的意像,而是改造了原本槍戰的效果,置換成別的狀態。簡單講,這次就是把美女與爆破血漿的瞬間做結合。這使它成為另一種東西了,它沒有直接談論關於媒體中暴力的問題,但在某部分來說,卻更為貼近大眾媒體的內在本質。
至於技術上而言,為了達到更為精細的效果,這次製作比上次更加浩大,動用了廣告等級的高速攝影機,以每秒一千張的畫格捕捉血漿爆炸與人體動作的瞬間,帶來了不同於上一次的視覺經驗。同時,跟上次最大不同的是,經歷槍彈特效的主體不再是我本人,而是賞心悅目的女模特兒。這些模特兒被分成兩組,以各種狀態與彩色進行拍攝,進而消解了血漿爆炸原有的特性,形成另一種質感。它們將分別以錄像與平面攝影的方式呈現。
 
上次用彈藥包炸的是自己,這次為何改用兩個女生?是有點性暗示的意味嗎?
在新作中,〈Bloody Beauty〉這件錄像以及攝影作品,採用的佈局仍然很類似上次〈槍下〉系列,將血漿炸藥包直接綁在人體身上,但是這次卻換成兩位女模全裸上陣。選擇女性作為這次的主題,很大原因在於女性本來就是大眾傳媒的主要元素,根據統計調查,廣告裡面有70%的角色是女性,這些女性被塑造成柔弱、安全甚至充滿性暗示等等容易刺激消費的形象。我的作品既然是探討媒體,那麼這些經常出現在電視廣告以及雜誌中的女性自然很合適可以成為我的素材,只是這次她們得經歷一次「血腥的洗禮」。沒有太深奧的原因,裸體女生身上炸出血漿?這肯定是個大家愛看的話題,它本身就非常符合媒體的本質。
 
之前爆破的是很逼真的血包,為何這次改用彩色的血包?感覺有嘉年華的歡樂。
我前期的作品(例如2004年的〈所以我們反覆呼喊〉系列)經常是透過諧仿的方式去進行,直接挪用某些類型橋段再做拼接。到了2007年〈槍下非亡魂〉,裡面其中一支作品〈槍下非亡魂--一個警告〉也還保有這種特質,它模擬了一支恐怖主義廣告,去造假,有點刻意混淆,製造出「中間狀態」。這次改用彩色血漿在女模身上炸射出來,讓人在第一眼會以為是某種炫技的廣告攝影,這部分正符合我混淆的企圖,但是在觀看的第二階段,人們就會發現其實那就是電影裡面製造血腥與傷害的特效,我覺得這種扭曲是我所想表達的。
 
在〈槍下非亡魂〉中,人的姿態是很單純的,這一次為何兩個女生有各種姿勢的演出?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把女性帶進這作品中,我希望符合的是它仍保有媒體在運用女性元素時的邏輯─ 好看而且性感。也因此,所有的構圖都或多或少在複製我自己的媒體經驗,這些女性有時候看起來像色情圖片,有時候像是廣告中的雕塑品。她們正是我們所熟悉的,在媒體中所見過的女性。至於裸體,這也似乎很理所當然地,屬於媒體中常見的女性形象之一;不論是在色情雜誌、時尚攝影乃至於闔家觀賞的電視廣告裡,賣弄女性的性感乃至裸露是稀鬆平常的事情。
 
〈槍下非亡魂Ⅱ〉拍攝的時間只有兩秒,以慢速播放作品,炸開來的血花是緩慢的噴射狀,搭配上兩個女生各種不同的姿勢與表情變化,在視覺效果上很有繪畫性。你自己覺得呢?
在〈Bloody Beauty〉這件錄像中,每秒一千張的畫格所帶來的攝影效果,是我們肉眼所看不到的,它確實使這個過程變得像繪畫一般,讓人們能夠更加仔細去經歷這一切(這種攝影手法廣告經常使用)。意義上而言,有點像是我想要去拆解我們在電視上所看的所有細節,同時這個手法也某種程度讓這件作品脫離了「模仿」或者「再現」的狀態,它自己長出了其他的媒體經驗,它是全新的感受。畢竟沒有幾個人看過裸女慢慢地噴出血漿吧?
 
〈槍下非亡魂〉的聲音來自於現場的爆破收音,但〈槍下非亡魂Ⅱ〉卻並非如此,請談談你對配樂的思考。
〈Bloody Beauty〉是以十幾組鏡頭剪接而成的,它就像一幅幅繪畫慢慢開展出來,它並不刻意要將觀眾帶到事發現場,它也並不意圖突顯暴力或者驚嚇觀眾。反而,我改以低沉的鋼琴單音或簡單的鋼琴和絃來搭配這些畫面,這些聲音比較類似潤滑劑,讓這個鏡頭過渡到下一個鏡頭時,感覺更為流暢;另外,它讓整支影片有種類似高檔廣告的質感,這部分是因為我企圖使它某部分再更接近我們一般觀賞經驗一點,達到混淆的效果(某些片刻,你會覺得你正在看一支廣告)。整體而言,這支配樂在各方面都是比較功能性的考量,它負責鋪陳一種氛圍,也扭轉了血漿爆破本身的視覺感受。
 
這次作品進行的過程中,最大的困難點是什麼?
經費與合作對象。由於牽涉更為專業的攝影技術與後製,高昂經費問題始終是〈槍下〉系列前進緩慢的因素,這也使我反思,錄像藝術如何面對這類的課題,因為畢竟,它不是電影,它拖著這麼大的隊伍與經費,是否相對會減損某些可能性?但這已相對單純了,合作對象有時候是更大的難處。例如光是尋找外型合適而且願意冒險嘗試槍彈特效在自己身上爆炸的女生,就花了我很多時間。很幸運的是最後這些女生都還蠻能習慣甚至喜歡這次拍攝的結果。
 
你的〈槍下非亡魂〉系列從構思、拍攝到後製是需要一個團隊跟你合作完成的,請你談談這個團隊的組成。你在這個團隊中扮演什麼角色?是導演嗎?團隊製作和藝術家獨立創作有何不同?
  當進入拍攝階段時,我的角色確實就是導演,只是在拍攝之前,我仍然是一個人在那裡天馬行空。天馬行空的階段過了,我就會把我的畫面畫成草圖,整理成分鏡表,再與製作人員討論。在這期間,我會需要製片、爆破團隊、攝影師以及燈光師等等,這次更加入了造型師專門打理模特兒。
  這需要動用很多人力,其中爆破團隊幾乎都是我的學生所組成的;在2007年〈槍下〉第一批系列的製作時,這批學生由我一位從事電影特效的友人所訓練,現在他們已經能完全獨立作業,近乎專業水準了。而綜觀〈槍下非亡魂Ⅱ〉的整個製作過程,除了經費拮据這部分之外,它就類似一次正規的廣告製作。因為這次的視覺效果要這麼處理,我也只能這麼處理了,它沒有可取代的其他路線。
  對我而言,團隊合作比較接近拍電影,它要調度的東西多更多,也有時間管理的問題,這也可能是目前的趨勢之一,藝術家越來越需要團隊的支援以完成某些東西。與獨立創作比較起來,團隊的自由度自然是低了一些,但這應該只是某個階段的技術問題而已,前面的創作過程應該還是一樣的。
 
〈槍下非亡魂〉還會繼續下去嗎?如果會,下一步你想怎麼爆破?
其實新的系列已經有譜了。〈槍下非亡魂Ⅲ〉的副標題應該會叫做〈素人爆炸〉,顧名思義,它會找很多「尋常百姓」在他們的生活場景中爆炸,例如小吃攤、十字路口或者一家便利商店等等,然後把現場噴的滿地都是。這件作品的來源是因為這次〈槍下Ⅱ〉拍攝現場中,我的一位學生突發奇想想要將炸藥包綁在眼睛跟嘴巴上拍一張,他的無厘頭提議讓我很有感覺,我覺得應該讓這個效果融入更多場景與真實人生,跟目前幾乎都是純白背景的閱讀脈絡會大大不同;我會說,它比較「龐克」(punk)一點。
 
你怎麼蒐集你的創作靈感?
看電視,我每天看8到10小時。但我並沒有一直盯著螢幕,通常是邊做事邊看,聽聽聲音。沒有電視我會很不舒服。在外面吃飯時,有電視的餐廳會是我的首選。我覺得電視某部分就是人生的反映,也是各種心理狀態的反映。也之所以,我們會有槍戰電影、恐怖電影、愛情連續劇、政論節目、購物節目與各種稀奇古怪的談話性節目等等。對我來說從電視汲取靈感是很好的事情,因為它討論人生所有的課題。
 
你有什麼崇敬的藝術大師嗎?
崇敬嗎?這麼嚴重的好像沒有。
 
不創作的時候都在做什麼?
還是在看電視。雖然有後會看到很空虛,但是還是得看。而且我覺得台灣的電視節目最好看!
 
希望觀眾怎麼看你的作品?
我希望他們因此而感覺到:「原來電視還是可以給我們那麼多的啟發啊!」


(孫曉彤VS蘇匯宇對談,圖片提供:蘇匯宇,刊載於「當代藝術新聞」2009.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