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092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RATANIURANO 荒谷智子與浦野むつみ 專訪

可以談談你們(荒谷智子、浦野むつみ)兩個合作經營畫廊的經過嗎?
浦野:ARATANIURANO成立於2007年的5月,首展則在7月份推出,第一檔展覽我們就展出加藤泉的個展,而那一年的6月份加藤泉才剛剛獲邀在義大利的威尼斯雙年展中展出,那是一個很好的時機點,因為加藤泉的作品正開始受到國際藝術界和收藏家的注意,個展一推出,銷售狀況就非常好。
 
你們兩位在開畫廊之前的背景為何?
浦野:先前我在SCAI THE BATHHOUSE工作了十年。
荒谷:我換過很多工作。一開始在西村畫廊工作,後來也試著主持一家小的畫廊,是以當代藝術為經營主軸,當時當代藝術還不是很受到重視。之後進入SCAI THE BATHHOUSE,所以我和浦野是在那個時候認識的。
 
請談談你的開設畫廊的理念。
浦野:我們希望作的是一家有活力、有國際觀的畫廊,而非僅限於在日本境內作展覽,我們會傾向跟更多國際的畫廊合作,就像是這次在台北的谷公館推出的展覽一樣。而這也是ARATANIURANO首次與海外畫廊合作的經驗,我們很高興能有這樣的機會,而這次的展出藝術家名單,主要是谷公館這邊挑選的。
荒谷:我們希望能夠讓日本的當代藝術更公眾化、與更多日本以外的人接觸。
 
可以請你比較一下過去你們工作過的畫廊和現在自己開畫廊時的差別嗎?
浦野:對我來說,開設自己的畫廊並不困難,在別人開設的畫廊工作才困難!因為那樣我就不能決定我想要經營的藝術家。
荒谷:我跟她想法一樣。
浦野:每天在我腦海中想的就是:「『如果』我是畫廊老闆,我會怎麼作?」但當時你也只能隱藏和壓抑這些想法,但我很感謝SCAI THE BATHHOUSE的老闆,很多時候他會給我機會去進行我想做的事,而他也的確會放權讓我掌握整個局面,所以在2005年時我就曾找過加藤泉來展覽,當時加藤泉的作品是非常新鮮的,但也因為這個展覽SCAI THE BATHHOUSE吸引了一批新的收藏家。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認為如果我也能找到好的、新鮮的藝術家作品,那麼我應該也有能力去經營他們的市場,甚至建立一批收藏家。
 
你認為經營畫廊最困難的地方是什麼?
浦野:錢,資金是最困難的;其次是還有找到好的助手。雖然有一些兼職的員工,但目前所有的工作幾乎都是我和荒谷自己來。對我們來說尋找收藏家反而不是最難的,我們已經有一批固定的收藏家了,特別是一些持續關注新生代創作者的藏家。
 
你們對於目前日本當代藝術在亞洲藝術市場受到歡迎的現象,有何觀察?
浦野:我想主要是受到村上隆和奈良美智在國際受到影響的關係。村上隆是在2003、2004年與LV合作和到洛克斐勒中心展出的的時間才快速受到國際市場注目,而奈良美智則更早一些,大概是2001、2002年左右。我不認為日本當代藝術是突然爆紅的,我認為那是經過很多人努力、也慢慢醞釀很久的,只是大部分的人是在村上隆和奈良美智爆紅時才看到日本當代藝術。舉個例子來說,村上隆對於日本當代藝術的貢獻不光是作品,他同時也推廣了許多的日本藝術家到國際上,例如【Little Boy】和【Super Flat】,其他像是他的理念像是《藝術創業論》影響了很多人。有些人認為村上隆只是為了賺錢,但我並不這麼認為,他不只是把藝術商品化,背後是有很多努力的;比方說【Little Boy】中就介紹了Mr.、奈良美智、加藤泉、川島秀明等都是在今天在國際上非常知名重要的藝術家。
 
這幾年香港佳士得在亞洲當代藝術的項目中,推介了一批日本的藝術家名單。你們怎麼看這個名單?按這你們的觀點,這些藝術家足以代表日本當代藝術的面貌嗎?
浦野:對我來說,並不那麼認同香港佳士得所提出的名單,特別是日本當代藝術在拍場上的價格是很不可思議的。對於一些不瞭解日本藝術生態的人來說,某些看似活躍的畫廊,其實名聲並不如看起來那樣,而他們把作品送到香港佳士得去拍賣,價格一下子就衝的很高。以我在這一行的經驗來說,我過去接觸的都像是西村、小山登美夫、SCAI THE BATHHOUSE這樣的有規模的國際畫廊,所以我認為自己有能力可以辨別一個畫廊的好壞,這些畫廊之間的經營方式是很顯而易見的--他們究竟有無把日本的藝術介紹到國外,好的畫廊就有這種思維,但某些畫廊就不會這樣做;好的畫廊不是一味在賺錢的,好的畫廊會有理念,經營的藝術會有風格和定位,銷售是自然而然的事,但同時他們也透過展覽在進行文化和藝術推廣。而這也是ARATANIURANO希望經營的方式。
(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載於「當代藝術新聞」2009.04)
 
圖說
1. 左起浦野むつみ與荒谷智子
2. 左起谷浩宇、荒谷智子、渡邊豪、加藤泉與浦野むつ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