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092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橘園十週年 侯王淑昭讓台灣當代藝術的土壤 更顯豐饒

    雖然同時身兼橘園和東和鋼鐵的董事長,形式作風低調、一向不太願意在媒體前曝光的侯王淑昭,此次難得因為橘園成立滿十週年而接受專訪,她說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橘園十年的榮耀,是要歸功給橘園所有的員工的。我母親常常告訴我一個比喻:一隻螃蟹有很大的身子,但如果只有身子大並沒有用,必須要靠八隻腳才能走。我非常重視一起工作的同仁,不管他們是負責什麼工作,身為董事長的我有必要讓他們欣賞自己的工作,同時也讓別人欣賞他們的工作。」
    「其實我為藝術作的任何一切起源都和春之有關--當時我藉著春之告訴大家:藝術不光是只有泛印象派,而更應該看一看發生在當下的當代藝術。我喜歡當代藝術最大的理由是:時空是不斷變化的,藝術經營者也不應該停止在歷史的某一點,過去的藝術有其時代性,今天的藝術也是如此,尤其藝術家是對環境特別敏感的人,他們不僅是歷史的傳承,也是時代的表現。2005年台北市政府規劃了有別於台美館的台北當代館,當時文化局長廖咸浩向我解釋了構想之後,我很被感動,便答應出任台北當代館的董事長。雖然目前當代館的方向已經跟當初不盡相同,但我相信凡事都有上帝祂一定的旨意,這種現象既然出現,就應該順從和等待安排。我從來不特別規劃我要作什麼,而是碰到什麼,就好好作什麼。」侯王淑昭如是說。
    「我對藝術的關心,其實是來自於我對整個社會和當代關心。從春之、當代館到橘園,思維脈絡是一致的。」侯王淑昭表示,當初成立橘園,構想就是來自於當時政府的法令衍生了許多的公共藝術案:「簡丹和我都有自信做出品質好的公共藝術。我很不喜歡過去的公共藝術每兩年就是垃圾,也不同意『公共藝術=雕塑』,公共藝術的定義應該是『在公共空間的藝術作品』,就連擺設地點都應該是一門學問。公共藝術應該是歷久彌新的,就像是台北劍潭一帶有前輩美術家顏水龍的馬賽克壁畫,歷經了那麼長一段時間,現在看還是很美。」
    在如此的理念下,橘園策辦了多件大型的公共藝術展,包括第一屆台北市公共藝術節(參展藝術家為王文志、蔡海如、林鴻文等)、第一屆澎湖地景藝術節(莊普、黎志文、范姜明道、陳順築等)、台灣省燈會(吳達坤、林佩淳、林俊廷等)、國家衛生研究院(許唐瑋、黃沛瑩、傅慶豊等);此外,從2000年到2002年總共三年、以及2007年到現在,橘園也持續地以台中的20號倉庫為硬體基地推廣當代藝術,包括洪易、李俊陽、游文富、李朝倉、陳冠君、丁昶文、張堉嘉、侯俊明、林鴻文、陳義郎、張立曄等也都曾在20倉庫留下珍貴的藝術軌跡。2008年,橘園更在台北成立了「非畫廊」,將林鴻文、侯俊明、侯玉書、洪天宇、周珠旺、何采柔等藝術家的作品推薦給更多的藏家和愛好者。十年如一日,橘園就如同當初取名時的理想一樣,是一座果實豐碩的橘子園,每一個在此地參與和付出的人都像是園丁,讓藝術長成圓滿的橘子,而用以滋養的正是他們一直以來對藝術理想的堅持和熱持。而為了紀念自己的十歲生日,非畫廊也將在四月份推出一檔名為【拾穗(十歲)--橘園味自慢】的特展,邀請了包括黎志文、林鴻文、侯俊明、洪天宇、黃致陽、陳順築、侯玉書、陳義郎、周珠旺和陳怡潔等十位藝術家參展,記述著十年歲月的種種回憶與想像,並提供給往後路途一個可供參照的註腳。
    問起侯王淑昭未來對橘園和藝術的迢迢之路有何規劃?侯王淑昭一如往常地平靜、和緩而喜悅的表示:我相信祂的安排。「我常告訴橘園的同仁們:『意向要堅定,但手段要柔軟。』每個時代的藝術都有其不同的特質和存在必要,我最樂見台灣未來也能夠出現國際級的藝術家。藝術是我最大的享受,在怎樣辛苦也是值得的。」擔任藝術推手十年如一日的侯王淑昭,未來也將堅守的橘園,和橘園的園丁們繼續耕耘著台灣當代藝術的豐饒土壤。
(本文作者孫曉彤,刊載於「當代藝術新聞」2009.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