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092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劉士楷:畫廊是我想作一輩子的工作

你是東海大學美術研究所的碩士,為何會在畢業之後變成一個畫廊經理人?
我在還沒進入研究所之前就先進入藝術產業了--2002年我在台中的景薰樓國際藝術拍賣公司擔任藝術專員、就讀研究所期間也曾擔任《藝術家》雜誌的中部特約撰述、畢業之後則在台中二十號倉庫擔任副理。會變成畫廊經理人有一半原因也是因為父親有計畫要開畫廊。
 
「有寬藝術」位於台中縣的大雅,跟都會型的畫廊相比,這算是一個很特殊的地點,距離人群聚集的市區也有一段距離。你為何選擇在此開設畫廊?地理位置會影響你對於畫廊經營的理念嗎?
我家是大雅本地人,這裡的所在地是我家的土地。因為距離是市區遙遠,所以在經營方式上當然也很不一樣;就我的觀察,大多數的畫廊會群聚在特定的區域,顧客可以逛完這家、再去別家逛,但我們這邊就必須是顧客專程來,這在交通上的侷限比較大。但另一方面來說,會專程來訪的人就一定是對展覽有興趣的。我認為,畫廊和一般的展覽空間在性質上有所區隔,一個展覽空間的績效評斷也許來自它的參觀人次,但畫廊是營利單位,能不能賣作品反而比較重要。
 
「有寬藝術」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在整棟建築物的二樓(整棟建築物共三層樓),其他的空間目前有些什麼樣的規劃?
這棟建築物其實是住辦合一的--一半是我家自己的住宅,另外一半是營利的場所。我父親本身從事的是銀行業,這幢房子可以說是他畢生的積蓄和夢想。畫廊的樓下是花園婚禮廣場,我們的婚禮廣場走的是客製化的服務,來消費的大多是有一定經濟能力的族群,而這樣的族群也屬於藝術收藏的潛在客層,把婚禮廣場和畫廊的客源有更緊密的結合是我的目標一。另外,我弟弟和弟媳都在會計事務所服務,未來三樓則計畫由他們來開設一個財務和稅務的服務公司。
 
我注意到在「有寬藝術」之外,這整棟建築物還有一個名字叫做「永春堂美術館」,可以請你解釋一下這個部分嗎?
這其中有個家族故事。這塊800多坪的土地是我祖母買的,我的祖母是中部地區很有名的助產士,靠著這一行她累積了不少積蓄。這片土地原本是由一片荔枝果園和一個魚池所組成,我爺爺生前經常每天都悠閒地在此釣魚。之後老一輩的人年紀大了之後,沒人可以接手種荔枝的工作,家族也曾把這土地租給果農耕作;後來,在爺爺過世之後,奶奶的心願就是希望能夠全家人住在一起,所以2006年才有了在這塊土地上興建房子的想法,一直到去年11月才完工。「永春堂」則是我家祖厝的堂號,但祖厝因年久失修,目前已經拆除、土地也賣給建商了。我父親從小在那個祖厝長大,對他來說失去了祖厝就像是失去了根,所以他希望在他這一代能夠興建出一個留給未來的祖厝,於是這幢建築物才繼承了「永春堂」這個名號。
 
對你目前來說,經營畫廊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麼?
對我而言最大的困難是:你要如何用適合的方式去對待每一個藏家。每個藏家的需求都不同,而這種需求也不是短時間內可以瞭解的;今天有藏家來看畫,我要做的並不是把眼前的畫賣給他就好,而是瞭解他的需要、然後再去幫他找他需要的東西。這道理很簡單,有人就是喜歡Prada,你硬是要賣LV給他也很難,當然LV也是很好的東西,但藏家就是不喜歡;重要的是你要先知道他心裡喜歡的是Prada,當然另外一個重點是要去找到喜歡LV的人,因為你自己是賣LV的。這對我來說都是很有趣的挑戰,因為你去問一個人說:「你喜歡什麼?」人家不一定要回答你、或許他自己也不知道、也可能他早就掌握了比你更多的資訊,你一旦知道得比他少,他也就懶的跟你講……。我想觀察人和蒐集資訊,這在各行各業都是很重要。
 
請談談你設定未來畫廊要展覽和經營的方向路線。
在一個月之前,我還想說要鎖定在年輕有為、有潛力的新生代藝術家路線上,但現在會比較務實一點,想找一些利潤比較高的東西來經營……;當然這要有一定比例的調和,但重點是不能違背自己的品味--把一個自己也不喜歡的東西掛在牆上,還硬是要推銷給別人的這種事,我也做不到。
 
你可以談談今年度對畫廊展覽的規劃嗎?
今年還是會以年輕的藝術家為主,4月份是南里朋子,她是一個日本人、在台灣讀過南藝大,我一直都覺得他的作品不錯,但台灣鮮少有人關注她,當然這也是因為她並不想被某種特定的方式關注;5、6月是莊凱宇、9月是許瑜庭、10月是黃薇珉。這個名單其實是一個很特別,因為裡面幾乎都是從東海畢業的學生。我曾經跟台北的畫廊經理人聊過,他們問我畫廊跟台北的畫廊有何不同,我回答說,因為我一直都在中部活動,所以對於中部的新世代藝術家的信任和掌握度比較高。比方說一直有同業想找黃薇珉作展覽,但他們並不了解薇珉和她的創作狀況,所以就比較難合作。比方說,另外一個從事膠彩創作的年輕藝術家在過去是很堅持不賣作品的,但因為取得了互相的信任後,未來她也願意試試看。
 
你覺得中部的年輕藝術家和台灣其他地方的創作者相比,有何不同?
以我所知的,目前台灣年輕藝術家的生產地仍以北藝大和南藝大為主,這從台北獎的得獎者名單就可以看見。但這就有個問題,就是這兩個學校的學生創作出的作品儼然已經形成一種「學派」,其中也許還是有非常精彩的創作者,但不精彩的那一個部分同質性就非常高。我有一次受邀去南藝評圖,幾乎看了所有從研一到研三的學生作品,但我覺得其實可以歸納成四個類型:第一是廖堉安風格、第二是王雅慧風格、第三是許唐瑋風格、第四是崔廣宇風格,相似度高到有時候你根本很難分出哪個是「本尊」的作品、哪個是學生作的「分身」。
 
作為一個新生代經理人,你的優勢在哪?
曾經有人說過有寬藝術100坪的空間是一大優勢,畫廊大、可以發揮的空間也大,大尺幅或是形式多元的作品都可以進來。另一方面,我是一個資淺的畫廊,所以我給藝術家的條件通常比較好、抽的成數也較低;藝術家來這裡展覽壓力也相對較低,因為我開放的自由度很大,我知道業界有些畫廊的要求就會比交多,希望藝術家配合這個、配合那個,那對藝術家來說就會是壓力。至於收藏面的優勢,則還需要觀察,我給自己和畫廊的觀察期大約是三年。
 
你會不會擔心三年之後,結果是經營困難?
其實比較擔心這個的是我爸爸,哈!我父親其實是從一開始就對畫廊抱持悲觀態度的,不過在他的觀念中如果整體的事業(包括一樓的婚禮廣場)可以平衡的過去也就OK。我爸也曾經想干涉過我的經營方式,他認為:「你都找一些賣不太出去的東西,不如我幫你找一些好賣的吧!」但其他人就會勸他:「既然要讓年輕人作就要有時間讓他試。」目前他就比較能認同我的概念。我父親是一個思想很有彈性的人,他現在也懂得理解和欣賞所謂的當代藝術。至於說未來做不做得下去,我是覺得沒必要先擔心;之前有人說要入股被我拒絕了,我請他把入股的錢拿來買作品就好,因為有股東就會有賺錢的壓力,然而我經營畫廊不是單純為了賺錢,如果光是為了賺錢我可以找一些好賣的耆老作品就好,何必經營什麼當代藝術?!
 
你覺得你是個性怎樣的人?
雖然說我比別人都樂觀一點,但我不是那種認為「危機就是轉機」的人,對我來說雖然「危機就是危機」,但我必須說服別人「危機就是轉機」。如果真的要自己分析,我覺得自己有時候太客氣,我認為要成為一個好的畫廊老闆不能太客氣,例如有時候客人想買某一件作品,但我覺得不適合他就會勸他不要買,這樣的下場是:有人會覺得你很誠懇,但有人就覺得你不會做生意。這分寸有些難拿捏,我覺得我很難變成八面玲瓏的人。
 
在業界你有什麼覺得堪稱楷模的畫廊經理人嗎?
我覺得有兩種,一種是超級八面玲瓏的,另一種是深藏不露、讓人完全摸不著頭緒,這兩種我目前都學不來。我常覺得我講了很多話,別人卻不見得有被說服。當然還有一種經理人是個性派的,做生意好像不是重點似的。我的經驗跟同業前輩真的無法相比,都還要多學習,但我一直有一個原則,就是不要用「拜託」的方式來賣作品,因為用「拜託」的就好像在求人,就代表你已經沒招了。
 
除了經驗之外,你覺得自己還欠缺什麼?
我覺得我欠缺的東西還很多,收藏家的系統是一個。我聽過別的畫廊老闆會跟藝術家說:「我手邊有一批重要收藏家,所以你來我這邊展,一人只要買一張就Clean了!」我就沒辦法講這種話,因為那是要許多資歷和人脈的。我覺得畫廊是比其他行業都更需要時間的,因為要建立信任感和獨家的藝術家名單,那是別人搶不走的,也是別人肯定你的基礎,如果一家畫廊作的老是別人已經肯定的藝術家,那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除了累積經驗,你還有什麼可以填補空缺的方式?
創意。我希望靠自己的創意設計一些案子,說服更多的人能夠接受藝術。我覺得要讓不愛藝術的人去買藝術真的很困難,我常常從報章雜誌上獲得一些訊息和蛛絲馬跡,你會知道原來別人是怎麼在操作這個市場,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這是我瞭解別人經營方式的途徑,例如以公司名義購買藝術品,可以進行一些財務的操作;這些東西也許只有一些資深的經理人會知道。未來我也希望結合我弟弟的財務專長,創造出一個很好用的財務規劃工具,目前我已經有了初步的計畫,正在試著說服一些企業主,把金額化分成幾個單位來認購。在這套作法中,藝術也就是一個投資工具;如果買賣股票都需要聽從專家建議,那麼藝術沒有理由不是如此。
 
工作以外的時間你都在做什麼?
我幾乎沒有工作以外的時間,因為我的上下班都在同一個空間中,這是很大的困擾。不過我一有空就會去建立一些關係,但這建立的方式還是來自於我的興趣,比方說我研究紅酒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假日我就會去台中市區的「誠品酒窖」,久而久之跟那邊的人熟了,你就可以品到很多不同的酒、交換很多意見;後來我參加了他們VIP的活動,認識不少台中高消費力的階層,無形中也替畫廊建立了一批潛在客戶名單。其實不止在那裡,現在的假日我也經常會去一些我認為「有高消費族群出沒」的地方,去那裡交朋友會比刻意要建立的人脈來的自然。這也算是我的畫廊策略,我是愛吃愛喝的人,而我也覺得好吃好喝的東西沒有人會排斥。
 
談談到目前為止,經營畫廊讓你印象深刻的事。
有一次我跟藝術家汪承恩去高雄和台南拜訪同業和客戶,回程時兩個人就一邊開車、一邊回憶那一天「遭人白眼」和「看人臉色」的經驗,還決定以後寫回憶錄一定要把這段「辛酸」寫進去。從事這一行真的很艱困,因為生活中並不一定需要藝術,藝術是絕對的奢侈品,人們有沒有這個東西真的差不多,作這個行業簡直是自討苦吃。但我一直有個感覺,就是我生來就應該在這個圈子裡,如果真是如此,那我就得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位置。我可以作很行政的工作,以我過去的經驗,我知道我也可以作的不錯,但那些工作就像是流過我身體的某種東西,沒有存在感。但成為一個畫廊經理人之後,雖然很艱苦,但你知道有些經驗和肯定就是你的,是別人不能拿走的,這就是我在這個圈子裡我找到的、自己合適的定位。這是一個我第一次感覺這是可以作一輩子的工作。(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載於「當代藝術新聞」2009.03)
 
BOX
中文姓名:劉士楷
英文名:Peter Liu
出生年份:1977
生肖:蛇
星座:獅子
血型:A
最高學歷:東海大學美術研究所藝術史與藝術行政組碩士
重要經歷:現任有寬藝術經紀公司藝術總監,曾任台中二十號倉庫副理、《藝術家》雜誌中部特約撰述、景薰樓國際藝術拍賣公司藝術專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