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94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愛牠就不要害牠

農曆春節過後,台北街頭冒出了很多「牛」--這些當然不是真的牛,而是台北在2009年所舉辦公共藝術活動「奔牛節」(Cow Parade),邀請了多位台灣藝術家和個別單位,將創意發揮在實體大小、由FRP所製成的空白乳牛身上,共推出了107隻主題、造型、功能各異的「藝術乳牛」;原本這些牛隻圈養在台北的華山藝文特區內,直到年後才正式「放牛吃草」散播在包括台北東區、西門町、故宮等各大人群聚集處,近距離與台北的觀眾「貼身」接觸--所謂「貼身」,是真正的「貼身」,部分的台北民眾顯然High過頭,「愛不釋手」的結果是直接騎在牛背上當起牛仔、拔下牛隻身上的裝飾帶回家當作紀念品,尤有甚者是把牛隻直接當成大型的藝術垃圾桶,台北民眾對於公共藝術的「再創作」,使得開展不過半個月的牛群已經有一半以上不堪負荷而損壞,這對於已經在全世界舉辦過65屆奔牛節活動來說,不啻為一項「奇觀」。是主辦單位太過高估台灣觀眾們的藝術素養嗎?
    但從藝術產業的角度來看,比起亞洲其他國家,台灣人的藝術素養和收藏實力絕對是數一數二。我曾拜訪過幾位台灣的收藏家,走進他們存放藝術品的庫房,你會訝異於他們對於收藏品是抱持著怎麼樣嚴謹的態度:談起藝術史來如數家珍,悉心照顧藝術品的設備,幾乎不亞於公立的美術館機構--適當的恆溫恆濕、防火防水、分門別類的管理架、一絲不苟的妥當包裝,一旁還放著一張沙發椅,椅背上有一雙白手套,收藏家說自己沒事會到這裡來坐坐、看看畫,白手套是取出作品時為了避免髒污畫作的必要工具……,這樣的收藏家,顯而易見地,對於藝術品充滿了愛。如果這是台灣人藝術素質的M型化的一種極端,那麼台灣觀眾對於公共藝術的佔有欲,就是被扭曲的另外一種的、「愛藝術」的表達。
    「奔牛節」中,裝飾有一碗大型牛肉麵的牛,在開展後沒幾天,碗裡的蔥花、辣椒和麵條就已不翼而飛;模仿寺廟裡籤詩櫃的牛,身上的抽屜被打開來塞進垃圾(其實那抽屜並不好打開);身上有各種物件的牛隻被剝去了裝飾,顯得零零落落;造型比較簡單的牛則逃不過被小朋友和大朋友攀爬乘坐的命運,鞋痕和污垢成為台北市民對牛隻破壞行動的完整記錄。
反觀1999年,美國芝加哥舉辦第一屆奔牛節活動時,共有320頭乳牛遍佈在城市的各個角落,替芝加哥市帶來超過1,000萬人次的遊客、以及總值超過5億美元以上的收入,不僅大大振興了當地的觀光產業,也讓素有「公共藝術之都」美譽的芝加哥更加名符其實。10年之後,台北的奔牛節同樣叫人引頸期盼,但就像一面鏡子一樣,映照出的是民眾文化素質的毫無長進,對照於公部門不斷喊出各種文化創意產業的願景,這些台北街頭的牛顯得孤單又諷刺。按照主辦單位的原始構想,這些牛將在台北展完後巡迴到台中繼續展出、全部結束後更將舉辦拍賣,把所得捐給慈善機構。照目前的狀況看來,這些老弱殘兵的牛非但無法行善,反而可能很快就要進入垃圾回收場。
    帶走這些牛身上物件的觀眾,則讓我想到一則古老的故事:烏鴉為了參加由天神舉辦的鳥類選美比賽,四處蒐集別的鳥掉落的羽毛,到了比賽的那一天便把所有羽毛插在身上,色彩斑斕果然獲得天神青睞,獲得了選美首獎。一旁不服氣的其他眾鳥,認出了烏鴉身上來自於自己的羽毛,便紛紛生氣地啄下,最後烏鴉現出原形,羞愧的離開。
    跟那隻缺乏自信的烏鴉一樣,如此的觀眾素養,讓台灣永遠只能停留在羨慕別人美學和創意的原地;殊不知,尊重和欣賞才是真正美麗開始的第一步。(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載於「當代藝術新聞」2009.03)
 
圖說
1. 台北故宮的林銓居「祥雲牛」
2. 邱昭財的「疲軟世界-牛」
3. 4. 在信義新光三越展示的牛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