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092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廿年一瞬成春秋 從誠品畫廊 看台灣藝術產業的廿年

誠品畫廊在歷經前期的基礎建立、中期的策略調整以及近期的向外拓展,恰好成為二十年來台灣畫廊產業的某種縮影和對應。分析誠品畫廊的特質,可以粗分為三個階段:首先,在畫廊成立之時,就由吳清友親自定位在「精緻」和「品味」兩個基本路線,並以現代主義冷調藝術家作品為主軸,呈現出濃厚吳清友個人的美感質地;其次,在歷經何春寰和趙琍兩位經理的調整後,美學關注漸漸擴及到風格較為廣泛的區段,包括縱向時序的前輩藝術家、中生代、新生代創作者,以及橫向海外華人、中國、台灣本土、東北亞和東南亞的當代藝術,同時更持續建立屬於自己的藝術家群,品牌風格明確;再者,堅持以展覽為畫廊主軸,較少經營二手市場,不但培養出一群忠實觀眾和收藏家,也透過歷史性回顧展和學術性策展展覽,積極回應現狀並參與當代藝術的定位和論述。
圖:夏陽1996個展
 
1989~1991 草創時期
    「吳清友一開始對於畫廊期許很高,態度上也很保守、謹慎,最常聽到對誠品畫廊的形容是『潔癖』。」何春寰回憶。與其選擇一個已經具有畫廊經驗(同時也是包袱)的經理人,吳清友大膽起用當時只有27歲、毫無相關產業經驗、但具備開創特質和有獨立作業能力的何春寰加入籌備團隊,「一開始上班,我就問:『誰是藝術家?』和『我應該要作什麼?』」何春寰說道。
    誠品畫廊草創期的狀況,大概可以從兩個面向來看:操作制度的建立和觀念品味方向的確立。前者由何春寰以田野調查的方式,彙整其他同業的狀況,然後評估出可行而且較好的執行方式,屬於技術面的奠定;後者則由吳清友本人和幾位藝術圈人士所組成的顧問團領軍,定調出誠品畫廊基本的理想性格。
    「我當時一邊生吞活剝將近二十年來的《雄獅美術》,一邊幾乎跑遍了所有大大小小的畫廊和美術館。」根據何春寰的觀察,當時在台北畫廊著名的聚落「阿波羅大廈」中,除了幾家較具規模、正規作展覽的畫廊外,還有許多名為「畫廊」的裝框店,不僅定位不清,畫廊和藝術家之間的合作關係也經常曖昧不明,「藝術家把作品送去裝框時順便寄賣、展覽也往往只有口頭約定,加上那時候的畫廊老闆許多自己都是學院畢業的,展覽藝術家不是老師就是同儕,一切都是靠默契、感情和人脈。」何春寰認為:「誠品完全沒有人脈,一切的合作關係都只能靠合約,把雙方的權利義務白紙黑字,取得互相的信任。」因為如此,誠品畫廊成為當時第一個貫徹合約制度的畫廊;除此之外,她也意識到作品的懸掛方式和動線安排,對於觀展經驗和作品的呈現的關鍵性影響──誠品放棄了一般畫廊以掛畫線陳列的方式,改以較高成本的牆面式懸掛,「吳清友最強調的就是『質感』和『品味』,但這種事不是用說的就可以,而是靠做的。」何春寰說道。
(圖:夏陽2000年個展)
    「吳清友經常找我和兩個顧問黎志文、陳世明開籌備會議,一談就是好幾個小時,每每在他家講到三更半夜。我們很少談實務面的操作,討論的都是對於藝術的Vision和理想。」對吳清友而言,他幾乎是用私人美術館的標準在鋪陳心目中的畫廊:收藏家出身的他,因為雅好現代主義抽象、極簡的藝術風格,畫廊也想當然而爾地以此為主軸,對比於當時其他畫廊正大舉推廣泛印象派風格和前輩老畫家的熱鬧盛況,文人氣質濃厚的誠品畫廊所展出的當代海外華人和當時的新生代藝術家,相形之下,不僅路線冷調,開幕第一年的六檔「欣賞系列」甚至全是非賣品(直到1989年底的黎志文個展才開始對外銷售),清楚明瞭的「反商情結」,明白標示出吳清友在畫廊起步時,收藏大過於商業的目的(也呼應著誠品書店在當時破天荒設置閱讀椅,堅持提供顧客一個「不只是賣書的地方」的人文閱讀環境)。「這也是吳清友的遠見之一,他認為『一個畫廊要好,必定要有質量很強的庫存』,在每一檔展覽他都自己收藏至少一半的狀況下,誠品迅速地累積許多台灣現代藝術重要的收藏。」何春寰說道。
    攤開誠品畫廊歷年來的展覽表,對照同時台灣藝術生態的大事紀,不難看出誠品畫廊鮮明的逆向操作策略:當時正是台灣藝術產業的蓬勃發展期,台灣前輩藝術家不僅接連在公立美術館舉辦大型回顧展,學術界也同樣熱中進行台灣美術的歷史研究,而畫廊裡的老畫家作品更是炙手可熱的市場搶手貨;另一方面,因為1987年開放中國探親,中國寫實風格油畫也順勢大量出現在畫廊,掀起了一波大陸美術熱。在這樣的環境氛圍下,誠品的現代主義調性確實是一條特殊的路線--1989年從5月開幕、一共持續推出了六檔的「欣賞系列」,展出的就是李德、林壽宇、蕭勤、蘇旺伸、莊普、曲德義、司徒強、陳世明、黎志文等年輕藝術家作品,其中除了蘇旺伸之外,其餘絕大部分都具有海外經驗。而在當時,稱得上性格前衛的畫廊還有張頌仁在1988年成立、以水墨為經營特色的漢雅軒,以及同樣是1989年開幕的帝門藝術中心和二號公寓(伊通公園的前身),這些前衛的商業空間某種程度上都繼承和呼應了1987年結束營業、由侯王淑昭經營的春之藝廊,成為「另類」的年輕創作者們一個發聲的場域。
(圖:呂勝中2003個展)
 
1992~1994蛻變調整
    在誠品畫廊原始的規劃中,前面三到四年是建構制度的基礎期,1991年底,自認完成階段性開創任務的何春寰離開誠品,1992年1月現任畫廊經理趙琍正式接棒,成為第二任的經理人。在進入誠品之前,趙琍已經在當時同樣個性鮮明永漢畫廊任職過一段時間,挾帶著豐厚的畫廊經歷和收藏家人脈,但回溯起那段過往,趙琍仍坦言,誠品畫廊的經營模式是她當時未曾接受過的挑戰:「剛開始誠品畫廊不登廣告、不跟媒體接觸、賣畫不打折(還要開發票、納稅),跟一般畫廊同業的行事風格大相逕庭。」
   「以前在永漢畫廊,幾乎是我想邀請什麼藝術家來展覽,就可以自己作決定;但在誠品,卻必須以老闆的『品味』為最高原則。」趙琍回憶,在一開始接手畫廊時,展覽檔期早已被何春寰預排到一年半之後,且每次向吳清友報告的畫廊會議,幾位顧問也場場列席(包括黎志文、陳世明、李德和莊普),畫廊經理的主導權並不強,因此在剛開始的那段時間,整個誠品畫廊的基本調性和過去並無太大差異;而畫廊經營的主導權,隨著趙琍逐漸上手畫廊事務、熟悉吳清友的做事風格後才慢慢回到畫廊經理的手中,一直到1993年以後誠品畫廊的「趙琍時代」,方才正式展開。
這樣的轉捩,除了來自於趙琍個人的能力和個性特質外,也與當時誠品企業體質的調整有關--在持續經營了四、五年後,「誠品」建立起的專業和文化形象已經深植人心,企業體質的方向調整是必然、也是必須--1994年,誠品成立商場事業部和餐旅事業部,象徵著誠品企業已從草創初期旗幟鮮明的高度理想性格書店,轉變為百貨通路商,吳清友深知,誠品書店所營造出人文氛圍,絕對替商場中講究個性與質感的商品銷售加分,在同樣的邏輯下,誠品畫廊亦由原本「完全不賣作品」的藝文空間,蛻變為一家真正兼具市場導向和獨特品味的商業畫廊。

(圖:2001年徐冰個展)
 
1995~2000 天下大壞 形勢大好
    90年代中期,台灣的藝術市場正處在狂飆的顛峰時期:畫廊林立、拍賣公司的戰國時代正式展開,1993年10月台灣蘇富比陳澄波的〈黃昏淡水〉締造當時的最高價1,017萬台幣,全場成交率高達91.9﹪,一直到1994年4月的春拍,成交率都還有93.4﹪,台灣的幾家本土拍賣公司,成交率也都在八成以上。正當市場一片榮景之際,轟動一時的「一九九五閏八月」恐慌和台灣海峽爆發中共試射飛彈的詭譎氣氛,使得整個台灣瞬間經濟陷入低潮,藝術產業也展開了空前的黑暗時期--狂飆過後的疲態、藝術市場必然面臨的洗盤整理、再加上大環境經濟的衰落,以及接踵而至的1999年921大地震,台灣藝術產業被一片愁雲慘霧所籠罩,90年代初期全台號稱有將近200家畫廊盛況不再,畫廊倒閉潮之後的持續低潮一直到2001年之後才有漸退之勢。
    誠品畫廊在這段期間並非全無波折,1995年9月,因為租約問題,誠品敦南店在並未覓得新址的窘境下搬離原址,當時舉辦的「喜新念舊,移館別戀--今夜不打烊」的守夜活動,創下台灣書店史上單日最高營業額的300萬台幣和3萬人次的紀錄,而也是因為那次的活動,讓吳清友有了24小時書店的構想。風風光光的離開舊館,卻苦無遷入的新館,誠品畫廊也隨著誠品敦南店的妾身未明度過了一段居無定所的時光,一直到1996年的3月底,誠品敦南店才正式落定在現在的位置,而誠品畫廊也從該年的9月底開始回歸常軌,推出連建興個展。
    「從1991年開始,誠品就開始和連建興合作,我們幾乎是一起成長的,連建興在誠品建立了自己的風格,也在誠品成名。」趙琍說道。雖然當時整體經濟環境並不好,但誠品前面所紮根的基礎卻在這個時候發酵--在這段不景氣的期間,畫廊仍然按部就班地持續在幾個既定路線上前進,大致可分成四個部分:第一、續支持和關注台灣本土年輕創作者:接連推出連建興、江賢二、蘇旺伸、郭旭達、紀嘉華等台灣年輕藝術家的個展,品牌形象鮮明;第二、對前輩藝術家的致敬:攤開誠品畫廊的展覽年表,不難發現幾乎每一年都有一到兩個相關的展出,例如王攀元、陳夏雨、趙春翔等的個展;第三、一般多見於美術館的學術性回顧展,因商業價值較低,因此較少有私人畫廊願意出資舉辦,然此卻是彰顯一個經營者知識口袋深度的關鍵,在這個部分,誠品曾在1998年的4月邀請了陳傳興擔任策展人,以歷史爬梳的學術方式舉辦了以台灣早期重要收藏家為主題的【楊肇家與文化贊助】展,現場陳列的幾乎全是非賣的文件資料,商業性雖低,但對商業畫廊和台灣美術史的建構來說,卻是一場意義非凡的展出。第四、延續著如此的「學術性格」,誠品把觸角向海外拓展,大膽引進幾位當時知名度不高但已在海外受到矚目的中國藝術家個展,例如1998年5月的【蔡國強個展】、1999年8月的【楊詰蒼個展】、2000年的【任戎個展】、以及2001年以後的徐冰、曾佑和等藝術家,而這個脈絡後來也被擴而大之,將誠品的藝術視野,拉昇到一個具有國際水平的高度。
(圖:2005年劉小東個展)
    雖然外面景氣冷清,但誠品畫廊這段時間的營收不降反增,根據趙琍的說法,如果把這段期間誠品畫廊的營收狀況畫成曲線圖,那麼走勢方向應該會與同時間的環境景氣相反;趙琍表示,誠品畫廊因為體質的關係(畫廊是誠品集團下轄的子單位),必須按照一般公司的提早作業流程,每一年的展覽都是在前一年的10月份左右就排定的,較不容易像一般畫廊,能夠隨著景氣或環境隨時調整更動,按部就班的作法儘管使得操作靈活度較低,但卻也相對穩定,無論是展覽品質、品牌形象和經營路線上都較好掌握,每一檔展覽都在充足的準備下維持既有的水準,也容易獲得收藏家的信任,使得在這段期間,誠品畫廊雖然在內容上有許多實驗性較高的嘗試,但並未影響到藏家的忠誠度,營業額也都維持一定比率的成長。

(圖:2007年松浦浩之個展)
 
2001~迄今 向外發展期
    2001年之後,台灣藝術環境漸趨持平上揚,而也隨著中國大陸當代藝術與市場的興起,許多腳步快的策展人和畫廊,早已橫渡對岸積極卡位,密切的交流也使得諸如中國四大天王等當代藝術被引進台灣,並受到廣泛注目。在這個時間點,誠品早年對於中國藝術家的觀眾也逐漸繁衍開花,在這個時機點輻射出應有的能量--2001年6月推出的【徐冰個展】就是學術性和作品質量俱足的展覽,但鮮少人知道,趙琍早在1993年就在美國向徐冰邀展,只是當時因為徐冰的個人因素,使得這個展覽並未立刻實現,一直到2001年才促成合作,卻反而符合了當時的潮流;隨後2002年蔡國強在上海美術館的個展、2003年【呂勝中個展】和【劉小東個展】等,也成功將誠品的面相向對岸連結,2004年誠品畫廊也首度參展北京的中國國際博覽會、同年也與蔡國強合作策劃了【金門碉堡藝術展】,隨後幾年,誠品也陸續推出劉小東、喻紅、向京等質感與學術性兼備的展覽。
(圖:2007年崔廣宇個展)
    從誠品畫廊的展覽目錄,其實可以發現一個特色,就是即便積極開拓新路線,舊有已經穩固的區塊也不會被放棄--積極開發當代海外華人和中國當代的同時,畫廊仍然兼顧到台灣本土當代藝術和媒材的多樣性特質,例如2002年由姚瑞中策劃的【群魔亂舞--台灣當代素描展】、【李明維個展】,2004年的【林明弘個展】、王嘉驥策劃的【道隱蹤藏當代水墨策展】,2005年【世界的天空--多媒體裝置展】,以及2006年【捕風捉影--蔡國強與林懷民的風影】等,除此之外,多檔固定配合的基本班底藝術家展覽也持續進行中,例如連建興、蘇旺伸…等當年沒沒無名的「新生代」創作者,也在時光的更迭中晉升為中堅輩藝術家。綜合型、全面性的展覽策略,誠品畫廊從一開始的堅持自我品味,轉化為適度的回應時代潮流,可以視作一種妥協、也是商業畫廊在永續經營前提下的體質調節。「1991年誠品畫廊一整年的營業額不到1,000萬台幣,只有調整期的1993和1994年不太穩定,隨後就穩定成長,到最近幾年幾乎每年都超過1億台幣。」根據趙琍的觀察,2003到2008年是亞洲當代藝術最熱絡的期間,反映在如車輪戰輪番上陣的雙年展和博覽會盛況上,從2004年開始,誠品畫廊幾乎每年都參加4個左右的博覽會,積極國際化的企圖和決心,展露無疑。
(圖:2007年劉小東個展)
    若將誠品的國際化腳步與其他畫廊相比,速度上並不是最快的,這樣的情況也與吳清友和趙琍本身穩健踏實的做事態度有關,例如2007年首次展出的日本藝術家松浦浩之,也是誠品透過「官方程序」,與東京畫廊合作後引進;而觸及東南亞當代藝術議題時,坦言對東南亞並不夠熟悉的趙琍,則選擇透過策展人陳維德,策劃了叫好又叫座的【咖啡、菸、泰式炒河粉】,顯見誠品畫廊的一貫策略仍舊在不躁進的狀態下,以品質為第一優先考量。



(圖:2007年向京個展)
 
廿週年 搬遷誠品信義店 展望未來
    迎接廿週年,誠品畫廊將在2009年的1月搬遷至誠品信義店五樓(原址為誠品兒童探索館),正式離開起家的敦南誠品B2,移居到有三個展覽廳、兩個會客室和一個VIP室的超大空間,對於終於能夠「重見天日」,預料中應該很興奮的趙琍卻反而顯得冷靜異常,雖然大空間更可以大展身手、也更符合當代藝術對於空間場地的需求,然而趙琍思考的仍是畫廊未來更多的發展可能:「許多人問我們搬遷到金融中心的信義區,是否會更積極開拓金融業的藏家?我當然希望會這樣,但另一方面誠品還是非常珍惜原有的收藏家群,畢竟誠品這個品牌走的還是人文藝術和專業收藏的路線。」而趙琍也期許,已經成為國際觀光客必去景點之一的誠品信義店,可以為畫廊開發出一個不同於過去本土藏家的新客層,把服務的層面加以拓展。
(圖:2005年劉世芬個展)
    問她如何因應這一波席捲而來的經濟不景氣?只見趙琍依舊態度灑脫、甚至有點淡然地回答:「畫廊還是會把分內的事情坐好,這是誠品一貫的態度,剩下的就要看收藏家的態度。」畢竟,對於看慣了市場起起落落已然二十載的趙琍和誠品畫廊而言,以不變應萬變、保持水準、持續推出好品質的展覽,已經成為他們最好的品牌策略和經營指標。過去如此,期許未來,也應如是。
(本文作者孫曉彤,部分內容刊載於「CANS當代藝術新聞」2009.01)
 
圖片提供/誠品畫廊
資料提供/誠品畫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