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092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周郁萍Emily Chou:不一樣的事 總是要有人做

據我所知,你在成為畫廊老闆之前還有很「豐富」的工作經歷,請你談談這個部分。
    在進畫廊圈之前,我有從事過房地產,當時我還很年輕,才26、27歲,雖然半年之後就因為一些因素停止了,但那對我來說還是一個很重要的經驗;後來我進入一個英商物業公司,他們有作房地產、室內設計、建築事務所和招商部分,這個階段讓我培養組織能力,組織能力我一直覺得很重要,講話和思考都需要組織能力。
 
後來怎麼會進入畫廊產業?
2001年4月份我進入台北的首都藝術中心,那年剛好30歲,到現在將近8年。首都的人事制度分成行政和經紀人兩種,我先是作經紀人;首都當時除了本店外還有三個分店點,分別是在遠企中心、Bistre98、新光三越A11,我擔任遠企店的店長,之後我又接了活動企畫的職務,當時一個比較為人所知的活動就是吳炫三燒畫,那就是我企畫的。
 
印象中,你還曾經在電視購物頻道賣過畫?這在業界算是個很特殊的際遇了。
    工作一陣子之後覺得所學不足,就去進修一段時間,回到首都後就當經理了;當時首都跟Epson合作數位版畫,我就自己跟蕭先生(按:首都藝術中心負責人蕭耀)爭取要自創一個「開發部」。後來某個因緣際會下我認識了東森購物台的人,雙方談到一些合作,當時他們看到另一個購物頻道Momo台蔡康永和蔡國強的「金圓券」賣的很好,我才終於有機會上東森購物的Live節目。
那對我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因為電視購物這個銷售管道影響是非常大的,購物頻道畢竟不是藝術節目,我當時是希望50﹪還是回歸到藝術教育的面向,儘管這是一個商業導向的節目,所以例如版畫的製作過程、為什麼要收藏版畫、以及藝術家的背景等,讓很多不敢去畫廊、或是沒時間去美術館的人,直接瞭解到藝術家和藝術品。當時我一共上了7個月的節目,每個禮拜2到3次,共賣了劉其偉、朱德群和李石樵等的版畫和雕塑品。當時的時間點是每個禮拜天下午2:30的「東森藝廊」節目,後來我沒去上了,那個節目也就停了。
 
你在電視購物台最高曾經賣出多少金額的作品?
    我們不講成交額、講張數好了--最高紀錄是一小時120張訂單。
 
你覺得靠電視購物來賣畫有什麼優勢?
電視購物頻道是全台灣都看的到的,跟畫廊被動的等客人上門或主動找老客戶是完全不一樣的,這也就是為什麼電視購物頻到的抽成高,透過電視購物你是可以增加很多商業利益的:一個星期你就多了100多個客戶!這100個客戶雖然是買版畫的,但他們都有潛力可以買更多的作品、甚至是原作。
 
當時為什麼會想離開首都?
    哈,這是個好問題!應該這樣說,我認為在一個公司待了五年應該差不多了,那是一個改變的契機,我是一個腦子裡有很多想法的人,在首都也學到很多,在這個部分我非常感謝蕭先生,他是我入這行的啟蒙。我認為,從事這行就是要不斷自我進修的。
 
2006年5月你成立斯依畫廊,為什麼是選擇開在台北,而非北京或上海?請談談你的「中國經驗」。
我一共在首都作了五年,其實在我還沒離職之前就自己去了北京和上海一趟,當時在北京我非常非常想待下來,在798裡我好興奮,一天之內我就看了上百家畫廊。但後來我在上海徐匯區的創意大院看了一個藝術家聯展,那個展覽籌備了兩年、總共二、三十個藝術家參展,其中有幾件作品是議題比較敏感的,結果展出不到半小時,全場的燈就被關起來,接著公安就廣播說:「請大家聽我的聲音慢慢走出來。」通常這種狀況在台北或是在歐洲,一定會有群眾躁動,但當時我連喘氣都沒聽到一聲、完全沒人反抗和鼓譟,那天有很多老外,雖然後來有在外面聚集抗議,但也不過幾小時覺得無聊就散去了,然後第二天,上海市政府就勒令那個展覽拆除。我就心想:這地方還真的是不太「民主」啊!以我的講話和做事方式,很可能哪天就被抓去關吧!所以我就認為我不適合在中國,雖然他們很強調「開放」,但還是著重在商業利益上,在藝術上並非如此。所以我的中國夢就此打消,回國後也正式跟首都提出辭呈。
 
離開首都到自己開畫廊,這中間你還做過別的事嗎?
    我一開始想作兩岸的策展,但發現很難。即便當時已經是2006年了,但我還是發現市場對於中國的接受度其實不高,整體的藝術市場成長並不多;兩岸策展對我來說有困難度,第一是許多畫廊都已經有固定的配合方式了,第二是我並非出自學術背景。
    後來我跟台中的裕元酒店合作,推出我出道的處女作,展出包括劉其偉、陳敏澤和林宗範的作品,銷售業績有上百萬台幣。隔了一個月,我的第二檔展覽就在台中新光三越350坪的展場登場,我自己都覺得這個舉動很大膽,因為我上一檔展覽有賺錢,當時我規劃從19世紀到21世紀的藝術,展覽期間幾乎中台灣所有的傳媒都來了。辦了兩檔展覽後我就開始思考,是不是要弄一個空間。你也知道我是想到就會去作的人,所以我就開始籌備了。
 
你怎麼籌備畫廊?你的資金從何而來?
    當斯依畫廊之前有四個股東,但現在只有我了。當時資金OK、確定好股東之後我就開始找地點,我決定我一定要在捷運站沿線,因為逛畫廊的人不一定是開車來,而且畫廊一定是要方便到達的,後來就選定了敦化南路的點,
 
你怎麼挑選藝術家?
    除了藝術家的作品外,我覺得他們的道德觀也很重要;我跟每一個藝術家都很像朋友,他們的畫作和生活習慣我會講的很直接:你不對你的畫作負責任,就是不對你的客戶負責任!另外,我覺得現代人的生活已經夠苦悶,回到家應該很難在去看深沈的抽象畫,畫作「有趣」就成了我的第一考量,再來就是整個作品吸不吸引人、有沒有特殊技巧。
 
我之所以會這樣問,是因為覺得你挑的藝術家和其他商業畫廊很不同,你認為呢?
    所以會死的很慘,哈哈!我實在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很多人都說:「看完斯依的網站,覺得跟別的畫廊實在很不一樣!」以目前來說,除了曹知諦之外,幾乎我作的藝術家都是海外留學的,大概都是30到40歲的海歸派,這一塊一直都沒有人作是很可惜的,不管是老畫家大賣或是新生代興起,最好的時候都輪不到他們,而他們不管是畫風還是思想,都和台灣眼前的狀態很不一樣,所以這個路線很獨特也會很辛苦。但我就想啊,不一樣的事情總是要有人做,否則大家就都一樣了,同樣的路線不缺我一個。
 
可是你畢竟還是一個商業畫廊,你不怕你的特殊路線不被藏家接受嗎?
    我覺得我還蠻幸運的,從我開業以來,很少有客戶上門問我作品具不具有投資價值;而且我很自豪,我賣畫這麼久,從來沒有客戶回頭拿畫要叫我賣的。七年多下來,包括版畫,都沒人叫我賣,這算是成功的吧?!
 
所以你的收藏家和顧客群,和其他畫廊應該沒什麼重疊?
    幾乎沒有重疊。我不是那種只會講自己代理的藝術家有多好的人,我甚至還會推薦他們去其他畫廊看。我以前在基金會當過藝術講師,是作教育推廣的,但也無形中開拓出一些客群,直到現在我還是很習慣這種藝術推廣的角度,所以我講話比較客觀。我希望客戶是有所成長、勤作功課的,我都覺得自己在作良心事業,對經營畫廊,我還是很有使命感的。
 
你現在旗下還代理了哪些藝術家?
    經紀約部分就是曹知諦和巫日文,其他都是代理。代理巫日文讓我壓力很大,因為他以前在美國是Motif畫廊代理的,Motif也是村上隆的代理畫廊,巫日文自從1999年在北美館展出過後,就幾乎沒有在台灣有大型展覽,除了上次我幫他辦的展覽以外;其實我之前一直建議他去找中大型的畫廊,因為他們會比較有辦法在展覽個一、兩次之後就打開市場,但巫日文還是很堅持要找我。對我來說,代理40歲以下的年輕藝術家很OK,因為年齡層和資歷都比較近。
 
你後來敦化南路的點結束之後,搬到現在位於松德路的空間,為什麼要作這樣的改變?
    其實我對現在的空間還不盡滿意,未來可能還可能會再搬家,哈!搬來這裡主要是為了降低成本。你不覺得我在那個時間點撤的對嗎?!因為後來整個經濟往下滑!敦南點收起來之後我就到北歐去旅行、度假、想未來,回國後因為成本考量就暫時在現在的地點。但這地點有個缺點,就是太偏僻、客源不集中,目前這裡比較像是工作室的分租形式,因為這個空間還有另外兩家畫廊合租,但只有我仍然堅持展覽的經營路線。
 
在你找到下一個理想的空間之前,你還有沒有什麼其他的計畫在進行?
我最近的新動態,是跟天母的Lily畫廊合作,那是溫慶珠的姊姊和姊夫開的,我們是因為他買巫日文的作品而認識,目前我會幫他們策展,在一月就會推出巫日文的個展。Lily畫廊空間很特別,一樓是咖啡廳、二樓是畫廊、三樓是實驗性的空間,在三樓實驗性的空間我想作很多嘗試,以前我在自己的空間沒辦法作的,都可以移到那邊去作,例如我一直很想把品酒和藝術結合在一起。而自己的畫廊,目前我也在物色永康街和臨沂街那一帶的空間,到時候斯依畫廊也會改名。
 
 
你一直提到畫廊「節省成本」這件事,之前在敦化南路的那段時間,是不是讓你虧損了不少錢?
   是啊,算起來就是裝潢的成本並沒有回來。現在你問我畫廊是不是一定要每個月排展覽,我會覺得沒有必要。斯依畫廊並沒有拿到國家任何的補助,完全是我們一直拿自己的錢,如果當初沒搬家,肯定是越賠越大洞。
 
你認為斯依為什麼會賠那麼多錢?
    自我安慰一點的說法就是從經驗中吸取教訓,其次是我自己認為斯依一定要跟我的老東家首都有很大的不同,因為既然自己出來開,就不想再當首都分店,而基於這個理由,在我開畫廊的前半年幾乎完全處於實驗狀態,我得去找自己的藝術家合作,也因為未來充滿很多不確定性,所以必然會花很多錢堆積在這上面。就像我簽約的這些年輕藝術家一樣,我認為他很有前景,但短期內可能就是看不到效果,現在有些小畫廊是聯合起來操作,或是財力豐厚的大畫廊自己作,而我只能作我自己資金上容許範圍的事。
 
所以之前資金的虧損,對你來說是經營畫廊最大的危機?
    應該這樣說,我們就是把股本用完而已,這樣算有虧嗎?!因為我們並沒有追加多餘的錢,但從這中間我真的學得很多經驗。我從首都那樣的大畫廊出來,就會有一個習慣:就是什麼都要大!畫廊空間也要大!如果當初只有30坪,裝潢費等等開銷就會降下來;之前斯依80坪的場子太大了,所以支出就變的太大。
 
你覺得你在經營畫廊上有什麼優勢,是其他年輕經理人沒有的?
    每個人的出身不一樣,有的人認識很多畫廊和藝術家,而我手上卻累積有一批客戶名單,雖然這些客戶很多是習慣買老前輩作品的,要如何讓他們進來買當代,就是得教育他們的部分了,在這方面我是很積極的。
    我一直在期許我自己,要有信心,因為我覺得自己看東西的眼光還不錯,經營畫廊這條路很漫長,許多藝術家的第一次都是貢獻給我,作為一個新畫廊沒有包袱,但我在try他們也在try,在錢足夠的前提下,當然什麼都想盡量作。我不像其他畫廊會去學院裡找藝術家,我並不強調學院性,我更強調當代和現代,但卻又不侷限自己一定要怎樣,畢竟以當代來說,重複性實在很高。我也期許自己的策展能力更好,因為如此就不需另外仰賴策展人,也是累積策展資歷和經驗,另外就是增強自己寫藝評的能力…,因為沒人可以分攤,盡量就是能包辦全部就自己來。
 
你個性很直、也習慣說真話,但這些特質跟這個圈子的文化有時候是抵觸的,你會覺得自己跟別人格格不入嗎?
    我跟其他畫廊很少互動,頂多就是參加開幕。畫廊界常有一個現象,就是報喜不報憂,就算很糟也會說還不差。說實話,有些人真的就是見不得人家好,表面上都是好來好去,但一轉身可能又是另一回事,我看太多也聽太多了。我覺得,好事應該要多多讓人家知道,不要抱著嫉妒心態。至於你說的講話比較直,但我也很少指名道姓,所以目前也沒什麼影響。對我來說,畫廊就是把自己分內的事情作好就好了。
 
你不工作時都在做什麼?
    對我來說就是工作和玩樂一起吧!每次有客人到畫廊來我都問他要不要喝酒,哈!我很喜歡旅行,我已經計畫好明年的旅行了,要先去里昂看巫日文,再去義大利羅馬見一個策展人,一年大概出國一趟。
 
你有其他的人生規劃嗎?例如畫廊開到何時、哪時候退休、會想結婚生子嗎?
    我想當一個「品味家」,要懂美、懂吃、懂生活、懂收藏…。我預計大概45歲就可以退休了,因為45歲還有體力、腦子也還算清楚。我還是會想結婚,不過會不會白頭偕老我也不知道。有人告訴我,人生就像一條線,必須要要經歷一些事件才會有起伏,結婚可能就是一個點;我想,這輩子既然有幸為人,為何不體驗一下呢?
 (本文作者孫曉彤,原文刊載於「當代藝術新聞」2009.01)
 
中文姓名:周郁萍
英文名:Emily Chou
出生年份:1970
生肖:狗
星座:金牛/雙子
血型:O
最高學歷:Barrington Uni. Marketing 肄業
重要經歷:首都藝術中心、研揚文教基金會藝術講師、東森購物台「東森藝廊」特約講師、台北斯依畫廊負責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