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092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景氣的下一步…台灣藝術產業的求生法則

 
2008年「寒冬」來臨,2009年還要「春寒料峭」?
    從長遠的角度來看,世界景氣大約在7到9年會面臨一個循環,而這次因美國雷曼兄弟倒閉而引起的金融大海嘯,也被多數觀察家認為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全球性風暴,恰好又碰上對藝術市場必定會出現的體質修正,雙重影響之下,藝術市場無疑面臨一波退潮現象,而此不僅降低了買家出手的意願,連帶也影響了藝術產業的每一個環節,包括畫廊、博覽會、藝術家、拍賣公司、甚至藝術媒體都難逃波及。
    這一壞景氣究竟見底了沒?各家的意見並無一致,但絕大部分的產業人士都認為還不是最慘的時候。Gallery J. Chen的陳冠宇認為,藝術市場是和大環境的經濟環境脫不了關係,因為從現在還有很多買家仍在排隊求售、供過於求的狀況看來,短期內市場平衡仍有相當難度:「就算現在已經見底,但景氣會在底部橫向的整理多久還很難說,但可以肯定的是,現在進入藝術市場的風險比一年多前、甚至兩個月前降低很多。
寒舍空間王定乾則認為2009上半年還會再湧現一波低潮,而大環境不景氣和藝術市場的調整,恰好給許多產業中水土不服的人下樓台階和退場機制:「市場怎麼暴起、就該怎麼暴落;藝術產業是馬拉松,但太多人當作百米在跑。藝術市場從2005年的暴衝到現在至少也有2年,基本上來說大多數的人都已經是贏家、都賺到第一桶金,現在的狀況反而讓一切歸零,建議缺乏經營理念的市場人士不妨見好就收、某些體質不佳的藝術家也趁早轉行,免得之後後悔。而他也認為藝術市場「沒有所謂景不景氣,只有爭不爭氣」,現在正是「從心做起,重新出發」的時機。
 
畫廊逆境求生基本原則:開源節流
    對畫廊來說,應對不景氣最基本的作法就是開源節流,就台灣的畫廊而言,因為歷經過90年代中期的藝術產業大蕭條,目前大都顯得老神在在,不少敏感度較高的經營者,甚至在2008上半年就嗅到了不景氣的預兆,趁著市場還沒全盤向下傾斜時就已做出調整,大未來的耿桂英即是其一:「去年年初就已經預測到景氣會下修,因此畫廊重要的活動都已在2008年推出;此外,除了減少畫廊活動外,另一個就是往學術路線發展、增加和美術館的合作。」例如大未來去年的在各地巡迴的【王懷慶個展】和【執古御今】展皆是如此,而耿桂英的女兒吳悅宇也在去年赴新加坡的蘇富比學校就讀,積極開拓國際學術界和美術館人脈,也對於未來畫廊開闢出新路線的發展,不無裨益。
    先前以大動作進軍北京的亞洲藝術中心,在798擁有美術館級的超大場地,問起該如何因應這一波的不景氣,經理李宜勳就預估,這一兩年內景氣應該都不會好:「以我們來說,在北京的品牌和知名度都已經打開來,不可能因為景氣不好就停擺;展覽的『質』會保持住,但『量』會減少。」以2008年來說,北京亞洲就推出11展覽,景氣不好也讓畫廊重新思考辦展覽的意義,李宜勳認為2009年的展覽應該控制在6檔以內;此外,也會減少參加國際博覽會,以往委託策展人辦展的方式也將改為畫廊或in house的策展人自己主導。
    對於一些年資相對較淺、經營路線較偏向新生代藝術家的畫廊來說,因為70、80價格不高,受到金融風暴的影響不大,部分採取「以不變應萬變」的態度,例如布查當代空間林俊松就表示,畫廊的展覽早已排到明年,一定會按部就班地進行;而也趣藝廊的王瑞棋則認為,市場不好畫廊應該更積極,因為「在不景氣中,努力反而會更看得出效果」;新苑藝術張學孔則打算「適當」縮減展覽預算:「年輕人一些太實驗性、太花錢的展覽,盡量建議他們少做一點。」另一方面也將增加二手市場的服務,提供藏家更多元的選擇。
    「整個產業鍊中的每個環節都應該依據自己的狀況各有方式,沒有說一定要怎麼辦的,畢竟,有100億現金和100萬現金的人因應之道一定不同。」陳冠宇認為,不管在怎樣的情況下,藝術家和產業人士的重點應該放在維持熱誠、保守地度過不景氣。因為,惟有生存下來,才有希望、才能在景氣恢復時收穫。
 
好的東西仍然有看頭
    儘管市場一片愁雲慘霧,但從市場表現來看,還是有少數大作品仍受到矚目,儘管價格表現已不如昔日高昂,但仍然是一片黑暗中的亮點所在。「景氣雖然不好,但經典的作品價格仍是暗潮洶湧,一流的作品還是有人搶,例如海外華人的趙無極、朱沅芷等,這一波的價格調整,其實是金融海嘯加上市場本來就要面臨的修正,但對藝術市場而言,只要價格合理買家還是願意出手。」耿桂英如是說。而誠品畫廊趙琍也以自家展覽為例,雖然2008下半年景氣已經不好,但蘇旺伸和松浦浩之仍然售罄:「我認為真正的不景氣要到明年才發酵。比起各國,台灣因為封閉性較強、國際流動資金也少,金融風暴對中小企業的影響應該不是很大,而且台灣人對景氣不好已經經驗豐富,很知道在市場的高點和低點自己要做些什麼佈局。」
    一直堅持台灣本土路線的印象畫廊歐賢政則認為,從2008年春季開始,中國當代藝術的價格就已停滯不前:「最差的景氣應該就在這一年,2009下半年市場經就會回歸基本面。藝術品價格無限上漲,原本就該修正,目前正是時候。畫廊是肯定會受影響,但以台灣來說,因為已經歷經了好幾次的修正,大部分都已經有經驗、知道該怎樣應對,透過這一波的整理,反而可以篩選出誰是未來的明日之星。」而他也認為台灣本土的當代藝術所受影響並不大,對於未來相當樂觀。
 
70、80的新世代藝術家是不是救命仙丹?
    從一些跡象不難發現,在這波景氣低潮中,受傷最深的往往也是之前暴漲最多的,70、80的新生代藝術家因為出道晚、價格低、未來想像空間大,因此被某些產業人士視為下一波具有成長潛力的新大陸,而把焦點轉移到70、80的年輕藝術家區段,看好70、80是畫廊不景氣的救命仙丹。然而,事情真的是這樣嗎?
    關於這個問題,經營年輕藝術家經驗豐富的趙琍直言,便宜的東西不一定好賣;「畫廊持續培養新面孔是應該的,但品質仍然一定要把持住,因為畫廊是必須對藏家負責的。」耿桂英更直接地表示:「新生代藝術家作品的市場反應很兩極化,雖然比較便宜、好推,但也不能因為便宜就買了一堆賣不掉的東西,還是得看作品品質的好壞。」而她也認為,年輕藝術家穩定度還不夠、還需要時間觀察,耿桂英也建議70、80的創作者不要太過躁進:「年輕人對於創作要有思考性,而非太過關注市場;藝術家跟畫廊簽代理約,就是讓畫廊來替你經營市場面,而藝術家更可以專心創作,這才是代理的意義。」
    而以經營年輕藝術家起家的陳冠宇則認為,70、80路線在這個時間點上的意義是因為不景氣不知道會有多久,年輕藝術家的作品價格對於買家來說負擔比較小,對畫廊來說,持續作年輕藝術家展覽和推廣,可以維繫和收藏家之間的關係,而不會因為不景氣而完全中斷:「畫廊如果一直持續賣2、30萬美金的東西,可能兩到三個月都無法跟某些藏家接觸,這對畫廊來講這是不好的;70、80雖然不一定是救命仙丹,但它可以持續讓與藏家間的渠道暢通。畫廊賣一些5,000美金上下的東西,客人喜歡就買了;但如果你賣的是5萬美金,客人不僅買不下手,心裡也會想『每次來畫廊聊天都沒買東西,不好意思』,以後就不來了。對畫廊來說,只要不賠錢、又能跟藏家維持互動,等到下一波景氣又起來時,你就掌握到機會了。」
王定乾則認為,目前成熟藝術家價格幾乎都過於高價,市場自然而然就會轉向70、80;從學術面來看,也該是尋找下一代的時候。「對70、80來說未來將面臨的是彼此之間的自我角逐,而且競爭和挑戰不是在本地、而是在整個亞洲,藝術家如果根基不穩、一味模仿,同樣會很快被淘汰。」王定乾也提議,台灣的畫廊應該採取一種聯盟的策略,組成「當代藝術家聯盟」在博覽會集中曝光--他認為,現有的「台灣當代藝術連線」比較像是以畫廊跑在前面的、藝術家附屬在畫廊下的作法,「應該反過來,讓藝術家跑在前面,畫廊在後面支援。當初我們古董圈的『聚英雅集』就是採取這個策略--好幾家古董行各自拿出最好的傢俱、字畫、古玩,把空間氣勢作出來,客人看上誰的東西還是回歸到誰家的生意,但效果卻比單打獨鬥好的多。」王定乾說道。
    2009年5月即將首次登場的飯店型博覽會Young Art 2009,因為對於參展藝術家有年齡45歲以下的限制,也可視為是產業界對於新生代藝術家和經營畫廊的一種推廣。比起參加正式的博覽會動輒幾十萬甚至幾百萬的展覽費用,飯店型博覽會只需2,000美金(約合6.5萬台幣)的參展費算是不景氣中相對低廉的成本支出,而發起Young Art 2009的「台灣當代藝術連線」也希望透過這樣的活動,以低價路線和年輕畫的風格,開拓出新興的收藏客層。
 
中生代「老新人」生機再現、重回江湖?
    在上一波景氣榮景中,可以發現許多台灣的畫廊不約而同打出「中生代」牌,而衍生出一個特殊的「老新人」現象--對於老新人,產業一般都抱持著一種「補漲」心態,理所當然地認為「和XXX同輩的OOO都已經這個價錢了,OOO也應該不只如此」、「XXX的作品已經很難找了,XXX排下來就是OOO了」,或者是久未發表作品的中生代藝術家,以「新人」之姿重新出道,希望以本身已經累積的資歷和人脈再創一波事業高峰。這個情形,大致可以從畫廊和藝術家等兩個不同的角度來看:對於某些有壓貨習慣的畫廊而言,在景氣好時順勢推出「老新人」的作品,有助於變現和降低庫存,出自於一種商業操作的心態;而對於那些沈寂已久的藝術家而言,過去因為種種因素(例如景氣不好、個人的狀況)使他們和市場脫離,如今情勢改變,不管是圓夢或是奮力一搏,都促使他們願意重出江湖、再試一次。但在如今景氣不佳的狀況下,這一批中生代藝術家在這一波中是否還有機會?在這一波市場局面中是否還有贏面?他們又該如何掌握這可能是最後一次的一線生機?
    「老新人」的基本優勢是比起70、80,他們的創作語言和思考比較成熟、穩定度也高,但弱勢就是無法像年輕人一樣低價。畫廊代理有許多優秀中生代藝術家的耿桂英坦言,老新人在一波中一定是比較辛苦的,必須從「質」和「量」方面充實;趙琍也認為,重出江湖的老新人勢必要有所蛻變,作品和風格都必須更成熟,但她並不建議老新人下修作品價格,因為「這對藝術家來說是風險」,趙琍也建議有意經營老新人的畫廊,應該對個別的藝術家有量身打造的包裝計畫,因應不同的市場需求。
    同樣擁有許多中生代藝術家經紀的歐賢政認為,藝術家的價格必須保持穩定:「前一陣子市場好,旗下的藝術家價格也幾乎沒有調整,頂多上調個一、兩成,畫廊的價格當然不能跟著拍賣價格跑。」而資深藝術經理人、甫開設「百藝畫廊」的陳秀玉,則將未來畫廊走向定調在50年代出生的裝置藝術家,但她也坦言中生代藝術家必須看個別表現,甚至有區域上的限制,例如她與台南加力畫廊的杜昭賢交換藝術家,長住於南部的盧明德在台北的市場反映就不如台南,而活躍於兩岸的范姜明道在北部的銷售也明顯強過台南。
    王定乾則感嘆地認為,台灣的中生代藝術家作品不差,也並不是沒有機會,而是畫廊並沒有掌握到最好的時機:「台灣畫廊剛剛西進之時,其實正是把台灣中生代藝術家國際化的契機,然而現在已經錯過了;現在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中國,只能說台灣的中生代是時不我予。」他以喜來登飯店當初改裝的經驗為例說明--要把老建築翻新,所有的管線、設備、裝潢、格局都要重弄,困難度遠遠大過重新蓋一家新飯店,「要重新經營中生代藝術家也是如此」。但他也鼓勵中生代藝術家「並不是完全沒機會」:「但最怕的就是力不從心和不求進步,中生代的藝術家應該要更具有企圖心,而非繼續重複自己的過去而毫無新意。」
 
亞洲當代藝術是時髦?還是可行之路?
    受到國際拍賣公司的推波助瀾,亞洲不管是在當代藝術、市場或是收藏家區塊都已無可避免地進入整合的時代,從過去的區域各自獨立、發展到如今的區域整合,特別是在中國當代的泡沫破裂後,市場和產業基本上都已經達成共識--亞洲當代不是時髦,而是必走之途。
    以亞洲區塊而言,東北亞的日本和韓國在國際化的腳步上要比其他區域來的快且遠,「日本的市場大體仍是穩健的,因為他們歷經過泡沫經濟,興起早、成熟度和專業度都較高,而且現在國際上風行的卡漫風格也是來自日本,他們具有文化生產母國的優勢;此外,日本畫廊國際化的也早,像是東京畫廊2000年進軍北京798;日本當代藝術在上一波景氣中也沒有暴漲,這是心態使然--難道日本人不懂得要賺錢?並不是,而是他們知道『衝得太快,就一定會跌倒』的道理。」趙琍也觀察到,在這一波不景氣中,韓國所受的影響要比日本來的大,從香港的拍賣可以清楚看見,韓國當代藝術的流標率非常高。
    而東南亞的部分,雖然藝術能量很強、也不乏個別強棒級的藝術家,但多數的市場人士都並不看好,原因來自於外來炒家介入過深、內需市場沒有建立、好的藝術家和作品沒有足夠的量供給給市場,比起中國,底子甚至更薄,情勢不甚樂觀。「其實不管是是亞洲哪一區域,其實最怕的就是人為炒作。」耿桂英一語道出了市場的軟肋。
    在亞洲之外,其他區域諸如歐美、英國、俄羅斯、中東的後勢又是如何?是否有可能在未來成為下一個市場新大陸?「我的觀察是,歐美的藝術市場直到現在也從不承認華人的當代藝術,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才是當代,而歐美的藝術市場又比亞洲成熟很多,在他們的場子上你玩不過他們。因此,亞洲必須自重而後重,自己先進行徹底整合。以東南亞來說,藝術性沒問題、有問題的是市場,因為他的內需市場不足;日韓的問題也是一樣的,我認為以亞洲區塊來說,華人藝術的市場體質優於東北亞的日本韓國,而華人和日韓又優於東南亞。新富的中東和俄羅斯也是一個標的,但他們的文化畢竟和其他地方都差異很多,如何跨越藩籬是一個挑戰,在中東政局比較不穩的狀況下,俄羅斯的局勢相對安定,比較佔優勢,據我所知台灣有買家看好這兩個區塊的前景,已經有人進場。」王定乾分析道。
 
畫廊倒閉潮是否再現?台灣藝術產業的下一步…
    台灣1990年代中期的畫廊紛紛在一夕之間瘋狂倒閉的慘狀,是否會在這波不景氣中再次出現?不少老經驗的經營者都私下表示,並不看好某些體質本來就有問題、剛起步還很脆弱的畫廊,甚至直言「至少會有1/3結束營業」,另一方面,也會因此淘汰掉很多意志不堅、心意搖擺的藝術家,更有業界人士認為拍賣市場會掉5成、畫廊營收也會至少掉4成左右,而先前呈現爆炸車輪戰的亞洲博覽會也極可能會收掉1到2個。
話雖如此,但一般仍認為,經過這一波的景氣淘洗,絕對有助於產業的整理和健全。畢竟,大家都看膩了市場混亂的歹戲拖棚,有經驗或有實力的畫廊也早已胸有成竹地面對環境低潮。趙琍就樂觀地認為,未來會走向收藏家時代,而且是人文藝術的專業收藏:「因為台灣的收藏家活動力很強,進的快、跑的也快,個別實力也都很好;我認為接下來是將是低點起步期,也是藏家換手的時候,應該會出現一批新的藏家接手。」而比起中國已經開始發酵的畫廊倒閉和藝術家回鄉潮,陳冠宇則認為台灣應不至如此,因為「北畫廊經營成本沒有北京高,只要控制得宜,應該都可以支撐下去」。
王定乾觀察:在過去,大家的心態比較像是灑網撈魚,未來則會著重在成個別藝術家的表現。整體來說台灣藝術產業的體質還是很健全,橫向縱向的斷層較少,但缺點卻也是整體環境太優渥,藝術家沒企圖心、畫廊走不出國際化路子,這都是需要加強的部分。(本文作者孫曉彤,原文刊載於「當代藝術新聞」2009.01)
 
 
 
個別意見
2009台北藝博會 預估受景氣影響不大
蕭耀(中華民國畫廊協會理事長)
台灣的畫廊產業發展已經有2、30年的歷史,在90年代我們也碰過一波很大的不景氣,在心態上畫廊應該都早已有心理準備。不景氣恰好是畫廊內部自我調整的契機;從2008年的秋拍狀況來看,還沒到景氣底標,至於明年的狀況要看大環境的影響。2008年的台北藝博會我們重返世貿,不僅締造了很好的成績,市場的回應也相當熱烈;2009年的台北藝博會仍將持續精緻走向,預估參展畫廊會突破2008年的111家,對於台北藝博會來說,我認為這波金融風暴應該不至於有太大的影響。
 
持續推動文創 產業永續發展
黃碧端(文建會主任委員)
雖然目前整體經濟景氣不是很好,但從今年台北藝博會的狀況來看,不僅參加的畫廊數量增加很多,全場的成交額也非常好。目前我們也計畫明年的台北藝博會將和工藝博覽會同時推出,兩個展會的場地可以互相連結,彼此增加效益和能見度;其餘如對於表演和藝文活動的補助我們也會持續進行。因應這波不景氣,文建會可以作的就是替台灣的文化持續地進行推銷,打開文化創意產業的銷售管道,協助藝術產業的永續發展。
 
以國際展增加台灣藝術家能見度
薛保瑕(台中國美館館長)
大環境不好,美術館首要負起的任務就是如何扮演一個稱職的推廣教育場所,讓民眾能夠在閒暇之餘更有意願進到美術館內,在沒有壓力的狀態下,沈浸在藝術的氛圍中。另一方面,對美術館而言,藝術品典藏的從未停止,公部門的預算也是持續編列,例如今年的青年典藏計畫同樣編列800萬台幣的預算,選件方式除了是對外公開徵件外,同時也還透過典藏委員的推薦和在台北博覽會選件。此外,美術館身負的任務除了收藏,推廣也是重要一環,對藝術家而言,展歷的累積展會直接反映在市場上,像是去年國美館就策劃了多檔以台灣藝術家為主角的國際展覽,除了是文化外交外,也在替藝術家創造實質的價值。
 
景氣不好 創作者更可以安心創作
張芳薇(北美館雙年展辦公室主任)
景氣不好,反映在美術館業務上最直接的就是企業贊助變少,其餘美術館的活動仍然是按部就班進行。景氣跟藝術環境的關係是很複雜的,藝術市場越蓬勃,我觀察到藝術家對於創作的idea就越萎縮。台灣的藝術家都比較注重小我,現在景氣不好,創作者的腳步也會慢下來,有時間和精神安靜地自我發展,這對藝術家來說也是好現象。
 
對於拍品價格和品質將更加小心
陳惠黛(羅芙奧拍賣公司專家)
景氣雖然不好,不過羅芙奧台北加上香港的兩場拍賣,總成交額一共五億多台幣,其實比今年春拍成績還好,這說明我們進軍香港的國際市場企圖心是正確的,未來也將持續這個方向:香港仍著重在亞洲現代和當代藝術,台北則以華人20和21世紀以及日韓藝術為主,但在價格和拍品品質上會更加留心。大環境的景氣要低迷多久,其實要看大家的信心,現在其實正是有心收藏藝術的人進場的好時機。景氣不佳其實也不見得是壞事,大家整理清醒一下也不錯。 70、80的年輕創作者雖然有些不錯,但未來在比例上並不會增加,因為新的藝術還需要時間沈澱,拍賣公司仍然以經典的作品為主。
 
圖說
1. 2008台北畫廊博覽會現場
2. 2008年大未來畫廊與紐約皇后美術館主辦之【執古御今】展覽現場
3. 蘇旺伸 啊!摩天輪吔! 油彩畫布200×280cm 200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