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092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事實其實並不存在

 
主辦單位北美館公布的官方新聞稿如此寫道:
今年「臺北美術獎」徵件時間為期兩個月(7月至8月底止),在海內外創作者的踴躍參與下,總計386位報名,再次突破去年參加件數。此屆參賽作品中,平面/複合媒材仍佔多數,共有215件,其中以油畫、數位攝影為大宗,多媒體作品82件、立體作品19件、聲音及物件裝置作品70件。報名者除了大專院校美術相關科系學生,也包括許多對藝術創作懷抱熱誠的社會工作者。經過初複審的嚴格篩選,評審委員一致認為參賽水準相當整齊,題材與形式也較往年更多元,因此史無前例地遴選出28件作品,而且入圍者平均年齡比往年更低,平均不到30歲,顯見『臺北美術獎』已成功地引爆出年輕世代犀利生猛的創作能量。 
「平均年齡不到30歲」、而且大多還在就學,這兩個條件早已讓台北獎在本質上越來越趨近於「學生美展」的性質,而評審委員也全數來自藝術相關科系的師資群,讓台北獎往「學院派」的方向傾斜,所謂的「犀利生猛」也不脫這個品味範疇。
從這次的展出作品,大多還是圍繞在幾個流行的議題上,例如全球化、虛擬、和性等的議題上;此次入圍的平面作品比例較去年少很多,繪畫也僅有三組,評審代表林宏璋表示,雖然送件的平面作品為這次的大宗,但普遍品質不佳是未獲評審青睞的原因。而他也觀察到,今年的參展作品,大多都有「不計成本、品質第一」的氣魄和決心,多件作品(特別是空間裝置)光是材料成本就遠超過得獎獎金,展現年輕藝術家的強烈企圖心。
本屆台北獎共有五名獲獎者,其中包括三組錄像裝置、一組輸出和一組互動裝置,其中我自己最感到有趣的是余政達的〈他是我阿姨〉,1983年出生的他作品今年也曾入選台北雙年展,錄像風格有種嚴肅的幽默感,不只是無厘頭的令人發噱,是那種讓你會心一笑之後,還有可以繼續思索一些什麼的餘韻。
〈他是我阿姨〉是一個真實發生在2007年底的故事,背景是這樣的:當時還是總統的陳水扁以蠻橫態度在126日派出優勢警力進駐台北中正紀念堂,強勢拆除「大中至正」牌匾;前一天夜裡,警方在現場圍起封鎖線禁止任何人進入,但在封鎖線外仍然有不少抗議民眾和新聞媒體守候。根據余政達的說法,有紀錄社會事件習慣的他,在當天將近凌晨的深夜和友人相約,前往該地拍攝,當夜正是隆冬、寒風刺骨,連現場的人都稀稀落落,忽然之間有個中年婦女帶著一個小女孩,不知道以什麼方式溜進了拒馬之內的封鎖區,以「我帶女兒在這裡看風景」為由賴著不走,引起警方一陣緊張--封鎖線內的婦女大聲批評警方和時政、拒馬外的民眾聲援「警察不要欺負女人小」,突如其來的事件打破了原本冷清的氣氛,媒體和民眾又都從睡夢中驚醒,爭先恐後地擴大這場寒夜中唯一的「活動」。
    當然余政達的作品不光只是社會記錄,拍下了這些畫面的他,經過剪接和字幕,還搭配上不時懸疑緊湊、不時詼諧逗趣的背景音樂,原本看似緊張的社會事件和群眾運動,轉眼之間成為一齣有點搞笑的鬧劇,嚴肅的抗議民眾好像是活繃亂跳的小丑、急急追趕精彩畫面的記者則好像是小丑旁邊的美麗氣球,把場景點綴的更美麗歡愉,抗議事件也成為一場群眾的嘉年華會。余政達在作品旁謊稱中年婦女是他阿姨,還煞有其事地駐記「劇中人物」的本名,巧妙地把真實的社會事件轉化成一個充滿戲劇效果和情節的錄像影片,再把已經「失真」的錄像用虛構的身份還原成另外一個不存在的「假」現實--「她是我阿姨」;虛構和真實的敘事方式讓一切更加撲朔迷離,但仔細想想,黑白不分、真假難明、情節大過於事實、立場大過於是非的畫面其實每天都在家裡的電視上演,藝術家只是更誇張地把它們搬進美術館,凸顯的只有一件事--別人的觀點和介入無所不在,我們其實從來就沒有接收過任何真正的事實訊息。(本文作者孫曉彤,原文刊載於「當代藝術新聞」2009.01)
 
圖說(圖片由北美館提供)
余政達
她是我阿姨
錄像裝置:投影機、DVD播放器、輸出、板凳
2008
7’07”
420 × 640 × 330 c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