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94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趙琍:剛湧出的洪水 不一定就是未來的主流

 
木下雅雄的【覆整】是繼去年與東京畫廊合作推出松浦浩之個展後,誠品畫廊再度就日本年輕藝術家區塊所推出的重點展覽。你選擇年輕藝術家的標準在哪裡?
    我是在兩年前的香港佳士得預展時,才第一次看到木下雅雄的作品,他的作品讓我感覺就是新的雕塑,結合神話和科幻,卻又用最古老的工法去創作,所以當時我就有在打聽他。而且因為去年我就辦過一個松浦浩之的個展,市場反應很好,所以就打算在今年再推出日本年輕藝術家的展覽。其實2000年的時候,我在上海就曾經遇過一個日本雕塑家舟越桂,他的東西真的很棒、我很喜歡,但當時我錯過了跟他合作的機會,而且那時畫廊也還沒開始所謂的國際交流。現在在看舟月桂的的作品,當然還是好,但是價錢已經很高了,這就不是誠品畫廊該走的路線,所以我就轉而尋找更年輕的藝術家,像是木下雅雄。明年我也會再推出一檔年輕日本藝術家的雕塑展。
 
木下雅雄這次的展覽有個特別的地方,就是誠品畫廊並不是與日本當地的畫廊合作,而是透過同樣是70、80的年輕人朱俊騰居中牽線聯繫(註:朱俊騰為鈦孚音響收藏家朱水金之子,目前在英國攻讀藝術創作學位)。可以談談你們的合作過程嗎?和70、80的的年輕人溝通展覽的經驗如何?
    小朱(朱俊騰)是跟木下是好朋友,也是木下的超級粉絲,有一次我送作品到鈦孚音響,就在他家看到幾件木下雅雄的作品,所以我才主動找小朱幫忙策展。那個時候木下雅雄沒有代理畫廊,本身又是個宅男,而小朱人很熱情、也很努力溝通,幫了我們在聯繫上很大的忙,在這次的展覽中我們也跟小朱借展了四件非賣展品,包括大件的馬和象頭女、以及小件的猴頭和天使。其實在此之前,有些人對於小朱會抱持一種「有錢人家的公子哥」的刻板印象、或覺得年輕人不能吃苦耐勞什麼的,但實際跟他合作之後就沒有這個感覺;相信你如果去問他,他也會覺得跟誠品畫廊合作的經驗很滿意。
    在這次的展覽中,很多想法都來自小朱。例如把展場燈光調暗、以及展品台座用鋼琴烤漆都是他的idea,但我也不是全盤接受他的所有建議,很多也被我否決,至於否決了哪一些我也不記得了,大都是一些「小孩玩大車」的想法(笑)。年輕人有很多的想法,我們也經過一些溝通和配合。例如他一開始想把牆面整個漆成黑色,我就覺得會沒有空間感,所以最後只有最裡面的一面牆漆成暗紅色;另外像燈光,他只知道要燈光要暗卻不知道該怎麼做,但我們就知道要去哪裡找專業的燈光師、要營造怎樣的氣氛,畫廊和年輕策展人的溝通就是應該相輔相成。
 
最近市場興起一股70、80的年輕創作者熱潮,奇特的是,不管是經營幾十年的老畫廊或是新畫廊都受到這一波的傳染。你怎麼看這個現象?
    我認為,這其實就是眾多當代藝術的潮流之一,這個熱潮從西方開始,吹到亞洲,現在吹進中國和台灣。我覺得那些老字號的畫廊一定感到很焦慮,因為他們覺得,如果不跟進拿出年輕藝術家的東西,別人就會認為你他落伍。
我認為,未來的藝術市場會走向兩極化--要不就是很老的古董、不然就是很新鮮的年輕藝術家,中生代的創作者反而會被忽略;但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潮流就是如此--此一時也、彼一時也;例如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整個市場也只關注老畫家,完全沒有年輕藝術家舞台的時代;現在風氣反轉了,對畫廊來說就是考驗:你們這些做畫廊的,在過去有沒有關心過年輕的創作者?你當初怎麼對待他們,他們現在就怎麼回報你。不過話說回頭,我認為這種情況也不會維持太久,因為這一波不景氣,會讓許多買家在潮流中變的保守;現在是景氣的谷地,如果只是單純用投資獲利的眼光來看年輕藝術家的作品,價格要從谷底要到頂峰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對那些只想用藝術來投資的人來說,只是希望今天買、明天就賺,並不符合投資報酬率。
 
誠品畫廊對於年輕藝術家區塊的耕耘已經行之有年,也很成功的推出過像是郭淳、崔廣宇、松浦浩之…等這年輕藝術家的作品。在這個部分你有什麼策略嗎?
  其實沒有什麼策略。有幾個藝術家我們推的很成功,但其實也有還沒有成功的,至於是誰,我就不方便說了。以70、80的年輕藝術家來說,首先一定是選我們自己喜歡的、有時代感的,這些過程當然還需要跟藝術家本人討論,看看作品的發展可能性。
 
誠品畫廊執行過東南亞、日本、台灣、中國等地區的好幾檔藝術家展覽,你怎麼看當前亞洲各個區域的年輕藝術家?有比較過它們之間的差異和特質嗎?
其實我並沒有特別去觀察什麼,我最關心的還是台灣的年輕藝術家。台灣的政治一直擺盪在中國和美國之間,藝術則擺盪在文化母國和經濟母國之間,同時還有西方與東方的衝擊,整個台灣的社會是人格分裂的;在這種狀態下,藝術家處在分裂狀態而不自覺、卻又感到無可奈何;另一方面,因為政治的關係,十幾二十年來所有的台灣人只看自己島嶼內的事情而缺乏國際觀,種種原因使得他們無法向外,導致台灣年輕一輩的藝術家太過安逸和封閉。這個當然也與台灣長期以來的學院教育有關,學校沒有培養他們養成紀律和效率的概念,做什麼都不太來勁,很多年輕創作者沒搞清楚一件事,就是對於藝術家來說,創作是事業,不是天賦、不是興趣、也不是嗜好!
 
身為畫廊經營者,你透過什麼方式去接觸70、80的年輕創作者?
    看展覽,大部分是看展覽。作為一個畫廊,你沒辦法專程跑到一個名不見經傳、沒有任何資歷的年輕藝術家工作室去看,畫廊也不可能展出這樣的藝術家,除非是委託策展人,策劃一個展覽全都是沒有看過的新面孔創作者作品,所以看展覽是最好的途徑;另一方面來說,辦出一個展覽、完整的表達自己創作上的想法,我認為對年輕藝術家來說也是一個門檻,就像是要念大學之前必須通過入學考試一樣,是一個標準。另外,我發現現在的年輕藝術家缺乏強烈的核心、少了一種「非如此不可」的企圖,同時還有一種刻意「幼稚化」的現象。
 
什麼是你所謂的「幼稚化」?是類似張晴在【果凍時代】提出的不願長大、「嬰兒化」的青春那種概念嗎?
    我之前到北藝大去看學生們的畢業展,我非常震驚!那不太像是一個大專院校的畢業展,我還以為我是到了什麼中學的展覽現場。不僅整體素質普遍低落,而且我覺得他們是刻意的、全面的幼稚化。最明顯的一點就是他們很喜歡在畫面上加上幼稚的文字,像是一種圖片的說明,這還不是單一的現象,是好多年輕世代的共同特徵。
 
你認為這個現象發生的原因是什麼?
    這當然是受到漫畫卡通的影響。但這些卻完全違背我們對於美術史發展的認知,從現代主義發展的脈絡看來,繪畫是越來越走向獨立的藝術表現,像是色彩、線條、構圖等視覺符號就是獨立的、有意義的形式,應該是足以自我完成和說明藝術本質的。但是現在的年輕藝術家,卻很輕易的就在畫面上加上幼稚的文字,這說明一件事:就是你本身的圖像不夠強悍,不足以獨立成為一種說明!另一方面,如果你的畫面的確需要這些文字的並置,你應該要有更好的理由或是平衡點。否則,我如果要享受文字,我去讀文學就好了,何必須要看你的作品。藝術的形式本身應該是獨立的,繪畫如此、文學如此、音樂亦如此,不應該是互相的說明,這是違背藝術史發展的。現在給我的感覺就像是我某次在誠品內部會議中報告的一樣:藝術越來越不像藝術,不是藝術的越來越像藝術!
 
身為畫廊,你打算如何面對這種現象?
    我把這視作一種「訊號」,還不打算對它下定論。就好比歷史告訴我們,所有的新潮流出來之時一定招致批評,而越多的批評就會導致潮流越茁壯。我目前還不知道這個現象意味什麼樣的未來。
 
不過,即便我們對於新世代有些負面評價、年輕藝術家的素質也還參差不齊,但仍有許多畫廊爭先恐後的推出年輕藝術家的展覽。對此你有什麼觀察?
    所以就會出現很多水準參差不齊的展覽囉!現在的情況是,只要有「新」的東西出現,許多的畫廊老闆去跟風,這是來自於他們的缺乏自信、害怕自己被潮流放空,所以就一窩蜂的「只要是新的就好,不管我看不看的懂」。
 
有不少人認為,年輕世代的藝術就是亂搞、就是好笑、就是周星馳式的「無厘頭」情境。你對於70、80年輕創作者有什麼觀察?
    以無厘頭來說,你就必須先思考:什麼是無厘頭?它為什麼會出現?周星馳和香港的大環境為何會培養出無厘頭?又為什麼會被大家所接受?……這些思索就像是一條河流,有其源頭和流向,你不能把才剛剛出現的洪水當作就是主流。
我不否認洪水也有成為主流的可能,但不應該是在麻木的、莫名其妙的狀況下就承認它是主流。我最早看到的無厘頭是在崔廣宇的作品裡,他除了無厘頭之外,還有黑色的成分;其實無厘頭宗師周星馳的東西也是,那是深沈、悲傷、無奈的,不是只有搞笑而已。崔廣宇的作品很像周星馳,但他已經抓到那個精髓,並且一以貫之、非常清楚、沒有搖擺。
藝術說穿了就是一種自覺,目前我看到的台灣年輕藝術家大多是懵懂和缺乏自覺。藝術家應該是要內在有很強自覺的,即便這個自覺一開始並不被接受、是被批評的。
 
面對這場全球景氣的低迷,會不會影響到畫廊產業對於70、80年輕藝術家的態度?
    對我來說,現在就是畫廊積極尋找藝術家的時候了。當市場很熱時,年輕藝術家們個個都很浮躁、都覺得明天就要成名了;市場不好時,反而會篩選掉一些熬不住的、作不穩的的創作者。以日本來說,泡沫經濟養成了村上隆和奈良美智,他們現在都是日本第一線的藝術家。
    現在找到的年輕創作者,在這段景氣不好的時間,恰好可以有充分的時間溝通、磨合、培養默契,等到下一波景氣來臨時,就可以水到渠成、順勢登場。經營畫廊就是如此,環境好的時候就多作一點;景氣不好的時候,畫廊就可以休養生息、回歸到藝術的本質。不過,話雖如此,現在我也還是不知道明年的營收在哪裡(笑)。
誠品未來的主力還是會放在台灣與中國,因為我認為在這一波景氣中,日本受影響的程度其實不大,且日本的中生代和年輕藝術家被炒作程度的沒那麼厲害,因此市場落差並不大;我傾向要找的是受到這波金融風暴影響較大的地區,因為外在環境的因素對年輕藝術家的衝擊也比較大,相對會有較明顯的反省,藝術也會發生變化。
 
圖說
     1. 誠品畫廊展覽現場(誠品畫廊提供,攝影:許育楷)
     2. 陳擎耀 張飛戰岳飛泡泡滿天飛 攝影輸出於畫布 2001-2002
3. 崔廣宇 隱形城市:海平面測量(影像擷取) 2006 4’40” 行動錄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