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092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金仕發 鄭筑尹Christine Chen 家族事業是責任也是榮譽

請談談你進入藝術產業的過程?
  投入藝術產業是家傳淵源、也是家族事業。我在澳洲的大學是念商,原本我想學的是藝術管理,但認為澳洲整體的文化氛圍不是我適合的。回來台灣後,就選擇工作內容和環境都相對單純的幼教業,其實我還蠻喜歡當老師的,一共作了7年,。
    那個時候週末有休假,我父親(鄭俊德)就會叫我來畫廊支援,然後慢慢的接觸到這個產業。父親開的哥德畫廊一直是以台灣本土的為主,所以這塊一直是我比較熟悉的,像是第一代的廖德政、張萬傳、張義雄或廖繼春,或中間輩像是沈哲哉和陳銀輝等,從小耳濡目染。後來2004年我弟弟的Ming Art Gallery準備開幕,我就辭去幼教老師的工作,進入當代畫廊,那段期間恰好接上了中國當代的一波熱潮興起,我也順勢接觸到這個區塊,這個歷練讓我在台灣本土以外、也對中國當代有所瞭解,比起他人這是我的優勢所在。
    前兩年碰到本土畫廊的轉型期,我父親就認為應該直接從畫廊角色轉換到拍賣公司,所以我正式進入藝術拍賣領域;有了前面幾年經驗的累積,加上拍賣行的工作內容中與國外客戶接洽的部分也蠻符合我的語言專長,所以我自己也覺得很有興趣。
 
家族事業的工作會讓你覺得壓力很大嗎?
當然會。我的居住和工作都跟家族有關,我爸就是我老闆,我爸是那種可以半夜12點還可以跟你談公事的人。
 
父母會給你成家立業上的壓力嗎?
我自己還不擔心,但父母多多少少還是希望你有一個好的生活。不過我發現做拍賣公司這一行的,自己私人的時間很少、工作時間太長,不太容易交朋友。我自己最近比較少去想這個問題,因為對我來說,拍賣是一個我更有興趣、更覺得好玩的事。
 
經營拍賣公司,你父親會經常在一旁下指導棋嗎?
我父親在這個業界的資歷比我多很多,什麼藏家手上有什麼東西、市場的整體趨勢脈動等還是他會比較瞭解,需要隨時調整策略。照目前台灣景氣下滑的狀況來看,金字塔頂端的藏家數量銳減,出手的意願又更低,像這些頂級的客戶就要交由我父親來溝通和聯繫。目前拍賣公司裡,就是由我父親、我和一個經理在處理徵件,我負責國外的部分、經理主要負責台灣的,但我們三人有時候也會互相配合、相輔相成。
你的父親在這個行業資歷很深,外界或同行對他的個性也好、行事風格風格也好,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正反評價。這些看法會不會變成妳的包袱?妳怎麼處理這樣的人際問題?
    就像妳說的,多多少少我們也會接收到這樣的訊息,但對我來說是不是是包袱?我覺得還好。通常如果接收到這樣的訊息,我還是會把這種意見pass給老闆(也是我父親),讓他來作一個判斷;我們會看狀況做出衡量,有時候是折衷的作法、有時候也不一定接受。雖然他是我父親,但在工作上他就是我的老闆;老闆下了決策,下面的人當然就是執行。我也碰過業界的同行不太能接受我父親的做事方式,這時轉圜的方式就是由我或經理出馬來解決,這就是工作上的互相配合,畢竟每個人的個性和處事態度都不一樣,就要用不同的方法來解決。
 
在拍賣公司你覺得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麼?
當你拿到好的作品,要如何去推銷給客戶,這是我覺得最困難的。拍賣公司基本的流程和價格都很公開,因此找作品和推銷作品就是主要的任務。建立人脈是透過媒體廣告,當消息散發出去,就自然會有同好來打聽;另一方面就是顧客名單的取得。畢竟我們是一家才成立2年的拍賣公司,沒辦法像其他資深拍賣公司一樣已經建立起自己的客戶名單;拍賣公司就是開著門在做生意,辦預展是我們的方式之一,南台灣則是我們亟欲拓展的區塊;國外的部分則是倚靠博覽會來拓張;網路部分我們則在雅昌網和Art Net有線上預展,中國當代的客群很廣,有很高比例的客人都是在Art Net看到之後就表示興趣競標的,台灣的客人則比較會以投資心態來看藝術。
 
你覺得自己是個性怎樣的人?
我是動靜皆宜吧!我靜的時候可以整天呆在家裡不出門,出門卻又愛開車到處亂跑。不工作的時候我就回台中的家,因為台北對我來就是一個工作的環境,回台中我會找以前的高中同學。休息的時間我可以完全放空,但相對的在工作的時間就會更努力。工作和環境使我看起來formal,但我其實是一個隨興的人,平常在辦公室其實我也很casual的。我覺得我們工作團隊很具有親和力,像是鄰家女孩,跟公司同事出去,經常有人說我們是姊妹,氣氛熱鬧。
 
你怎麼去培養你待人處事的能力?
我以前在幼教業做到總務主管,下面管轄七十多個人,還要負責核薪,所以管理的事務對我來說駕輕就熟。有時候忙起來,其實我也很難幫到什麼忙,但只要他們加班,我都會陪著他們。一般我10點進公司,大概都到半夜12點,有時候忙起來到34點也不一定,但作拍賣公司,其實就是24小時要stand by
 
跟你兩個弟弟相比,你覺得你們個性有什麼不一樣?
    我是因為一直跟在我爸的身邊,性格上比較穩重;我弟弟鄭玠旻(Jacky)是因為以前也在外面工作過、現在自己當老闆,所以掌控權比較強。做畫廊跟拍賣公司不同的是,畫廊一張畫單價也許最多就是幾百萬台幣,但拍賣公司每一季的成交額是用幾億台幣在計算,這麼大的金額,會讓你在處理事務和發言時更謹慎,特別是對媒體發言,因為你是公司的形象代表,新聞一發出去,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拍賣行又同時對買方和賣方交代,你作的好,下一次客人才會把東西給你,和畫廊不一樣。人家常說我們是裁判兼球員,家裡又有畫廊又有拍賣公司,所以我自己會特別小心,因為如果一作不好,就會影響到家族其他的畫廊。我父親營畫廊歷史也很悠久了,我又是畫廊第二代,人際關係的處理上更需要多方考慮。
 
如果有一天離開這一行,你會想作什麼?
    我還是想當老師,或是自己開咖啡廳,因為我很愛喝咖啡;我希望可以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放放音樂什麼的,開咖啡廳已經不是想賺錢了,而是想休息。我以前還在當老師時,曾經留職停薪過半年,可以整整半年就在家裡當「閒閒美黛子」(註:台語發音,意指很悠閒、沒事做)。我是長姐,家族中年幼的弟弟妹妹有事也都會來找我,所以我要處理的事情不光是公事,這一類的雜事也很多。有時候我也很想完全放空,也想任性,對我來說,一個人工作了半年、一年,就是應該要出國一趟完全放鬆10天到15天,這習慣是從我再當老師就養成的,因為以前還有暑假,我可以把我一年的年終加上薪水一次旅行全部花光。
 
看來你很喜歡旅行,你都去了哪些地方?
    我只要知道有朋友在國外,就會去找他,因為可以省下住宿費、當地人又可以帶你去玩。歐洲的城市我去了很多,大部分我都是自助旅行,紐約也去了幾
次,我去紐約回來沒多久,就發生了911,我記得當時我還有買票上雙子星大樓。我就這樣到處去,我媽就說我是野馬,但我會反過來建議他們應該多走走。
    我最討厭旅行的時候去逛畫廊,感覺很像還在工作。不過,我想我本質上還是生意人的小孩,像我以前去歐洲就會順便跑一些單幫,幫一些朋友買名牌皮件,我會先預收1萬台幣的訂金,換成歐元就變成我的旅費,同時我也跟他們說好,在歐洲買皮件退稅的10~15﹪就是我要賺的手續費,加一加有時候你就可以利用賺的差額幫自己買一兩個包。像我現在已經四年沒去歐洲了,還有很多「老顧客」都在問(笑)。所以我說如果我不作拍賣,其實還可以做很多的事,我還蠻會安排自己的時間。
 
那你對自己的職場生涯還有其他規劃或想法嗎?
    我常常問我爸:「鄭老闆,你拍賣公司什麼時候要換你兒子出來接?」但當然他希望我能一直作下去,我就會告訴他:「在這樣作下去,我一輩子都不用結婚了!」因為我發現在這個產業,結婚和找對象都不容易。以前我覺得作畫廊很輕鬆,因為當時市場大都侷限在台灣,現在則是國際化的。現在的生活模式對我來說太複雜,我還是喜歡簡單一點的生活。我一直希望可以去一個沒有網路線、沒有衛星、沒有電話、英語也不通的地方去度假,整天放空,哈。
 
從事這一行有沒有發生過讓你覺得很印象深刻或是很驚險的事?
    (停頓一下)好像沒有耶!因為我都覺得危機就是轉機,碰到事情就是解決,要嘛就是做、要嘛就是不做,其實沒什麼選擇。上一季的拍賣我自己上場當拍賣官,發現拍賣官真的不好當,當時拍到後來我已經呈現一個「放空」的狀態,當我不小心在拍賣過程中敲了槌子時,我自己都自己嚇到!那些可以自己撐整場的拍賣官我都覺得很敬佩,像是香港佳士得的那個巴西女拍賣官,是我到目前為止最欽佩的,整場拍賣可能換過好幾個拍賣官,但她上場時你就會覺得很有精神,有節奏感又很流暢,上一季的拍賣當我知道我要擔任拍賣官時,我就在佳士得很認真地觀察她的拍賣方式。
 
那麼以目前的藝術經理人來看,你比較欣賞誰?
    我覺得差不多,經理人應該要掌握市場敏銳度和懂得經營好自己的藝術家。拍賣公司雖然很市場面,但還是要有這些畫廊在前線作形象包裝,先讓客戶接受,畫廊還是應該盡好自己的本分。講白一點,錢還蠻重要的,對畫廊來說,有錢才能吃貨、才能辦展覽,現在的藝術家也都跟你談錢,資金是很重要的。
 
你怎麼增進自己的專業能力?
看媒體雜誌。因為媒體會報導同業的展覽和新規劃,訊息面通常都是媒體先知道;再來才是報章雜誌,因為這個業界八卦蠻多的、無風不起浪,但你要自己有判斷能力。
 
 
個人小檔案
中文姓名:鄭筑尹
英文名:Christine Chen
出生年份:1976/03/06
生肖:龍
星座:雙魚
血型:O
最高學歷:澳洲葛里菲斯大學Griffith University 市場調查系I.B.
重要經歷:曾任7年幼教老師、現任金仕發拍賣公司副總經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