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092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rt Taipei 2008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台灣當代獨領風騷 國際展商參展踴躍

從官方公佈的銷售數字上看來,7.5億台幣的成績,不啻為是對今年春拍以來的低迷、一段有力的信心喊話。台北誠品的趙琍就認為,這樣的結果顯示出台灣藏家的實力的確被喚起了,然而卻不可就此掉以輕心、認為大環境就此復甦:「市場還需要觀察,這波景氣明年才會是關鍵。」而大未來的林天民則樂觀的認為,而短暫的起伏是正常的現象:「畢竟,市場不可能天天起火,從長遠來看,台灣的當代藝術價格還有成長的空間。」

 

 

 

台灣當代勢力抬頭

 

    今年的台北藝博會雖然依照往例將展商分為經典、當代及電子錄像等三類,但在實際展場的安排上,除了電子錄像區有明顯獨立區隔的展位外,經典和當代兩類的參展畫廊則未有任何明顯的分界,在幾乎是個別打散、且同一家畫廊可能同場出現「經典」和「當代」兩類作品的狀態下,讓人不禁質疑此種分類的有效性必要性為何。

 

    觀察本屆的台北博覽會,可以看見有一個明顯的現象,就是產業對於當代藝術(contemporary Art)的關注明顯大幅度超過現代藝術(Modern Art)。以往在賣場上是票房保證的海外華人或是前輩藝術家作品,這次不但罕見於場內,就算出現也是乏人問津;台灣過去幾家以華人經典為經營主軸的老字號的畫廊,幾乎一面倒的向當代傾斜,例如從日本遠道而來的拍賣公司SHINWA,特意帶來即將上拍的日本前輩畫家梅園龍三郎,原本期待與多位台灣前輩藝術家的關係密切的梅園能夠引起台灣收藏家的共鳴,終究無法抵擋這波當代潮流而顯得寂寞。

 

        這波當代藝術熱,對於以經營當代藝術家為主軸的畫廊來說,無疑是一次大利多,台北畫廊包括誠品的連建興、東之的李小鏡、亞洲藝術中心等多家畫廊帶來的作品皆全數售罄,大未來展出的楊茂林每件單價450萬台幣的大型不鏽鋼雕塑〈螳螂捕蟬〉,也在現場賣出4版,讓林天民直呼作品不只是賣完,「根本是賣超過!」而全場的最高成交價則出現在台南梵藝術,黃銘哲的150號的油畫〈出征〉以2,400萬台幣售出。在台灣當代一片燒滾滾的盛況下,中國當代則相對表現平平,由北京藝‧凱旋帶來的拍賣天王曾梵志〈面具系列之一〉,5,000萬台幣的全場最高定價,卻出乎意料的並未售出。這樣的現象徹底扭轉了過去台灣畫廊主推海外華人和中國當代的傳統策略,台灣當代藝術在今年完全抬頭,造成此一現象的原因,歸納還是來自於上述兩類作品一般定價過高,藏家在籌碼有限的情況下,把焦點關注到價格較低、成長想像空間較大的當代藝術上。

 

    值得一提的是,台灣的三大公立美術館,包括北美館、國美館和高美館,皆有購藏現場藝術家作品的意願,其中侯俊明在橘園展出的LED燈新作〈變相王子〉已由國美館館長薛保瑕允諾確定納入典藏計畫外,也有不少畫廊和藝術家表示正在與美術館接洽相關購藏事宜。在台灣當代藝術尚未被市場普遍關注之前,公部門可說是當代藝術的最大的收藏家,然而隨著時局翻轉,公立美術館的角色在這場商業的角力戰中也有所轉變--在過去當代藝術不景氣的年代,美術館是當代藝術的最大藏家,在購藏作品時相對具有較大的議價空間;某位業界人士就有感而發的表示,假如美術館至今仍無法改變觀念和態度,持續以「撿便宜」和「討價還價」的方式隨機購藏作品,而非鎖定重點藝術家的重要作品,許多的經典代表作品很快就會在這個時機點轉進民間收藏家手中,「日後美術館必須付出更多代價,才能夠再重新將這些具有時代意義的作品納入庫房」。

 

 

 

國際拍賣記錄 最受台灣藏家青睞

 

    根據許多國外參展畫廊的觀察,台北藝博會有一個迥異於其他博覽會的「特色」,就是真正具有購買力的VIP藏家,大多不在開幕夜現身,反而是低調地在開放平日前來參觀;換言之,所謂的Opening Night現場,持VIP卡進入會場的人有許多不是真正的VIP,讓許多國際參展經驗豐富的國外展商大失所望,顯現出主辦單位對於VIP名單的掌握並不精準、對於VIP卡的發放數量和對象也有待加強。某位國外展商便向〈當代藝術新聞〉表示,當初就是因為看重台灣收藏家的雄厚實力才前來參展,不料在VIP之夜竟完全沒有接觸到任何一位收藏家,讓他感到非常不解,雖然後續的的幾日仍有不少藏家造訪,但仍與預期有所落差;而也有畫廊表示,台北博覽會雖然號稱「國際」,但參展的國外畫廊大都集中在日本和中國,收藏家也以台灣人為主,加上少數中國和東南亞的藏家,幾乎不見任何歐美藏家現身,顯示出台北藝博會的收藏結構其實還是很「在地」。

 

    儘管如此,展覽期間台灣藏家仍然展現出旺盛的購買實力,除了台灣當代之外,特別著重在東北亞的當代藝術,根據大會公佈的數據,光是13家日本畫廊就創造了近億台幣的成交率,成績亮眼。其中Gallery Grafica Tokyo所帶來的日野之彥的新作更是全部出清、一張不剩,負責人栗田玲子表示,甚至有台灣藏家在獲悉他們的參展內容後,直接跨海到東京下訂單,非常積極;Gallery Art Composition帶來的草間彌生作品也全數售罄,而Unseal Contemporary帶來風格討喜的作品也有高達8成的銷售率。

 

    整體而言,大多數的國外畫廊都是首次參展台北藝博會,在對於整體市場和藏家不熟悉的狀況下,大部分抱持的都是和藏家建立關係的交流心態,銷售數字倒是其次,而對於台灣的收藏家他們則各有不同的觀察:第一、台灣收藏家非常重視國際拍賣資歷,幾乎所有賣得好、詢問度高的作品,全部都與拍賣目錄名單重疊(更精確的說,是與香港佳士得的目錄重疊),Gallery Grafica Tokyo的栗田玲子就發現對日野之彥有興趣的買家都是慕「名」而來,而其他畫廊也紛紛表示帶來的藝術家作品,有無國際拍場的資歷,是銷售率的關鍵所在,而沒有拍場資歷的藝術家,就必須要倚靠知名度的建立,來自香港CAIS畫廊的Paul Yip就表示,在上海和香港並未有受到這麼大關注的權奇秀,在台北卻很受歡迎;第二、台灣收藏家對於當代的興趣大過於現代藝術,Noda Contemporary的程鵬就認為台灣藏家比較容易被畫風年輕的作品吸引;第三、特別偏愛大尺幅的作品,東京樁畫廊的負責人樁原弘發現,在日本最受歡迎的小尺幅的作品,因為方便在起居空間陳列,然而台灣藏家卻偏好大尺寸的作品,而他也觀察到日本藏家一般比較含蓄,不像台灣的藏家會主動詢問作品的細節和價格,同時也相當勇於討價還價。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參展的日本畫廊中,有幾家甚至是第一次參加國際得博覽會,並對於此次的參展經驗尚稱滿意,問起他們是否有參展其他亞洲藝術博覽會的計畫時,都不約而同表示,個別畫廊的能力有限,只能選擇他們認為重要的博覽會參加,而台北收藏家的雄厚實力則是他們考量的關鍵重點;而相較於北京和上海幾場規模更大的博覽會,日本畫廊的態度卻顯得保守,有幾家甚至表示目前還沒有計畫前進中國。

 

 

 

參觀民眾增加 新人推薦區值得商榷

 

    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相較於往年在場內大多都是藝術專業人士,今年主動購票入場的民眾明顯增加,除了年輕人和學生外,甚至有全家大小一同前來、宛如另類的家庭出遊,如此盛況也替展會創下了7.2萬的參觀人次,較去年增加了2萬人次;推測如此現象,應與近來大眾媒體廣為宣傳藝術投資的觀念有關。現場觀眾聚集的另一個熱點在大會主題展區,今年由策展人胡朝聖以【藝術與科技】為主題,展出包括白南(Nam June Paik)、蓋瑞希爾(Gary Hill)、吉姆坎貝爾(Jim Campbell)、雙人藝術團體IngridMwangiRobertHutter以及陳界仁等藝術家的錄像作品;由於展場空間有參觀人數上的限制,展場外面經常都是觀眾等待入場的排隊景象。

 

    為了提高年輕創作者的曝光度,大會此次規劃了MITMade in Taiwan)新人推薦區,由文建會策劃甄選出835歲以下、未被任何畫廊經紀代理年輕藝術家,包括賴易志、黃沛瑩、邱建仁、朱芳毅、賴佩瑜、何孟娟、吳耿禎和張恩慈等。其中賴易志的〈仙人掌之心〉已被國美館典藏,另有私人藏家以新台幣20萬收購;邱建仁的〈一家五口〉展首日也以台幣65萬獲收藏;朱芳毅則成功售出兩件重要作品給私人藏家,分別為〈物件記憶.記號.紀錄之二〉(41萬台幣)和〈物件‧圖像‧花草〉(16萬台幣);賴珮瑜的〈neon city-Shanghai〉則以6萬台幣被國美館收藏。雖然整體銷售成績頗佳,但也有畫廊業者對於大會的安排頗有微詞,認為讓年輕創作者直接上第一線、在攤位販售自己的作品,並非適當的作法,不但無法建立買方和賣方應有的市場概念,同時直接跨過畫廊賣作品也不是市場的常態,在這個產業機制、第一和第二市場界線已經劃分不清的現狀下,推薦新人的初衷固然沒錯,但作法上仍應更周延思考。

 

 

 

具備國際化條件 但距離國際水平還有距離

 

    今年是台北藝博會這麼多年來,國外展商參展最踴躍的一次,顯現出台北確實具備國際化的實力,而台灣收藏家在國際藝術市場的購買力和影響力,也是吸引決大多數國際展商選擇來此的主要目的。種種跡象顯示,台北絕對具有成為亞洲藝術重鎮的條件,然而缺乏的卻是周邊背景的配套支持。

 

以今年的台北藝博會來說,不管在人氣或是整體表現上,皆較往年有明顯進步,世貿一館的高規格場地,也讓展會規模顯得架勢十足;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在軟體部分卻並未出現等夠等量齊觀的水平。最常聽到的抱怨是:第一、展場動線不佳加上沒有明顯指示,人群容易集中在某些區塊,而位處邊陲的展位容易被忽略;第二、畫廊佈展時間不足,加上佈展程序和人員調配不良,直到大會預展和記者會時,大多數的畫廊仍未完成佈展;第三、工作人員訓練不足,服務態度亟需加強。種種意見說明,本屆的台北藝博會雖然有進步、但可以改進的空間還很大;此外,本屆的國外畫廊參展數量雖有顯著增加,但大多仍集中在日本和中國,來自亞洲其他區域和歐美的畫廊卻屈指可數。總和以上幾點,如果台北藝博會是以「國際級」的藝術博覽會為目標、期待與巴塞爾的Art Basel、香港博覽會或是上海Sh Contemporary並駕齊驅,則還有一段長遠的路要走。(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載於「CANS當代藝術新聞」2008.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