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94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譚精忠:藝術收藏是快樂的事

藝術不再只是空間裡的裝飾

 

 

    「結合藝術和空間,是我目前一直在思考的事。」譚精忠說:「我是一個室內設計師,我工作上的需要,使我經常必須和美感與材質相互對話。」

 

 

在過去,藝術品經常是房地產銷售時一項錦上添花的附屬品,然而對此,具有藝術收藏背景的譚精忠卻有不同的解讀:「如果在室內設計的過程中,就邀請藝術家來介入,是不是就有更多『對話』的可能?」他主動地向業主提出這樣的想法、積極的尋找適合的藝術家合作,透過藝術家和空間設計師不同的思維和觀察角度,經過雙方的磨合與融入,把原本各自獨立作業的藝術與空間視為一個整體,「藝術品因為空間而被襯托,空間因為藝術品而獨一無二。我認為,設計師就應該還給空間一個基本的狀態,過多的裝修介面其實都是不必要的。」

 

 

    「現在我傾向用另一種角度來看收藏,我會用分享的方式,把收藏和我的客戶以及我執行過的案子結合--不管是樣品屋、私人住宅或是公共建築,我會把自己的收藏借出去陳列,但我絕對不私下進行買賣,因為如果我賣了一次,我講的這一切就都是假的;這中間只有一、兩次是借作品給人家,人家卻不願意還給我(笑);如果是公共空間,則絕對避免買賣,這一切都是為了客觀,也不想讓別人認為我從中有利可圖。」譚精忠說道:「賣房子本身就有目的性和銷售行為,但如何讓這整件事情變的優雅?就是我一直在思索的。我現在會用消費者的角度來看事情,希望設計出來的東西也讓我自己有感動、自己也願意買;畢竟,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喜歡你的作品,但你卻可以讓顧客慢慢瞭解和認同你的理念和想法。我這兩、三年來一直希望在商業和藝術中間取得一個平衡點,至於這個平衡在哪裡我現在還不知道、還在實驗中。」

 

 

 

 

 

藏家應更關注台灣當代藝術

 

 

    事實上,譚精忠與藝術結緣甚早,而開始帶他進入這個圈子的,則是同為室內設計師的好友王鎮華,「我認識他的時候,是以室內設計師的身份,後來他開始從事藝術品拍賣,我也跟著有了更多的接觸機會。我第一次在羅芙奧拍場上買的是潘玉良的版畫,當時門檻很低,才兩萬多塊台幣,現在已經十幾萬台幣了。」譚精忠說,當時的他也和大多數的新手藏家一樣,從低價的版畫或是小件作品入門,透過閱讀、逛畫廊以及和收藏家朋友的交流中,逐漸增加自己對於藝術品的見解和判斷。在媒材上,譚精忠並沒有特別的設限,而類別上,則以當代藝術為大宗。

 

 

「在社會結構上,我已經是一個既得利益者了,我擁有購買藝術品的能力,藝術收藏給我帶來快樂,回過頭來,我也應該要把這個快樂散播出去,甚至是幫助台灣的年輕藝術家們。」譚精忠觀察到:「台灣藝術家實力並不比別的區域來的差,但台灣卻沒有幾個藝術家是上得了國際平台的,雖然台灣有實力很好的收藏家,然而國際對於台灣藝術家的關注卻相對少。如果台灣收藏家光收其他地方的藝術家、自己都不關注自己土地上的藝術家,那麼台灣的藝術創作勢必會越來越萎縮,這是很可惜的。現在許多新手進場,這對台灣當代當然是正面的,但能否持續發展卻是關鍵。」在譚精忠的觀念中,收藏年輕藝術家是不求回報的:「例如最近我在台北博覽會上看到朱芳毅的作品,我看了之後很有感覺,他的〈物件記憶〉,由很多單個的零件組成,每一個符號都是有裝置意味的陶藝作品,收藏家買回家後可以自由的組合,就像是大人的積木和拼圖,在這個過程中,收藏家就能夠直接與作品互動對話。」

 

 

「許多年輕藝術家有資歷、有歷練,少的真的只是人家拉他一把。未來這三五年對台灣的創作者和藝術產業來說都是很關鍵的,整個生態的互動應該要更好。」譚精忠說道。目前,他也將關注的焦點擴散到東北亞的當代藝術上,「相較之下,日本和韓國藝術家確實比較有原創性,他們讓我看到一些不同的內容和意涵。台灣藝術家不是不好,只是少一點和國際競爭的動能;跟台灣藝術家互動,就會發現他們很少關注外在的世界--如果不瞭解整個生態,只想依靠有限的知識就想要成功,是不可能的。」譚精忠直言道。

 

 

 

 

 

感動與快樂之必要

 

 

    「過去我畫收不多的時候,我很快樂,因為可以有很多時間跟每一張畫對話,能夠深入地瞭解、關注和感受整件作品。但是當越收越多,每件作品相對被分配到的時間就遽減了--這像是談戀愛,當你一對一時,整體感覺是很專心的;但當你開始劈腿,無法面面俱到,就會開始分心。」譚精忠坦言,在這藝術收藏的經驗中,他也曾經迷失過,所以更能夠體會現在許多新手藏家面對各種資訊和誘惑時,亂了手腳的窘境。

 

 

    「對於藝術收藏太過狂熱,影響了生活、失去了判斷力,那就是一種病態。」譚精忠說:「我相信大部分現在進場買藝術品的人,都是被它的高投資報酬率所吸引--畢竟這是一個有利可圖又附庸風雅的投資。但當藝術收藏便成一種不可控制的佔有欲、變成一種競爭,就會失去快樂的本質。」他認為,新手藏家應該思考的是:對於藝術到底瞭不瞭解、喜不喜歡?是為了什麼才進行藝術收藏?「我在意的是一件作品能不能給我當下的感動,而也會我決定到底要不要擁有它,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有很多部分必須要釐清--『到底是真的想要?還是它的名氣吸引我?或是因為這件作品未來可能發生的增值?』這必須是很內在誠實的,然而大部分的人都不太願意去釐清這個部分;許多人在下手是很盲目的,當你狂熱到一個程度,其實就是睜眼的瞎子,在眼花撩亂的狀態下,就很容易迷失。」

 

 

    「如果是抱持著投資的心態,也不能只是盲目地聽別人說,必須訓練自己有觀察的能力--在別人還沒發現之前,你就看到了未來的明日之星,那麼你就是贏家。假如你心中有一把尺,就能把握住最正確的價格,就不容易被市場動搖。」至於如何培養這樣的能力,譚精忠表示,自己是靠著閱讀、看展覽,以及和其他藏家、畫廊、拍賣公司的人交換意見,同時也在每一次出手前作足功課、蒐集資料資料,「在你『直覺』喜歡一件作品後,後續的判斷就是理性分析的部分。就像是投資股票一樣,剛入門總是要聽取別人的意見,等你成熟之後就有了自己的判斷,唯一不同的是藝術品和一般商品不同,藝術品本身還具有美的特質。」

 

 

    「我建議新手藏家先買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因為沒有任何一件藝術品的價格是一飛沖天的,一切都是慢慢累積的。」現在,譚精忠自認已經逐漸將藝術收藏回歸到「快樂」的本質上,用「享受」和「分享」的方式來看待藝術收藏。「我的每一件作品都有跟我對話過;我把辦公室當作一個小型的私人沙龍,每三個月換一次作品,讓我自己和同事都更近距離的接觸藝術。」譚精忠說:「我現在最在乎的是,一張畫能不能給我快樂;對於這張畫能帶給我多大的收益,我其實已經不太在乎。如果把作品掛出來,連續看了三個月後還有感覺,我就繼續收藏;反之,把它讓出去給更喜歡的人。沒有一個收藏家是只出不進的,這也是也整理收藏的一種方式。」他之後的計畫是,在辦公室舉辦一個小型的動漫主題展,把旗下所有的動漫作品拿出來展示,「我可能沒有能力買Jeff Koons或奈良美智的大作品,但我可以收他們版數多的小作品,除了是表示對於大師的尊重外,最重要的還是收藏帶給我的快樂。」(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載於「CANS當代藝術新聞」2009.0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