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94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青春無敵?!

    紐約時報的曾經將郭敬明譽為「中國最成功的作家(The most successful writer in China)」,雖然在此定義的「成功」指的是他2007年超過140萬美元的收入(為中國作家之最),該文的撰稿記者如此寫道:「因為美國沒有中國這種情況--年輕的作家被視為偶像,在中國讀者會高喊著『郭敬明,我們愛你』這樣的口號,在美國年輕人也有偶像,但他們是賈斯汀、布蘭妮這樣的人,而不是作家。我認為在中國,年輕的作家創造了一種形式,他們會利用自己的外表宣傳,造就了這種作家可以成為明星的現象,而在美國,那些年輕作家不會這麼做。」

 

 

1983年出生的他,年紀雖輕,但卻非常擅長以話題提高知名度--2003年出版的小說《幻城》推出一個月即創下50萬冊的銷售記錄,有的讀者甚至因買不到書而以手抄方式流傳;上海大學甚至為他舉辦了「《幻城》作品研討會」;春風文藝出版社更是買斷了他大學其間所創作作品的首發權;另一方面,郭敬明則自己創辦發行了《島》書系、《最小說》月刊和柯艾公司…,這些被許多中國作家夢寐以求的際遇,竟然就這樣不可思議地發生在一個不滿30歲的年輕人身上。而他最近的「驚人之舉」,就是宣布將在2008年11月之前,以10萬人民幣懸賞選出自己的文學「接班人」,以類似於「快男超女」和「超級星光大道」的逐級淘汰制,選出最終的冠軍。

 

 

    如此年輕、如此自我感覺良好,郭敬明除了贏得掌聲之外,也引來不少噓聲和撻伐。大陸文學評論家李敬澤便認為,所謂「80後」是「極度缺乏想像力的市場、大眾文化和媒體所想出的老把戲」,過去每一世代作家都曾針對成長書寫,他不認為80後作家對於「成長」和「青春」的文學書寫超越了前面世代,「一批新人出現了,但其實沒有做出真正的新事。」李敬澤批評道。更有人批評這種將文學大眾娛樂化的作法,是對「作家」的徹底污辱;除此之外,郭敬明包括《夢裡花落知多少》、《夏至未至》和《幻城》也都曾被指稱抄襲另位作家莊羽的《圈裡圈外》和日本經典漫畫《NANA》和《聖傳》雷同,其中《夢裡花落知多少》甚至被法院判定抄襲,必須賠償20萬人民幣。

 

 

    姑且不論這些青春一代的風風雨雨,這幫來自中國的年輕作家和藝術家,再跨海來到對岸台灣後,命運可說是大大不同--台灣的出版社早在好幾年前就押寶引進青春文學的作家作品,沒想到個個登台後全部冷掉,銷售成績慘不忍睹,大部分的出版人認為這是大陸作家所反映的年輕人生活、語言與情感,與台灣仍存有地域差異,所以無法引起本地青少年共鳴所致;然而同樣青春瀰漫的中國年輕藝術家作品,卻反而受到普遍歡迎,例如在當代館展出的【果凍時代】、以及在台頗具知名度的高瑀、韋嘉、熊宇、歐陽春…等人卻能跨越文化藩籬,獲得台灣人的青睞。

 

 

    這樣的一樣青春兩樣情,可能的原因還是文學與藝術兩者生態的不同:青春文學訴求的是青春的消費客群,郭敬明一類的年輕作家被中國年輕人視作青春偶像一般消費的同時,他們更多在意的是他個人的明星風采和特質(例如中性化的打扮、陰柔俊俏的臉孔外型),並非文學本身,當剝去了這些外在的條件,純粹的文學內涵便成為讀者埋單與否的唯一憑藉,從登台後雷聲大雨點小的狀態看來,台灣的品味和閱讀習慣已然相當成熟的讀者們,顯然並不認同這樣的作品,。然而在藝術產業中,當中國的當代藝術歷經幾年的狂飆猛漲後,市場對於無止境的追高已經盡顯疲態,轉而尋找單價較低、獲利空間較大的年輕藝術家作品本來就是大勢所趨,加上70、80後的藝術家大多已經擺脫傷痕與文革等大家已經看膩的符號,轉而由自己的生命經驗出發,發展出一套創作的邏輯和語言,在風格和議題上也顯得fresh,當然更容易吸引喜歡嘗鮮的買家目光。

 

 

    如此看來,青春不一定真的無敵,藝術的質地和創見,才是真正的硬道理。(本文原刊載於「CANS當代藝術新聞」)

 圖片提供/台北當代藝術館 80後的藝術家王之博以同樣80後的「青春文學教主」郭敬明為對象,創作的油畫《奶油系列》。

補充:本文刊出後沒幾天,立刻被上海的同事「指正」,她特別聲明,中國大陸的人都相當鄙視郭敬明,一來因為他抄襲又死不承認,二來又矯情和厚顏無恥。網路上有許多「反郭敬明」的論壇,例如「菊花教」,甚至有許多流行語和他相關,但大多具有反面意義。原本我提議應該把這些文字再整理成一個續篇發表,但同事告訴我「郭敬明現在沈寂了,不需要了」因而作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