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980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什麼樣的作品會得台新獎? 李旭:現在不給崔廣宇 未來就沒機會了

本屆視覺藝術類的決審委員除了有台灣本土的知名學者與藝評家黃海鳴外,也邀請了盧森堡大公美術館首席策展人克萊蒙‧明尼格悌及上海張江當代藝術館館長李旭等。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的評審過程也是首次邀請入圍者與評審面對面直接溝通,而在經過數日的討論及緊密的評審後,終於決定出今年的得獎結果。據了解,本次的評選過程中最大的歧異點在於評審團特別獎,最後呈現出表演藝術類「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的《殘,。》與視覺藝術類許秀雲的《台西-希望之海參與式蚵貝壁畫》的二選一狀況;而對於崔廣宇獲得視覺藝術類的首獎,評審則大多具有普遍的共識。

 

 

 

成熟度、完成度以及創作持續力是獲獎關鍵

 

上海張江當代藝術館館長李旭表示,最後決定將視覺藝術類首獎頒給崔廣宇,普遍獲得評審們很高的共識:「現在不把獎給崔廣宇,以後就沒機會了!」李旭認為,崔廣宇擁有豐富的國際展覽經驗,而藝術的品質與內容也有相當高的成熟度,日後若是再將這樣的作品和其他年輕藝術家同台競爭並不合適;此外,【系統生活捷徑:城市瞎摸】整體的成熟度和完成度與其他入圍者相比,也明顯高的很多。同樣是評審之一的黃海鳴則認為,崔廣宇作品的創意和個人性很強,形式、內容與創作脈絡完整,單件作品之間能夠相互連結補充,能夠共同形構出一個整體的藝術概念是最大的優勢;相形之下,其他入圍作品分別在不同面向都還有可以繼續摸索的空間。

 

在如此的態勢之下,崔廣宇的出線似乎是自然而然浮現的。黃海鳴也不諱言,在這樣的入圍名單中,把獎項頒給崔廣宇是「最安全的選擇」。而其他的入圍者因為還未顯出完整的藝術面貌、作品看起來還具有太多「未來繼續發展的可能」,而錯失抱回百萬獎金的契機。值得注意的是,以黃海鳴多次參與台新獎評選的經驗,藝術家創作的「持續力」也是決審時被納入考量的因素之一:「比方說過去幾屆首獎的梅丁衍、湯皇真以及獲得特別獎的涂維政等,同樣都具有這種特質,得獎者的創作必須要有一定的線條脈絡。」換句話說,台新獎的評選並非以單件作品或展覽「一招定生死」,藝術家的創作態度、續航力與長期的表現,同樣被納入審查的考量。

 

 

 

評選結果中有沒有遺珠之憾?

 

    雖然曾經參與過許多獎項的評選工作,李旭仍然對於台新獎決審過程中,各個委員勇於表達己見、捍衛心目中理想作品的爭論場面嘆為觀止:「這可能是我見過最嚴謹、歧異最大、辯論也最激烈的評獎經驗。」而他也觀察到評委們各自背景的多元以及入圍作品的類型豐富,的確是造成爭議的主因。李旭坦承,起初自己對於公共電視台的《以藝術之名》青睞有加,因為在中國他從未見過如此處理細緻、議題深入的藝術影片:「《以藝術之名》以學術的態度和紮實的作法,花費了兩年的時間拍攝,同時又涉及到現當代視覺藝術史的脈絡,片中採用大量情景再現的手法,包括李仲生、五月、東方畫會等,我看了非常感動。後來其他評審告訴我,這樣的影片在台灣很多,並沒有那麼罕見,我才改變我比較頑固的看法。」李旭認為,中國和台灣藝術的語境不同,同樣的一件作品可能帶給來自不同區域的觀眾不同的觸動:「假如《以藝術之名》出現在中國,我肯定力挺!」

 

    李旭說:「我對於台新獎過去的脈絡和台灣的藝術環境並不熟悉,事先我也不曉得第一屆的台新獎是頒給黃明川的藝術紀錄片。然而我認為這正是主辦單位邀請我來決審的原因,因為我可以全然以他者的眼光來觀看,畢竟過度的熟悉,可能就不客觀了。」此外,《以藝術之名》最後沒有獲獎的關鍵在於它並非一件「具有個人觀點的個人作品」,李旭透露,討論過程中多位評審認為《以藝術之名》是一件電視台團隊製作的影集,和一般對於創作的概念認定不同,若是將首獎頒給它,勢將對視覺藝術領域中為數眾多的個體創作者造成打擊。

 

    而對於郭奕臣的個展【突變】,雖然作品的內涵深度足夠,概念也相當吸引人,但卻因建構的展覽體系複雜、送審的資料過於龐大,造成作品概念的無法聚焦、甚至互相削弱,而與首獎失之交臂。李旭建議,【突變】所包括的四個部分,假如能夠篩選到剩下兩個,整體效果就會強很多:「郭奕臣是一位很有能力的藝術家,然而這次卻因為作品面向太多,展覽效果控制的不好。不過他還很年輕,未來仍有獲獎機會。」

 

與評審團特別獎錯身而過的許秀雲《台西-希望之海參與式蚵貝壁畫》,評審則一致認為這件作品是一個很好的「開端」,應該要加以「延續」--而這樣的評審觀點,同樣呼應台新獎對於得獎者長期創作脈絡的重視。黃海鳴認為,許秀雲的作品雖然屬於公共藝術的範疇,但並非被動的為政府制訂的1﹪條例而作,乃是一件自發性的創作;而他也不諱言,乍看之下這樣的參與創作並不罕見、壁畫形式也不太特殊、也不是太有創意,但這卻是一個很有熱情和企圖心的作品:「許秀雲用自己的力量去促成這件事情,這樣的精神很讓人感動。但這是一個單件的作品,未來還需要的是更多的延續。」而以爆破和媒體虛擬為主要議題的蘇匯宇個展【槍下非亡魂】,在評委眼中,欠缺的同樣是與藝術家過去創作文脈的連續性。

 

 

 

 

 

對於「創新」的迷思?!

 

    比起往年,今年台新獎的入圍作品類別較為統一,並未出現過去策劃類大展與個展對峙的狀況,排除掉與評審相關的展覽外,黃海鳴表示這是因為今年展覽數量減少的緣故。他認為,台灣整體的藝術活動並未減少,然而許多都轉型到文化創意產業的領域,一般習慣的「展覽」在量上被稀釋:「就好比今年有許多錄像類作品入圍,這是因為錄像現在是很普及的創作方式,這和90年代流行裝置藝術一樣,反映出一個時代普遍的現象。」除此之外,今年也沒有任何繪畫類的作品入圍,反倒是今年入圍的《以藝術之名》和《台西-希望之海參與式蚵貝壁畫》這類紀錄片與社會介入式的作品,也都曾在過去幾屆受到台新獎青睞(如第一屆得主黃明川的《解放前衛》和第三屆特別獎杜昭賢的海安路藝術造街),這是否意味著,台新獎已建立出某種可循的特定類型規則?

 

第一次造訪台北的李旭,則對於台灣擁有這種完全由民間企業贊助、不帶有任何官方色彩的大獎表示極大的肯定,而他也對於台灣民間藝術生態的豐富性感到印象深刻。他以瑞士收藏家烏利‧希克(Uli Sigg)於1997年創辦的中國當代藝術獎(ccaa)為例說明:烏利‧希克以一個外國人的眼光來看中國藝術,勢必有其優點和缺點--優點是能夠以他者的角度跨越意識型態的藩籬,缺點則是ccaa勢必帶著另一種意識型態;換言之,這可能會鼓勵出在地人覺得非常不本土的藝術,反而助長異國情調的出口藝術--雖然烏利‧希克本身並不想鼓勵這種弔詭的現象。

 

李旭認為:「台新獎具有『立足本土』的特質,從提名團到複審團都是台灣本地的評委,僅有決審時邀請了海外的評審。可見台新獎對於這個獎項所要執行的藝術文本非常清楚。」他也提及了中國大部分的基金會仍有官方把持,如此觀之,更顯得台新獎獨立超然特質的珍貴;然而,李旭也提醒,以鼓勵「創新」為基本概念的台新獎,必須注意「創新」未來可能是台新獎繼續舉辦的最大障礙:「如果說不夠炫、不夠創新的作品就得不了獎,那麼表演藝術中音樂的類別就永遠被摒除在外。當一首古典樂曲被完美地演繹詮釋,但卻無法在兩、三分鐘內讓你興奮,雖然它很好,但卻不符合『創新』。」所以他認為,未來的台新獎的路線規劃應朝更多元的方向前進,畢竟,多元和歧異同時意味著觀看角度的完整。(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載於「當代藝術新聞」2008.0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