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891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VT ArtSalon非常廟 轉型畫廊後香火更旺

營運將近三年的VT ArtSalon非常廟,早已是國內外藝術家、策展人和藝文人士必要造訪的藝文場所。說起非常廟,就不得不提到這8個藝術人的集結過程:2005年,藝術家陳浚豪在台南海安路開設了第一家以藝術為號召的PUB「藍曬圖」,有了一次成功的經驗後,陳浚豪便邀了志同道合的藝術家好友姚瑞中以及策展人胡朝聖共同計畫在台北再開一家,幾經號召後,陳文祺、涂維政、姚瑞中、吳達坤、蘇匯宇、何孟娟等藝術家便陸續加入,他們決定沿用過去姚瑞中與陳文祺等人共組的藝術團體「非常廟」之名,取騎英文Very Temple的開頭縮寫,作為VT ArtSalon招牌的來由。

 

    打著「藝術夜店」的旗號,VT在開幕之初也的確歷經一段風光的蜜月期--每逢週末,跳舞、小酌、打屁哈拉的夜貓子絡繹不絕,VT也因為具有特殊的話題性而數度登上平面和電子媒體的版面。無奈2006年台北的夜店經營環境不佳(那一年台北的夜店幾乎倒閉了一半),並非位於台北夜生活集散地的VT雖然有藝術圈人士的大力捧場,但因無法開拓出更大的顧客群,營業收支嚴重往虧損方向傾斜,「剛開幕時還有一點很麻煩,就是VT空間的前身是台北市有名的特種酒廊,警察幾乎天天來臨檢,場面搞的很尷尬。我們向各單位陳情過好多次,強調VT是『藝文空間』都沒用。」陳浚豪回憶,連當時的文化局長廖咸浩、知名的作家韓良露等文化名人也都在此被警察檢查過證件。

 

    連連虧損、週轉不靈,終於讓這8位藝術家股東在經營一年後決定坐下來召開一次關鍵性的會議,會議主題就是是否是該讓VT吹起熄燈號。看著這個他們共同打造起來的空間--陳文祺親手設計的吧台和「微笑吊燈」、蘇匯宇和吳達坤一手建置的音效設備、進門玄關處涂維政創作的「卜湳文明」遺跡……,空間裡處處都有他們所留下的努力痕跡;心有不甘,是他們共同的想法,但財務的窘境卻又是那麼無情的展示在眼前。「當時有人詢問VT是否願意出租空間給他們作畫廊。這給了我們一個想法:我們為什麼不自己作畫廊?」陳浚豪說。

 

    危機就是轉機。20074月,他們把VT的空間隔出一半作為展覽空間(另外一半仍保有原本的夜店機能),姚瑞中的個展就是VT第一檔正式的展覽,此後接連登場的幾檔展覽,竟就此獲得收藏家和藝術市場的普遍青睞,除了VT自己的股東外,不少後來備受關注的年輕創作者如常陵、陳擎耀、廖堉安、陳怡潔、許唐瑋……等可說都是從這此發跡。對此,他們並不諱言,賣畫抽成的確像是一場及時雨般改善了赤字,同時也拜最近台灣藝術興盛之賜,VT靠著他們發掘年輕藝術家的精準眼光,不但打平了之前的虧損,甚至轉虧為盈,前景看俏。

 

    現在的VT與其說它是一間商業畫廊,倒不如說他是一個另類的替代空間--他們不簽藝術家、沒有大筆金額的投資收藏,展覽就是他們唯一的途徑。「比起台灣其他替代空間,VT的特色就是『輕鬆』。」陳浚豪說,不管你是要申請展覽、或是來此地交朋友閒哈拉,心態和作法都是一整個「輕鬆」:「VT沒有小團體的排他性,也不需要預繳入會費,我們是開放的空間。」問他們如何替申請的展覽把關?只見他們異口同聲的說:「我們自己都是創作者,作品拿過來我們看一看,好壞就就知道了!」對於藝術的品味和眼光,8個人顯得自信滿滿,而近幾檔精彩的展覽,就是他們品質嚴選的最好佐證。

 

    「曾經有個媒體問過我,說中國大陸的人在打聽誰是台灣最紅的藝術團體,你知道我怎麼回答?」陳浚豪神秘兮兮的說:「我告訴他,論及在市場上作品受歡迎的程度,當然非『悍圖社』莫屬;但若就影響力、社會參與度、和熱絡度來看,答案就是非常廟了!」前衛不一定乏人問津,實驗性強不代表不成功,轉型後的VT就像是藝術家創作瓶頸的致死地而後生。非常廟,毫無疑問仍就是台北藝文圈香火最旺的廟。(圖片提供/VT ArtSalon非常廟)(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載於「當代藝術新聞」2008.0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