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980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伊東豐雄:台灣的未來建築並非追求秩序,而是與自然融合

然而,伊東豐雄身為一名建築師,他並非一開始就是建築界的明星:雖然30歲那年就擁有自己的建築事務所,然而卻直到48歲才獲得第一個公共建築的設計案。在這段長達數十年的建築生涯中,伊東豐雄並不安於扮演「蓋房子的人」這個單純的角色,而是透過建築,不斷探索他認為的、這個時代應有的美學價值--如何讓使用者更舒適愉悅地在建築中起居行走?如何使建築不光是遮蔽物而是融合自然與美感的裝置?如何用更單純而幽默的方式反映出建築物與周遭環境的親密關係?本次的我們特別以當代建築界最具有人文思考精神的巨擘伊東豐雄為題,更進一步地觀看他的自然觀、美感養成、以及文當代化價值的思索與再造,如何運用在建築的創作中,藉由跨領域的概念交流,提供給當下的時代心靈適切的存在方式。

 

 

 

流動的白色建築

 

伊東豐雄認為,水,是他作品中串連人、環境和建築的關鍵。「水是一切生命的連結,流動的水就像是一個人類共同的語言;而流動的水也像是生命的狀態一樣。」雖然未有特定的宗教信仰,在伊東的美學中卻富涵了佛教的生命輪迴轉身、道家的天人合一與師法自然的概念,充滿了濃厚的東方禪味。問起他在這麼多的不同文化背景的城市執行建築案,是如何在不同的環境空間找到建築構想的靈感時,伊東認為,透過建築他要找尋的是存在於人類之間的共同的、原始的、本能的美感經驗,而此最大的公約數就是水所具有的流動性。「任何人與人之間的聯繫都是依靠水,即便是現在的網際網路,就像是抽象的水一樣,流動並且連接不同的個體。人的身體也是,人是有形的,然而身體的內外卻分別有許多的水和氣在流動,所以這個流動的水,就是連接身體內外的關鍵。所以我想設計的建築,也是一個內外空間可以互相流動的建築。」伊東豐雄說道,「多年前我曾經到過尼泊爾旅行,路過一家重病醫院,醫院的後方是一座廟和河流,在醫院中過世的人就在河岸邊火葬,骨灰就隨著河水流走。來自自然的人,在生命結束後又回到河流,一切都是那麼的平靜安詳。」

 

伊東建築中另外的一個特點是白。無論是1976年的White U、近幾年的仙台媒體中心、日本表參道的TOD’s、抑或是台中大都會歌劇院,儘管造型各異,然而單純潔白的色調卻始終是伊東的基本用色,令人不禁聯想起日本傳統造景中的枯山水,對此,伊東表示雖然有不少人這麼說過,但是他自己卻從來沒有想過這個部分:「仔細追究,應該是受到我父親的影響吧!我的父親在我小學的時候就過世了,記憶中他很喜歡收藏瓷器,經常拿著白瓷和青瓷向我解說它們的造型和美感,這些東西在無形之中影響了我對於美的觀感。」而他自己並不認為有「一定要是白色」的這種想法,但是因為白色是一切色彩的基本,白色就等於沒有顏色:「我喜歡光,白色的空間是最能呈現各種光和顏色的,人走在白色的空間中,也最能襯托出穿著和個性,也最貼近自然的狀態。」

 

 

 

入世的建築師

 

有別於純藝術,建築需要整合的是美感和實用性的創作,當代前衛建築最經常為人所詬病的就是無法在建築師的創意和使用者的需求中取得平衡,而伊東是如何在這兩個極端間找到適當的位置呢?「對我來說,美感和實用性是同一件事情,如果可以把舒適感表現在空間中,那麼這就是最美的作品了。」而伊東也不諱言,年輕的時候他所設計的建築總是希望使用者來適應空間,但現在不同了:「我的思考方向變的較為開放了,是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這樣的空間夠不夠舒適?』如果可以把建築作的既書是又美觀,那才是一個成功的作品。」問他為何有這麼大的轉變,只見伊東幽默地表示,「因為年紀變大了!」

 

除了年齡的增長,另外一個使伊東的建築概念根本性的轉捩,是2001年完成的仙台媒體中心,對此,伊東表示他的整個創作想法有非常大的改變--從仙台案開始至今大約是10年的時間,這10年可說是我到目前為止最受刺激的一年,過去的我在作建築時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是社會的一份子,而是站在批判社會的角度來作案子;然而仙台案在開始是因為太前衛而完全被當地居民否定的,經過不斷的溝通和協調,終於跨越了種種障礙,藉由這個案子,我得到了某些自信和勇氣,也漸漸地轉變為入世的建築師。「在那之後我才終於找到了在我體內當中,我所做的是為了某個社會、或某個環境而存在的建築,慢慢地出現了這樣的思路出來。更簡單地來說,一直到『仙台案』才開始覺得做建築真好!」伊東說道。

 

 

 

衍生的建築新真實

 

自此之後,伊東的建築面貌也就更臻完整而鮮明。一反科比意現代主義的均質建築概念(認為純粹的圓椎、圓柱和方形等單一幾何的結構是最美的),而以7片樓板與13根「像海藻一樣」、粗細不一、造型各異的管狀(tubes)結構柱,以完全沒有牆面的方式建構出他的代表作品仙台媒體館,「在那個場館中,風、光和人都可以自由的盡出,彷彿置身在森林。」穿透的空間、流動的概念、消彌室內室外的的界線概念,同樣地一再出現在日後包括樹狀外觀的TOD’s、多摩美術大學的圖書館、台北的台大社科院、高雄開放式的世運館、以及台中乳酪形狀的大都會歌劇院;而他也以TOD’s的9棵交織的樹狀形式為例,解釋道這個概念的源流:「在建築被發展之前,人類也是住在樹上或洞穴中;而我認為的建築,也應該是像植物一樣的、漸漸『生長』出來的--沒有一棵樹木會長的和另一棵一樣,它們也不是在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要成長的樣子,而是透過不斷的感受和思考環境,才逐漸長成適合的樣子。因此,最棒的建築是要像樹木一樣適合環境,這也是我努力的目標。」另一方面,成就伊東豐雄建築的背後,支撐的是極其科學和理性的數學和力學計算,在伊東在台配合展覽舉辦的演講中,他向聽眾展示了多項建案的設計圖和構想模擬動畫(許多都是首度曝光),透過這些資料,令人驚異的是在看似隨性流線的造型下,每一根線條和每一組結構,事實上都來自完美的幾何演算,就如同自然界中蜂巢、螺旋貝殼和蜘蛛網一般,將科學和美學作了完美的結合,就如同伊東在北美館的回顧展主題【衍生的秩序】一般。換言之,伊東豐雄建築中所謂的「流動性」,並非像是高第(Antoni Gaudi)那般全然自由的流動,而是具有內在秩序的流動感,兼備了感性與理性,充滿了人性和自然的融合且不失幽默感。

 

伊東豐雄說,他的作品看似複雜,但概念是單純的,「人雖然歷經了歷史,看似在各方面都有了進化,但人的感官卻仍然是最原始的、是不曾改變的。我一直思考的是:『什麼才是符合現在的建築?』我希望在當下建立一個建築的新真實。」

 

 

 

充滿熱情與活力的台灣

 

    事實上,伊東豐雄在1986年就曾造訪台灣,問及在這段長達二十多年的時間中,台灣的建築與文化改變,以及城市景觀中最讓人詬病的髒亂無章時,伊東卻也有著迥異於一般的看法:「台灣,不能說是一個美的地方,但卻是一個使人舒適的地方。」他以亞洲的其他都市為例,「新加坡是一個充滿綠地、建築整齊的都市,充滿了秩序,但對於年輕人來說卻是無趣的。而台灣的特色則是沒有很多高的建築,無形中非常重視與自然的關係,而我也認為,台灣未來建築的發展不該是回到20世紀秩序的方向,而是應該朝著如何與自然更貼近的角度來思考,這是台灣潛在的可能性。例如在台灣的路邊經常可以看到有人在路邊攤吃東西,那並不讓我覺得髒,而是自然和充滿熱情的表現。」伊東也認為,台灣整體給他的感覺是穩定,這和日本很類似,但卻又比日本多了一份熱情和刺激感,而此也是日本日漸缺少的特質;另外,相較於中國,他認為台灣人的性格中有很柔軟的部分,和台灣人的溝通要比中國人順暢很多。

 

    台灣既然帶給伊東這樣的感受,他也同樣將這種特質帶入台灣的設計建案中,例如高雄世運館,伊東構築的就是一個開放式的運動場,一開始的思考便是以「公園中的體育館」為思考,刻意抹平內外空間的界線,使用者能夠自由地在場館內穿梭,內外空間的互滲使得場館的使用功能變的更加活潑而多元;而台中大都會歌劇院,則是伊東自己認為建築生涯的集大成之作--伊東這次挑戰的不光是單一的建物,而是創作一個「對都市空間開放的連鎖性空間」,是「直接讓管(Tube)的空間彼此交疊構築出的空間和領域,去思考由管狀空間所長成的無接縫式的連續空間。」透過那乳酪狀的空間,將都市和建築之間的關係合而為一,而伊東豐雄這個對於建築和公共空間的創見,也是是他能夠在競圖時打敗伊拉克裔英籍女建築師札哈.哈蒂(Zaha Hadid)的提案、獲得評審青睞的主要原因。

 

    目前,高雄世界運動會2009主會場、台中大都會歌劇院以及台北台灣大學社會學院新館等三件伊東在台灣的建築案都正在進行中,其中高雄市運會的場館將於今年年底落成,而甫開工台中歌劇院則預計在2009年完工,可以想見的是這幾座出自伊東豐雄之手的建築體,即將改變的是台灣北、中、南三座城市的景觀。對伊東來說,建築彷彿是地景上一座座矗立的大型雕塑,然而與真正的雕塑的不同是,他的作品真正達成的是可居、可遊、可觀實用效果,指向的是每一個使用者最舒適、最人本單純的使用需求,並且在自然的風、水與光影中,尋求自然存在狀態的和諧關係。而此,正是伊東豐雄為這個時代,所探索出的最佳秩序。(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載於CANS當代藝術新聞2008.04)

 

 

 

圖說

 

1. 伊東豐雄

 

2. 伊東豐雄於北美館【衍生的秩序】展場內講解高雄世界運動會2009主會場的設計模型。

 

3. 台北台灣大學社會學院新館模擬圖(外觀)

 

4. 台北台灣大學社會學院新館模擬圖(內部)

 

5. 台中大都會歌劇院模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