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96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張晴:要知道中國當代藝術的未來 就看【果凍時代】!

【果凍時代】的邀展單位為台北市文化局,局長李永萍表示此為去年與台北當代館前館長賴香伶前往上海參訪時,當下就決定邀請來台展出的;在展覽的結構上,張晴表示,原先在上海展出的60組藝術家作品,因為台北場地的限制,此次減少至41組,但並不影響展覽整體的呈現。而【果凍時代】除了上海當地的藝術家外,也包括來自北京、四川、廣州、杭州、南京等地,幾乎涵蓋了全中國,如何在短時間內蒐集網羅範圍這麼大、並且又是一般較陌生的年輕創作者名單,對策展人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挑戰,而名單的來源、取樣的標準、以及議題的創造,對於整體展覽而言,也是展覽最終成果夠不夠全面、能不能獲得共鳴、以及是否足夠權威定義當代年輕世代藝術現象的關鍵所在。

 

 

 

80後藝術現象勘查報告

 

    對此張晴表示,他一共花費了長達兩年的籌備期來蒐集資料:「我保留了學術研究最原始的田野調查方式,到全中國各地觀察年輕藝術家和作品,一天最多曾經看50到60個的藝術家。」他表示,大多數的藝術家都是在自己完全陌生的狀況下,由各地的友人或策展人所引介:「每到一個陌生的城市,總是會有各地瞭解當代藝術方向的人介紹幾位年輕藝術家,而這些藝術家又會向我推薦一些他們認識的藝術家,如此地連結成一個當地年輕藝術的面貌。」他也不諱言,有時好幾天看了一大票藝術家都沒有合適的人選和作品,「但這樣的調查仍然有助於我掌握年輕的藝術生態。」而【果凍時代】的命題和展覽概念,則可說是張晴在實地勘查超過500個年輕藝術家之後歸納出來的現象報告,而他本人也相當自信地表示:「要知道中國當代藝術的未來就一定要看【果凍時代】這個展覽!」

以「果凍」為名,張晴解釋說這是1985年開始引入中國的果凍,幾乎和80後的年輕人一同成長,而今這批創作者已陸續進入青春、開使用他們特有的思維和藝術語言在藝壇嶄露頭角,而他也在展覽中將「果凍時代」的藝術特徵歸納為「嬰兒化的青春」、「未來肖像學」和「紛雜的全球化景象」等三大類,指涉的分別是年輕世代不想長大的心態、以古典形象為本創造出的新藝術語彙、以及在全球化效應下產生的時代共通藝術徵候。張晴認為,果凍最大的特色便是滑溜的質感與光鮮亮麗的色彩--中國1970年代之前的藝術家,喜歡討論國家、政治、民族與文化的課題,而年輕一代的藝術家則擁有豐富的想像力,關注的是電玩、動漫、幻想、日常瑣事、城市生活或童年記憶等與自己切身的世界感受。這一代年輕人擁有完整學校經驗,在學校封閉性的空間中,造成與社會接觸的延遲,青春期相對延長。「像是果凍的外表鮮麗,但卻沒有固定的形態。果凍的輪廓取決於容器,就像是這一代人抗拒被塑型,反抗成為前人定義的形象,又不可避免受到時代和文化環境的塑造。不過,果凍的外在雖然很脆弱,但其實還是有軟結構支撐,不像豆腐易破。」張晴也強調,年輕世代的藝術是不斷發展的,同時也是不可忽略的學術現象,而此也將是他未來持續關注的議題焦點。

 

 


超過9成展品是上海美術館的收藏

 

    而張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則表示,許多人認為「果凍一族」是鮮豔好看卻沒有營養的年代,然而這種「表面化卻成為了一種深刻」,【果凍時代】展現出的是有別於過去的藝術形式和思想,建構出的是關於未來藝術區是的面貌。

 

值得一提的是,【果凍時代】展品中有98﹪皆已經納入上海美術館的館藏,張晴認為此舉是在「收藏一段中國當代藝術的歷史」,然而問及作品的收藏價格和這些年輕藝術家作品在進入美術館收藏體系後、對於市場價格的具體影響時,張晴僅表示,自己的研究工作範圍有限,目前只關注在策展人學術本位,對於藝術市場並無深究;然而根據幾位來台的參展藝術家私下表示,【果凍時代】展覽的確提高了他們在業界的知名度,其中幾位甚至正在與一家以上的商業畫廊洽談合作可能。儘管【果凍時代】在上海展出之時,就曾招致整體展品深度與素質不足、無法反應年輕藝術時代的全貌等批評,但策展人田野調查式的爬梳方式,確實開採出一批觀眾和業界未曾接觸過的年輕創作者,並建構出中國80後藝術家的基礎名單。(本文作者:孫曉彤,原文刊載於CANS當代藝術新聞2008.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