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980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漢寶德:偏頗的本土觀點有礙文化共識的凝聚

問:您認為台灣文化的環境有何特色?

 

文化環境的指涉範圍很廣,例如按照一般的說法,台灣文化的特色就是多元,除了有從中國來的主流文化,還有豐富的原住民文化、西洋、日本、美國的文化,很少有一個地方能夠像台灣一樣有這麼多元的文化。台灣文化的優點是兼具國際性和本土性,彈性很大、發展的空間也大;另一方面,多元卻也是缺點,因為你很難去找到自己文化的立足點,人與人之間缺乏共識,直到現在仍是如此。

 

 

 

問:近來適逢台灣立委選舉落幕,結果是代表國民黨的泛藍陣營大獲全勝,以116席的過半席次獲得國會的絕對多數,壓倒目前握有執政權的民進黨和泛綠陣營。大部分的觀察者認為這是選民對於民進黨政府執政八年來政績不佳、經濟衰落、整府形象腐敗、以及不斷操弄群族議題、造成社會撕裂的反動。從文化的部分來看,民進黨不斷在教育和文化層面上強調「本土化」和「去中國化」等觀點,確實無法滿足台灣民眾複雜多元的文化需求和認同。對於近年來台灣執政者所提倡的本土化有何觀察?您認為這樣的「本土化」觀念會給台灣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不同的政治理念所強調的不同的文化觀點,也是來自於我們剛剛說過的、文化環境的多元。台灣文化範圍很廣,如果執政者的作法正確,多元文化就會融合成為一個新的文化;但若只是片面地選擇其中一個當作是整體文化的代表,就會產生偏差。本土化是在用文化尋找一個國家的認同,政府的介入就干擾了文化的自然發展,這樣反而阻礙了文化的融合、反而不容易形成真正的台灣文化特色。為了強調文化的本土化,台灣現在的執政者經常將原住民文化視為台灣文化的代表,這是錯誤的,怎麼能夠以少數民族的文化來代表大多數呢?這是無法被大眾認同的,反倒難以建立台灣的主體文化。沒有人反對建立台灣主體文化,但問題在於這個文化是怎麼產生的。舉例而言,早些時候執政者為了政治策略的方便,刻意將台灣文化與中國文化切割,強調閩南文化,但閩南文化最終仍和中國相連,本土化結果又回到中國化,而這也使他們後來轉而把原住民文化當作是本土文化的原因。所以,刻意的文化切割根本是無效的,也不會獲得大多數人認同。

 

 

 

問:從國際化的潮流觀點來看,凸顯本土的文化特徵是積極參與國際活動的的策略之一。您同意這樣的說法嗎?而從亞洲整體區域的文化概念下,台灣的是否有足夠強度的代表文化?

 

    以本土化參與國際化是沒有錯的,很多國家也都會以調地方特色來參與國際活動和獲得認同,但重點是要用什麼樣的作法。拿韓國為例,他們吸收很多中國文化,經過一段時間後再發展出特殊的地域性,雖然今天韓國的很多東西還有中國的元素,但是我們卻可以很容易辨認出「那是韓國的文化」--雖然源於中國,但已不屬於中國了。台灣目前這種文化特徵並不多,但像是台灣的飲茶就有這樣的感覺--茶文化原本從中國來的,但在經過融合日本的茶道精神後,就產生出一種既非中國、也非日本的獨特文化;文化都是要經過時間融合的,同時也要被本地人所認同接受、是要慢慢融入生活的,這才是成功代表台灣的文化。

 

 

 

問:如果說台灣的本土文化至今尚未獲得共識,在此前提下的應該如何發展「文化創意產業」?比起亞洲各國,台灣有可能在短時間成為融會亞洲多元現象的文化樞紐嗎?

 

    文化創意產業的重點在於「產業」,而非一般文化界認為的「文化創意」。這是以「產業」為主的觀念,目的是以文化為背景、發展創意、並在產業上有所貢獻,用以提高國家競爭力,並在國際產業上佔有一席之地;這是把文化看做工具,文化是策略性的,但如果大家不注意這點,光是談文化是不對的。創意是個過程,把文化內涵通過創意的方式產業化才是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途徑,而這依靠的是文化的特點,如果沒有特點就沒有代表性,比方說像日本在國際上的成功,就是把文化特色產業化後被廣為接受。日本的文化特色很明顯,他們的產品很容易被辨識出來,台灣就缺乏這個競爭力,而這和國民的品味和美感息息相關,而這和文化一樣是需要累積的。

 

 

 

問:前年在台灣成立了以「培養文化創意產業人才」為號召的「學學文創志業」,您怎麼看這個作法?

 

    我很佩服創辦人徐莉玲的想法,但這種方式並不容易成功。文化是慢慢培養的,不是上幾堂課就會有成效的,但我不反對育成的觀念,育成的觀念是要有一定的文化素養和人才,然後與企業結合,不過若是以如何「文化創意」本身為教學內容,就不大容易有成效。文化不是速成的。

 

 

 

問:你贊成台灣大力扶植像是「雲門舞集」這樣的國際文化名牌嗎?

 

    雲門的成功是在很多因素下產生的,一方面是林懷民的個人特質,一方面和環境條件有關--他到西方受過現代舞蹈的教育,回到台灣後,中國大陸正歷經文革,中國的文化界一片黑暗,台灣變成中國文化的代表,雲門在當時代表的就是中國文化,是基礎於中國文化的;剛好在這個時代下,一個有天分、有幹勁、有創發力的人出現,帶領一群人創造了雲門,創造出具有現代感和中國文化深度的舞蹈,因而立足台灣。但如果發生的時間點是現在就行不通,如果不是先有了雲門,中國大陸現在應該也會出現一樣的東西。

 

 

 

問:近來因為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的興起,連帶引發了亞洲其他國家如日本、韓國、印度以及東南亞當代藝術的廣受關注,而經過博覽會、國際拍賣公司和畫廊業者的交流串連,儼然已經整合亞洲當代藝術的區域聯盟。面對如此的整體環境趨勢,台灣似乎總是慢別人一步,就您的觀察,台灣目前的當代藝術是否有傳達出能夠彰顯主體意識的「台灣文化」?您認為台灣有可能出現像中國當代一樣的藝術明星和市場天價嗎?

 

目前的台灣的視覺藝術並沒有把文化融合得很好,在我看來並無特殊的作品。很可惜的是台灣的前輩畫家,他們受到日本教育的影響較多,卻沒有受到中國影響,後來其中又有一些赴歐洲留學,返台後以台灣的風土人文為題材,雖然有顯著的地方特色,但在技巧上沒有文化融合;如果當時他們有意識地融合不同的文化,也許就會有不同的發展。至於當代藝術,則是完全受到歐美影響,本身就是國際的表達,僅是內容有些不同,我認為不能由當代藝術來看台灣文化的主體性。

 

    而美術的情況就不同了,台灣並沒有出現突出的人才,沒有很強的爆發力;但中國就不同了,改革開放後的幾十年出現了這麼多表達力很強的藝術家,在國際市場上佔了很大的優勢,這是因為中國藝術家經過長時間心靈被壓制後的爆炸,非常有突破性,造成的是:原本中國人自己無法接受的東西,卻反被全世界的人所接受。所以很多現象都是環環相扣、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中國若不是因為長期的壓抑,就不會有那麼大的反彈,而這在自由社會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一切都很平順。雖然有人批評中國當代藝術不夠成熟,但在我看來是個個都曾經受過挫折的,這種東西若非經歷過的人,是畫不出來的。

 

    台灣的半個世紀來一直過著很幸福的生活,藝術不會出現中國那樣的表現。台灣的藝術大致往兩個方向發展:一個是形式主義,因為沒有什麼內在的情感需要特別表達,所以只好往形式發展,去尋找一些特殊的形式來創作;第二就是有意的反叛,例如說太幸福的孩子就不聽話,要什麼有什麼的生活太無趣,所以幸福到最後就需要叛逆。所以這些藝術並不給人們帶來精神上的感動,但卻表達了創作者的抗議--是對平淡幸福生活的抗議。藝術和所存在的時代是脫不了關係的。真正能感動人的藝術大多發生在動亂的時代,例如19、20世紀的現代主義、一次世界大戰等;藝術一定要在這樣的環境下才會動人,但這是求也求不來的。像是日本當代藝術所發展的大眾路線,原因就是大家生活都很舒服愉快,現在流行的動漫藝術多少也與此相關,從夢想中找出路。

 

 

 

問:去年秋拍,台灣的某家拍賣公司的幾件台灣當代藝術作品,忽然間由數十萬的市場價格飆升到千萬台幣,各種傳言因此甚囂塵上,有人認為是大腕新藏家進場所致,也有人認為是有心人士刻意的炒作。您對當前藝術拍賣市場的現象有何觀察?

 

我認為現在的拍賣會已經不具有指標價值。

 

拍賣會源自於西方,但是到了東方就因為不同文化背景而失去了公正性,我們隨時會聽到一些人要去拍賣場上把特定東西喊高價錢的傳聞,東方人在本質上就有不誠實的部分,這也是國民品質的問題;當然現在有些西方人也會作這種事情了,但過去他們是不會這樣的。拍賣以前會被當作指標,就是因為拍賣公司把東西展示出來,喜歡的人自然就會去爭、去喊價,大家都喜歡的價錢就會被搶上去,呈現出作品自然的價格。但到了中國就不是如此,價格會被操作,人們就無法以此為指標。所以我越來越不相信那些拍賣價格了,因為那很有可能是假的。你說的去年秋拍的事情我並不很清楚,也是因為我已經不信賴拍賣會了,所以也不關心;中國人實在是太tricky了,什麼辦法都可以被利用、什麼制度都可以被破壞,大家應該要來研究一下如何防堵這些漏洞,以恢復藝術拍賣會的權威性。(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載於CANS當代藝術新聞2008.0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