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96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深沈凝視的可能

其中,【G&G】是由台南索卡畫廊的展覽策劃王嘉宏自行策辦的,所謂的【G&G】,指的是凝視(Gaze)與瞥視(Glance),策展人希望透過調性、媒材、主題以及內容完全迥異的作品,觀眾在觀展時,可以被單件的展品喚起的不同的小感覺(small perception),然而展品和展品之間卻無法有效地被任何的視覺脈絡串連。第一次策展的王嘉宏,放棄了過去策展人論述至上的模式,將主控權的球拋給每一位觀眾,「讓觀賞者像說故事的人一樣自高處擺佈視覺,創造出無限的感官經驗」。【G&G】的展出藝術家名單,是台南索卡由四、五十位藝術家的六、七百件作品中挑選而出的,包括以黃建樺的走獸系列、賴易志的空間失序系列攝影、黃美惠的實物版畫、曾韻容的紗布攝影、張騰遠的爆炸系列、李威萱的平面作品等,都是在形式和內容上饒富興味的作品。而在策展人的刻意規劃下,整體展場也呈現出一種單向接受資訊之外,主動建構展覽脈絡的可能,誘發每一個參觀的人,不得不深思,所謂的展覽形式、策展脈絡、以及視覺順序邏輯的多種可能。

 

另一方面,高雄新思惟的【超速‧靜止】展出的兩位年輕藝術家調性相對冷冽的作品。王挺宇虛擬了一個名叫目費(movie)仁波切的角色,宣稱透過念力,能夠看見人死前的最後所見--事實上,這些近看還有些馬賽克效果的影像,皆擷取自多部好萊塢電影的最後一幕,王挺宇提醒觀眾應該題問的是:為什麼電影要停格在這裡?電影的結束猶如人類的死亡,而好萊塢所宣揚的完美結局,是否也隱含著西方文化價值觀的滲入?如果是這樣,那麼他們所欲宣揚的直觀又是什麼?

 

    而目前仍就讀大學美術科系的賴易志,影像作品〈空白系列〉談的則是科技的介入,人們接收訊息方式和數量的改變--科技不光只有加法、科技的滲入也不代表人們認知事物的管道和訊息增加,相反的,賴易志刻意抹平去的是影像中的各種訊息,空白的仙人掌、空白的漢堡、空白的動物骨骼,徒具形象的物件彷彿被抽離了靈魂一般,成為視覺的幽魂。賴易志企圖顛覆的科技給人的「快感」印象,而刻意將科技感隱藏起來,以一種訊息不足、卻又詩意的物件形象置於畫面中央,而觀眾長時間的凝視帶來的卻只有無邊無盡的、潔癖似的空白,儼然一個視覺的黑洞,就如同潘大謙所說的:「如果把一張照片視為一個可以理解的表意系統,那麼圖片內的『能指』就須配合一個使其產生意義的意符,它的結構才能『再現』出什麼,這整個系統就是創作者在照片中排列的影樣元素所構成。當大部分藝術家都忙於結構並安排此等元素的時候,觀眾也憑著這些訊息去理解眼前的大漢堡是消費、是文化、是資本、還是生活的投射的同時,我們發現賴易志的大漢堡竟然只能停留在我們眼前,像一個展現微笑的黑洞。」

 

    新世代的創作者,有人稱他們是「草莓族」、有人稱他們是華而不實的「果凍世代」,在炫目的、甜蜜的、多采多姿的、超級扁平的新生代藝術面貌中,當代藝術是否還有沒有緩慢、深沈、或人文思考的特質或可能?如果有,他們又該是什麼樣的面貌和特徵?(本文作者:孫曉彤,原刊登於CANS當代藝術新聞2008.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