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94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元大集團新總部 將引進國際知名Bryan Hunt和Bernar Venet大型雕塑

Bryan Hunt--牆面上的群落

 

    Bryan Hunt計畫在該空間的挑高牆面上,設置名為〈Pod〉的系列作品,而 Pod一詞可譯作「群」或「成群的事物」;在Bryan Hunt的概念中,〈Pod〉的視覺符號就來自於自然界中有群聚特性的生物,例如某些候鳥和海洋魚類。Bryan Hunt為pod這個抽象的詞彙創造出了一種具體而獨特的符號--兩端尖銳的長型橢圓椎體,讓人聯想起魚類或是鳥羽的造型,然而這些以金屬或是木頭材質做成的個體,僅僅是「群落」中的一份子,換言之,它們必須以群體的方式被呈現,才符合Bryan Hunt對於Pod狀態的敘述。

 

    為了配合元大挑高兩層樓的大廳空間,Bryan Hunt將把〈Pod〉的個別尺寸放大到100公分(過去習慣使用的尺寸約為數十公分),預計的數量為12到13個左右,屆時將安裝在牆面上高於一般人身高、也就是觀眾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度,Bryan Hunt笑著表示,這除了有展示安全上的考量外,也藉由這種曖昧的距離感增加作品在觀眾心理上的張力:「我認為一件好的雕塑應該具有迷人(sexy)的特質,是你可以看、卻不能觸摸;可以想像、卻不能互動,一種微妙的關係。」

 

    Bryan Hunt認為〈Pod〉透露出的是某種群體間既聚集又疏離的感覺,彷彿魚群或鳥群整體看來並無不同,但個體之間仍有差異,他刻意讓〈Pod〉中的每一個單位都有不同的材質和顏色,卻又陳列以相同的尺寸和方向;另一方面,當觀眾從不同的角度注視〈Pod〉時,會因為視覺錯覺而感覺這牆上的群落彷彿也隨之移動一般。另一方面,讓Bryan Hunt驚豔的是元大空間的自然採光,會使得〈Pod〉因為外界的光線變化而產生出不同的光影效果,他表示光線並非是他創作時會加以考慮的主題,「但有如此的附加效果也增添不少我雕塑作品的美感,讓人感覺置身在海底仰望著上方游過的魚群。」Bryan Hunt說。

 

事實上,在Bryan Hunt其他較早的作品中,也不乏其他自然主題的創作,例如瀑布(Falls)的主題:「大自然是我雕塑的對象,就如同羅丹把人當作雕塑的對象。」他以金屬凝固了瀑布衝洩而下的瞬間,例如描述兩道瀑布交會的〈Crossings〉或是由瀑布和湖泊意象構成的〈Fall Lake Fall〉;而他的另一種風格〈Coenties Ship〉造型則類似於飛艇,而這個帶有科技感的符號則來自於Bryan Hunt1968到1969工作於美國NASA的經驗,他表示那是個人類對於登陸月球充滿夢想的年代,飛行或遨翔於太空的想法是他想像力的來源:「在已經很少人對飛行有憧憬的當代,〈Coenties Ship〉象徵著一種抽象的飛行,是一種對於宇宙世界的想像。」

 

 

 

Bernar Venet--空間裡不確定的線條

 

    曾經在1995年有機會受邀參展,然而因為主辦單位經費問題而與台灣失之交臂的Bernar Venet,對於這次在台北的首次發表感到興致勃勃,他表示「希望發表一件經典、而符合目前創作理念的作品」。事實上,Bernar Venet的作品對亞洲其他城市來說並不陌生,包括香港、上海、斧山等皆可見其藝術的蹤跡。他的作品風格同時具備了極限和偶發的特質,雖是立體的雕塑作品,但在視覺上呈現出近似於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的風格;鋼鐵和金屬材質是他一貫運用的材質,透過巨大、無機、冷硬的鋼鐵線性結構,Bernar Venet的雕塑讓空間顯現出某種理性卻又充滿挑戰性的奇妙氛圍。

 

    和Bryan Hunt作品中的抒情的故事性大相逕庭,Bernar Venet信奉的是杜象所謂的「你看到什麼就是什麼」,他感興趣的是立體的線條結構對於三度空間的分割、穿透和區隔,並把線條結構分成直線(straight)、角(angle)、弧形(arcs)和不確定的線條(indeterminate lines)。而除了線條結構,Bernar Venet也曾經從事過一系列包含聲音、表演、錄像和行為的跨領域創作--他將數十根3到4公尺不等的金屬柱垂直地靠著牆面擺放,在表演開始時由藝術家本人將它們推倒,金屬柱在推擠、摩擦、衝撞的過程中產生了巨大的噪音聲響,而翻滾散落在地面的金屬柱則又形成了另一種隨機的線條組合;他也曾將金屬柱堆放在地面,再以推土機攪動金屬柱,並將此視之為對於線條和秩序的「攻擊」和「擴散」;最近的一次現場發表是在韓國斧山的Busan Museum of Modern Art名為【鋼鐵素描】(Drawing with Steel)的個展,他將4、5公尺的長的金屬棒水平懸掛在牆上,金屬棒中間以以鋼索垂吊固定,金屬棒與牆面接觸的部分塗有黑色顏料,由藝術家施力使的金屬棒左右上下擺動,並在牆上留下隨機的痕跡,而這些現場的表演「成果」也都被保留展出,並且在作品下方詳細記載金屬棒的重量、尺寸、材質等條件;另一方面,Bernar Venet的這些行為表演也都保留完整的聲音和影像紀錄,成為另一種跨領域的議題。「我並無意將聲音或是影像納入創作中,它們是自然而然發生的,但當他們被分別獨立出來,也就自成一格。我的創作重點不在於聲音或影像,而是在於那些不可預測的雕塑構圖和效果。」Bernar Venet說。而目前他對於元大的邀請,初步的創作計畫是以『弧形』為主,高度在2.8公尺、寬度則為3公尺左右;而該大型雕塑將會在Bernar Venet法國的工作室內完成,再運送來台。

    Bryan Hunt的感性詩意和Bernar Venet理性結構的進駐,勢將為元大集團的新總部大廳帶來充滿視覺和美感上的巨大張力。明年4月整體建築啟用前,兩位藝術家亦將正式發表他們首次在台曝光的新作,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孫曉彤/台北報導 原刊載於 當代藝術新聞2007.1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