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孫曉彤的文件暫存
關於部落格
寫作。
  • 4980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薛保瑕 把亞洲議題帶入美術館

 從創作到教學、從基金會到美術館,薛保瑕始終不曾改變的是她一貫的認真和執著。在學生心目中,她是個看似教學嚴厲實則關懷細膩的長者;在部屬眼裡,她是個同事兼具理想性和實踐力的領導者;而回到創作的世界,薛保瑕又是個不折不扣的完美主義者--根據與之相熟學生的轉述,她若是在繪畫過程中發現「不太對勁」的地方,絕對不會拖泥帶水的修修改改,而是選擇整個重來--有人形容薛保瑕是台灣少數可以創作又擅長組織管理的人,而這種特質也使她在各個不同的專業領域游刃有餘。擁有射手座超強行動力的薛保瑕,在去年到任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後,即決定籌辦台灣第一屆的亞洲雙年展,把亞洲當代藝術議題帶進美術館。

 

    薛保瑕擔任館長後,國美館在形象和內部氣氛上都有了明顯的不同,而首屆自辦的亞洲雙年展也同時使整個館的內部資源作了一次大整合,館員們形容,館長做事非常細心,事必躬親的態度活絡了工作氣氛,「館長白天總有許多會議,經常在辦公室待到三更半夜才能看完所有信件公文。」助理研究員、也是亞洲雙年展【食飽未?】的策展人蔡昭儀如是說,而她自己也是除了館長外、經常工作到午夜的館員之一。筆者曾在展前約訪薛保瑕,經過一番波折,終於擠出她唯一的空檔並取得聯繫--晚間8點,薛保瑕在由台北趕回台中的高速公路上,一邊快速移動、一邊闡述著對於亞洲雙年展的策劃理念。

 

    「在今天的世界局勢,亞洲已經是全球非常有影響力的區域之一,台灣做為亞洲的一份子,的確需要一個能夠表達自己見解的、新的展覽。」薛保瑕認為,全球化與在地化的議題早在80年代就被提出,然而「尊重他者」和「瞭解差異」已無法涵蓋現狀:「透過這個展覽,我希望找出文化根本中的核心價值,不光是談尊重,而是共存與分享。」從去年7月上任,薛保瑕就開始思考國美館的定位以其可能的發展議題,「國美館一直都以台灣美術史的發展脈絡為主軸,這一兩年台灣的當代藝術開始被廣泛留意,在這個時間點由國美館、以在地的觀點來看亞洲議題,我想是很重要的。」

 

    雙年展從開始籌備到正式展出,也僅僅才10個月不到,如此短促的規劃時程,對任何一個策展單位來說都具有高難度和挑戰性,特別是亞洲議題在台灣的美術館界已未被碰觸長達7到8年、台灣整體社會氛圍長期對國際情勢陌生、以及民間藝術產業已如火如荼地進行亞洲區域整合的今日,作為一個美術館--且是「國立」「台灣」美術館--某種程度代表著台灣學術觀點的公立單位,薛保瑕所要提出的「台灣在地的」亞洲觀點,在此時格外讓人期待,而期待的同時,可以想見的是也將接受外界嚴格的檢視和評斷。「如果不是『亞洲雙年展』這麼大的架構,而先從亞洲交流展、邀請展或是專題展等較小規模的開始,也許就不會那麼吃力和倉促,在議題上也比較容易聚焦。」一位藝術圈人士這麼分析道。

 

    這樣的策略,或許薛保瑕不是不明白,但或許正是深知像亞洲這麼重要的課題,必須在一開始就把格局作出來;必須有醒目的標題,才有國際能見度;而這種刻不容緩具有時效性的區域現象,更是禁不起漫無期限的冗長規劃。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薛保瑕的理想性格和行動實踐,正是這個「不可能的任務」背後最大的能量來源。

 

    【食飽未?】開幕晚會的當晚,薛保瑕仍舊一身黑衣和招牌蓬鬆捲髮,在聚光燈下結束了冗長的官方致詞,她從戶外舞台走下、走進初秋微雨的夜色中,只見她獨自坐在看的見舞台的中庭階梯上,靜靜眺望著台上正在進行的開幕演出,彷彿是老師欣賞著學生的成果表演、又彷彿是檢視著自己作品的藝術家,神情堅毅而安詳。薛保瑕正是如此步履紮實地,創作著自己的生命、創作著他理想中的台灣藝術環境。(文/孫曉彤。刊載於 當代藝術新聞 2007.1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